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0章 翻江之尸

程星河连忙说道:“真要是这样,那咱们是不是不用管这里的事儿了……人都死绝了还管毛线。”

可来都来了,怎么也得过去看看吧?要不怎么回去交差。

再说,我有种预感,那个东西既然是从水里来的,那有可能知道潇湘的事情。

村口有很高的古城墙,我爬上去往下一看,看出来,这地方是个蛟龙出海地。

所谓的蛟龙出海,就是整条河川把一块土地围住,龙口冲外,这种地方灵气很盛——就跟水夜叉那个双尾蝎子地一样,灰百仓之流应该是很喜欢这种地方的。

但怪就怪在,我竟然没看到青气。

奇怪,我看不到青气,要么是这里根本就没有灵物,要么……是灵物太厉害,我一个黄阶二品根本就没资格看到。

正这个时候,一个很古怪的声音忽然从村子里面响了起来——呜呜咽咽的。

乌鸡的脸色顿时就给绿了,喃喃的说道:“这是……鬼哭?”

程星河白了他一眼:“你懂个屁,杜甫都说过,新鬼烦冤旧鬼哭,天阴雨湿声啾啾,哪儿是这个声音。”

兰如月的杏核眼也冲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,像是在凝神倾听。

我倒觉得这个声音,像是某种乐器,但根本听不出调子,只让人心里发毛。

既然村里还有动静,我就领着他们往里走,看看这个声音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。

村子里面荒凉破败,看得出来确实穷的腚眼朝天,路过了几个人家,都敞着门,可里面黑洞洞的,也不像是有人的样子。

那个声音像是从村子靠近河流那一侧传过来的,可我们刚到了那,那个呜呜的声音却戛然停止了。

程星河怕死,立马躲在我后边:“那货是不是发现咱们了?”

还没等我说话,兰如月就在本子上写了字:“那声音,好像是故意把咱们引进来的。”

乌鸡的脸顿时发了绿,但他又不想在兰如月面前丢人,装出了精神抖擞的样子,就跟兰如月说你不用怕,有我呢!

你知道人家身手吗就出来装大尾巴狼,照着兰如月的本事,打你十个都绰绰有余。

兰如月也没吭声,只是冷冷的望着那个河流。

进也进来了,怎么也得问问情况,于是我们就去附近人家找了找,看看有没有人——哪怕没人,最好也能找到那种奇怪的罐子,我倒是想看看,那个罐子到底是干什么用的。

我就跟他们说好了,咱们四个一起出来的就一起回去,这地方形势不明朗,都别落单。

乌鸡有点不服,他发号施令惯了,跃跃欲试想当小领导,不过我又是他师父,他不敢造次,想让银铃铛的兰如月当队长,可兰如月根本没兴趣,倒是一直实实在在的跟在我后面,闹的他憋了一肚子气,没话说了。

进了其中一户人家,他们家在当地应该是小康水平,院子很大,栽种着时令的豆角和茄子西红柿什么的,长势都很好,我们在院子里喊了两声,没人答话。

我看了看那些豆角,显然这里的人离开的时间并不长——果子的藤蔓上伤口还是新的,没多长时间之前才摘过。

屋里也黑洞洞的,我伸手要摸开关,结果一侧脸吓了一跳——只见开关上涂抹着一片浓重的猩红,好像之前有个满手是血的人想开灯。

不光是这里,地板上,床上,都是血迹,我瞬间就想起案例中被剥皮的人了。

里面也是一片狼藉,像是被入室抢劫过,到处都是玻璃碎片。

不过梳妆台上还撂着一叠很旧的毛票,显然对方不是为钱来的。

正这个时候,我们忽然听到一阵很剧烈的声音,像是有人在敲门,把我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是兰如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厨房,正在砸门引起我们的注意。

程星河不瞒的说这姑娘咋还单独行动开了,这不是无组织无纪律吗?

谁让人家艺高人胆大呢。

乌鸡倒是很开心,连忙说兰如月一定是有什么发现。

我们过去一看,只见兰如月指着厨房,厨房也是一片狼藉四处是血,地上有几个碎瓷片。

那碎瓷片散发出剧烈的难闻味道,还粘着来历不明的酱汁,显然是腌过鲜鸡蛋,我把那个瓷片捡起来,看到背面有一道花纹,画着的是一个人的身子。

那个人穿着古装,手里捧着一个东西,弯着腰,做出了很恭敬的样子。

因为是碎片,看不到头和手里的东西,只能猜测这个人像是在朝拜什么。

我心头一动,祭祀?

古代祭祀的方式多种多样,普通一些的是瓜果酒肉,三牲五畜,但祭祀的东西越丰厚,得到的回报也就越大,人是万物之灵,所以更早一些的年间,甚至有用活人来祭祀,比如战前的祭旗——把活人的脑袋砍下来,血溅军旗,以壮声威。

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这个地方,难道是祭祀水神?

可惜这个罐子是残片,如果找到完整的,说不定就能知道里面东西的来龙去脉了。

于是我们又找了几户人家,可家家户户全是如出一辙,家里乱七八糟都是血,没有一家有人,也没找到一个罐子。

这里气氛本来就很诡异,加上散不尽的血腥气,乌鸡跟晕车一样,露出要吐的模样。

而程星河刚好相反,为了压惊还拿出了一包牛肉干,一边嚼一边说道:“哎,你发现了没有,这地方不光没人,也没牲口。”

按理说院子这么大,农村人都会养一些鸡猪之类,我们也看见了猪圈和鸡笼子,可真的没见一个活物,不光如此,血腥气这么大,却没有一只苍蝇在这里乱飞。

乌鸡捂住嘴,喃喃的说道:“这……是个死地吧?”

是啊,这里的活物,好像只有我们四个。

我一寻思,这地方不是因为泄洪,才出来了那种要命的罐子吗?不如去河边找一找。

乌鸡已经越来越紧张了,说道:“可河这么大,上哪儿找?”

我答道:“废话,当然是去脚印子最多的地方找了。”

果然,不长时间,我们找到了一个小滩涂,那地方脚印子密集,周围还散落着一些垃圾,显然经常有人上这里来踩踏,我眼尖,看见水面上上上下下浮动着一个白色的东西。

像是一个瓷罐子的底部!

我精神顿时振奋了起来,就下水去够那个东西,可那东西不近,我就想回身去找个东西。

正这个时候,一个浪头赶了过来,正把那个东西冲到了岸边,兰如月要去捞,乌鸡见状自然要表现,伸手就要把那个坛子给够上来:“这水脏兮兮的,可别脏了你的手……”

可这话还没说完,乌鸡“啪”的一下,就跌在了水里,程星河以为他是踩泥滑下去的,还在一边笑他狗吃屎,可没想到,乌鸡这一下就不起来了,剧烈的在水里挣扎了起来,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——水底下有东西,要把他给拉下去!

而水面,浮上了一圈猩红——乌鸡的血!

我立刻赶过去要抓乌鸡,兰如月比我快,伸手去拉乌鸡的腿,瞬间把乌鸡拔出水面,水花翻腾,我清清楚楚的看见,水里伸出了了一只手,还想去抓乌鸡。

那手根本没有皮肤和肉,只剩下了白生生的手骨——简直跟贵人墓那个公子哥的手差不多!

兰如月一手把乌鸡扔上了岸,另一手直接去拽那个手,倏的一下,就把整条胳膊给拉出来了。

我顿时吃了一惊,她的力气——这么大?

可这一瞬间,那个胳膊发出一声脆响,断了。

水泡从水面上冒了出来,那个东西显然已经沉下去了。

程星河立刻瞪了眼:“那个是……水鬼?”

兰如月摇摇头,在本子上写了三个字:“翻江尸。”

所谓的翻江尸,也是一种行尸,不过这种东西介于水鬼和行尸之间——一般是遇上船难的人,客死他乡,心里怨气不平,如果水域里刚好是养尸地,那死人就会成为能在水里行动的行尸,跟伥鬼一样,最喜欢拉小船的船帮子,把船弄翻了给自己做替死鬼。

我盯着那个手骨,心说村子里之所以找不到死人,难不成都进了水下了?

这个水域非常浑浊,跟泥汤子一样,根本就没法看清水面下是个什么情况。

正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一个“嗤嗤……”的声音。

像是什么东西,以极快的速度,在我们身后爬了过去!

我立刻转头,后心顿时一炸——刚被拉上来的乌鸡不见了!

而地上还有被拖拽过的痕迹!

那东西像是有智慧的……是故意利用声音把我们引进来,再利用翻江尸吸引我们注意力,好把落单的活人给拖走!

我立马拔出了七星龙泉,奔着那个拖拽的痕迹就追了过去。

那个拖拽的痕迹,一直通向了一个很深的土洞。

我正要钻过去看看,兰如月赶过来,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,飞快的在本子上写了几个字。

“那东西是故意用何白凤来引咱们的进去的,小心,这里面有圈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