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009章 九灵丸药

那是五个晶莹剔透的红色东西。

好像五个石榴籽。

这个是……

东方长老一瞪眼:“诶呦,皇甫,你压箱底的东西,都拿出来了?这不是九灵丸吗?”

皇甫球一撇嘴:“这算什么压箱底的,没见过世面。”

说是这么说,可我还是看出他水汪汪一双大眼里面的心疼了。

江采菱也看愣了:“真是九灵丸——李北斗,你还愣着干什么,快拿过来!”

看这样子,生怕皇甫球后悔。

我接过来——这东西到手里,也跟石榴籽一样,几乎没有什么重量,可是,却透着一股子奇异的香气,而且,灵气逼人。

这干什么用的?

江采菱连忙说道:“九灵丸你都不知道?这东西是增加灵气的,效果吓人,能让灵气翻一倍!不知道皇甫长老从哪儿找来的,他自己都没舍得吃,竟然拿来给你,真是稀罕。”

刚才还喊打喊杀的,这么一会儿大方起来了?

皇甫球似乎也看出我什么意思了,翻了个白眼:“你以为,只有你们山下人有心?”

是啊,人人都有心。

我跟他道了个谢,回头就给程星河哑巴兰夏明远一人分了一个。

程星河一愣:“这么珍贵的东西,给我,是不是……有点糟践?”

是啊,要是没能在八月十六的时候破开了玄武局,那他没几个月活头了。

我伸手就拿了回来:“你不要拉倒。”

可程星河一把抢回去就塞在了嘴里:“我就跟你推辞推辞,你还当真了。”

哑巴兰接过去也吃:“哥,你真好。”

夏明远也挺腼腆:’我这也没帮上什么太大的忙,有点不好意思……’

跟发小江辰都闹翻了,算是给你点补偿吧。

剩下两粒,留着给苏寻一颗。

皇甫球一看,心疼的直跺脚:“这东西,品阶越低的,吃了越不上算!真是一把茉莉喂了牛……”

程星河很不乐意:“不是,东西都送出去了,还指手画脚,有你这样的吗?心疼你就别送!”

皇甫球也正有此意:“你给我还回来!”

程星河歪头:“不好意思,已经消化了。”

皇甫球没辙,就骂我暴殄天物遭雷劈,可我觉得值得。

我们这个小分队,自从跟我一起,没少担惊受怕,也没少吃苦受累,但就是没跟我粘上什么光。

有这个机会能让他们得到好处,站得更高,走的更远,我比自己吃了还高兴。

看这样子——我也终于算是“功过相抵”,皇甫球他们不打算抓我了。

而赫连长老,则被张罗着,要送往银河大院,慢慢审问了。

哪怕是赫连长老,一听“银河大院”四个字,浑身的肥肉也是一颤。

为了一个火鼠裘引发的血案的——到底值不值,也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了。

我一寻思,接着就问:“说起来,我能不能也上银河大院去一趟?”

皇甫球一愣:“哟,我们放你一马,你自己主动要进银河大院?新鲜,这你还是头一个!”

我连忙说道:“我不是要进去住着,我是想找个人,打听点事儿。”

水百羽就被关进了银河大院,我想过去看看,他现在肯不肯把知道的事情说一说。

可皇甫球一摆手:“你别想了——那地方,不是归我们九长老管的,而是四金刚。”

啥玩意儿,怎么还有个四金刚了?

皇甫球这就告诉我:“银河大院在太阴宫那一侧,关的都是玄门要犯,守卫森严,哪怕我们,平时都不好往那边去,更何况你们了。”

原来,那四大金刚,也是长老级别的人,分别守在银河大院东南西北四个角——一旦进入了银河大院,那就进入了他们的管辖范围。

关罪大恶极的人,自然要压最可怕的雷霆手段,一旦有人犯想从里面越狱,那他们甚至有权力——就地正法,以儆效尤。

关在银河大院里,有本事的人不少,可据说,有他们四个看守,银河大院成立以来,里面就没逃走过一个犯人。

银河大院之所以恐怖,一大半,就是因为这四个人。

而他们的性格,也是出了名的古怪,本事又大,下手又黑,一点人情也不通。

“反正,那四金刚不是什么正常人,我们帮你说不了情。”

妈耶,这话说的,就好像你是正常人似得。

不能进去也没辙——我奔着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,寻思着水百羽没准也不肯说出啥来,不去就不去。

这下子,在摆渡门要办的事情,就算是全办完了。

我们也到了该告辞的时候了。

这么一走,我又担心起公孙统来了——他冤屈洗刷干净了,下一步怎么办?

可没成想,这么一转头我就傻了眼,不知道什么时候,那个穿着尿素T恤的佝偻身影,竟然已经不见了。

不光我愣了,连皇甫球他们都是刚反应过来,立刻跳脚大骂:“公孙呢?他又……”

东方长老倒是忍不住笑了。

是啊,又溜走了。

不过,我倒是不担心——迟早还能再见到他,他又欠下了我新的人情。

临走的时候,江采菱出来送我:“这段日子,你好像又要跟了不得的人物打交道了。”

我故作轻松:“人以类聚物以群分,大概因为我自己就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吧。”

江采菱噗嗤一声就笑了,看着我的眼神更感兴趣了:“你好像,比以前更有趣了。”

看着她那张跟江采萍一模一样的脸,我忍不住问道:“对了,你跟江采萍……”

我总觉得,这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那个深仇大恨,来的蹊跷。

可没出意料之外,一听我说了这三个字,江采菱一张俏脸顿时就拉了下来:“别跟我提那个妖女——总有一天,我要她万劫不复,灰飞烟灭!”

这……

我还没说话,老板娘也过来了:“这件事情——多谢你。”

我摆了摆手:“也没什么。”

老板娘,不也冒着背叛本门的危险,帮了我的忙嘛!

而老板娘接着就看殷切的说道:“我看着,你像是有造化的,如果你想度过三川,那我们摆渡门,随时欢迎你来投入我们上官门下!我师父上官长老,跟他们那几个都不一样,最和善最慈爱了。”

说起来,一直到走,我都没见到那位上官长老。

一问之下,说是有事出去远行了,大概是没有见面的缘分。

我就点了点头:“真要是有那么一天,我一定找你。”

老板娘很高兴,而这会儿,一个瓮声瓮气的嗓子响了起来:“谢谢你了。”

欧阳油饼?

他满脸别扭:“夏蝉把事儿,跟我全说清楚了。”

诶嘿,好几次要给老板娘报仇,这会儿终于是松了口了。

不过——我答道:“我也应该谢谢你。”

欧阳油饼一愣:“谢我?”

是啊——你可算是我一个逢凶化吉的平安符啊!

不过,说了他也不知道,我就给他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。

对了,我还想起来了——一直到出来,我这燧仙石还没来得及还给他们呢!

这么寻思着我就想把燧仙石给掏出来,可老板娘已经猜出了我要干什么,不由脸色大变,一把就摁住了我的手,连忙摇摇头:“归你了。”

这么重要的东西,归我?

老板娘生怕我推辞:“你帮了这么大忙,受之无愧。”

也是,还是算了吧,我已经当了一次“献石人”了,还是别当第二次了,对大家都好。

老板娘这才放下了一颗心,而皇甫球远远喊道:“要是有了那个黑手的消息——记得告诉我们。”

我答应下来:“一定。”

身边一阵风动——是“不见其人”的慕容双生妹妹:“我替尉迟,谢谢你了。”

“不客气,”我摆了摆手:“能帮上忙,我也开心。就是……”

放走了小龙女的事情,不知道会给他们造成多大的影响。

慕容双生妹妹一笑:“我们会有办法的。”

那就好。我对着那片空气摆手:“祝你,摆渡成功。”

那声音沉默片刻,倒是她哥哥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一定!”

那么美的声音,可惜……希望她能成功,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吧。

老板娘和江采菱把我们送出了摆渡门,我这一抬头——好么,这地给刨的,不种点树可惜了的。

而刚一出来,我忽然就有了一种感觉——好像有人在盯着我。

我回头一看,四周围,干干净净的,倒是并没有人。

奇怪——我精神过敏了?

可是——每一次“精神过敏”,貌似都会出一点意料之外的事儿。

对了,我冷不丁想起了临来这里的时候,做的那个预知梦。

那个预知梦里,有人跟在了我身后,可是一直到了现在,我都没有觉察到。

难不成,是那个预知梦,现在才开始生效?

会是谁呢……

我刚想再仔细看看,就听见程星河“哎呦”了一声,捂住了口鼻,我刚想问他是不是吃撑了,结果一回头就愣住了。

他捂住口鼻的手掌心,竟然是一滩子鲜血!

卧槽,这怎么回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