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012章 彩凤断翅

啥?

夏明远神神秘秘的说:“那个位置,你不争取,早晚有人替了你。”

所以——江辰才一直活在失去某种身份的焦虑之中?

他爹这么干……是亲爹吗?

还替了他……我忍不住问:“江辰不是独生子吗?谁能替?”

夏明远摇摇头:“那谁知道。不过,那种人物……”

夏明远竖起了小指头。

我知道,他的意思是,他爹那种人物,在外面有什么私生子之类的,也很正常。

江辰的身份,大概就是他最重要的东西,最重要的东西动摇了,他自然要勃然变色了。

我忍不住问道:“他爹到底哪位?”

夏明远摆了摆手:“最有权势的人之一,我都没怎么见过,大概指着江辰继承衣钵,把他们家发扬光大吧。”

继承衣钵?

“我爹说,江辰他爹,是个枭雄,”

夏明远接着说道:“反正,人生在世,谁也别羡慕谁—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”

这倒是不假。

车子拐过一个弯儿,已经能看见商店街褪色的鎏金大字了。

终于到了家,看见熟悉的商店街,算是舒了口气。

只是这一下车,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,还是萦绕在了身后。

回过头,还是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见到。

被盯上了?

夏明远告辞,去找东海的线索了,说一有线索,就立刻来找我,让我这一阵子哪儿也别去。

玄武局的日子还没到,也没什么非去不可的地方,我就答应了下来。

这一回来,白藿香正在心不在焉的泡茶,一抬头看见我们进来,眼睛一下就瞪大了,但她还是佯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缓缓说道:“回来了?”

其实,眼睛上下一扫,已经在看我有伤没有了。

这一次我机缘巧合碰到了玉虚回生露,又有小龙女的帮助,难得体面一次,她眼神是说不出的高兴,可不知道为什么,又有点失落。

程星河眼尖,用肩膀我撞了我一下,示意我去看白藿香手里——她好像慌慌张张心神不宁,杯子拿错,把哑巴兰的拿手里了。

我点了点头:“玉虚回生露没找到。”

白藿香摇摇头:“不要紧——你……们全须全尾的回来,就很好了。”

她不是客套——是真的没什么执念。

程星河从我身后穿过来:“去掉那个“们”重新听。”

听你大爷。

苏寻见到了我们的车停在门口,匆匆忙忙也从隔壁的古玩店跑过来了,手里还抱着一大捧的小摆件没来得及放下,进门一听玉虚回生露没找到,忍不住遗憾的看了白藿香一眼。

不过嘛……

我笑了,拿出了那个玻璃弹珠:“幸不辱命。”

白藿香一皱眉头看着那个玻璃弹珠,但是马上,眼神就跟烟花一样,猛地亮了起来,声音也微微有点发颤:“这是……仙人泪!”

识货。

这下,她的手,终于有救了。

她小心翼翼捧手里,抬起头:“连这个都……谢谢。”

我一乐:“客气什么。”

能给你做点什么,我很高兴。

说话间我就想起来了,看向了苏寻,苏寻当然知道我这个眼神什么意思,立刻说道:“她确实来了。”

她真的又来了!

我一颗心倏然暖了一下。

她虽然扔下我这么久,可实际上,她是不是还是关心我?

我还是有人疼的啊……也许,她这些年,也真的是有自己的苦衷。

白藿香的耳朵一下就竖了起来:“谁?”

我刚想说话,可我马上就注意到,苏寻的表情有点不对,像是欲言又止的,就把苏寻拉过去了:“怎么了?她是不是……”

我的心揪了一下。

苏寻点了点头:“那天我正在古玩店看盒子呢,见到她了,跟古玩店老板在监控里看见的意义,戴着口罩和墨镜,基本上看不到脸,但是……”

苏寻盯着我:“她从你同学的商店里出来,正赶上一个大乌鸦落在了店里的招牌上,结果乌鸦太大,招牌又不结实,跟乌鸦一起掉下来,砸在了她影子上,人倒是没事儿,不过乌鸦的翅膀被砸断起不来了,这是……”

我一下皱起了眉头。

这在风水上来说,是“彩凤断翅”啊!

倘若当时她没站在那,那这个预兆,就是给店主高亚聪的。

可不偏不倚落在她影子上,这个预兆,就是她的。

她本来就是凤凰颈的凤命贵女,遇上了“彩灯断翅”这种征兆,那……就说明,她要有飞来横祸,甚至,失去最重要的东西,那是一场大劫难啊!

我立马问他:“那,她见到了?”

“见到了,”苏寻叹了口气:“她虽然戴着墨镜什么的,可也看出来,表情应该不善。”

对,她既然是窥天神测李家人,那这种预兆,不会不认识。

我接着又问:“那她就没尝试着,进门脸来问问我?”

苏寻摇摇头:“反而加快了脚步,像是……”

像是,怕把霉运带我这里来,连累到我?

她找我,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儿,她有了“彩凤断翅”的征兆,又会遇到什么事儿?

我忽然害怕了起来。

有了这种征兆,会不会,我还没见到她,她就……

“我听见,你同学问她,下次什么时候来,可她说,这一阵的计划有变,这个月先不过来了。”

她是想着,躲避过彩凤断翅的劫再说?

可,能躲过去吗?

苏寻只好说道:“你也别太担心,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也是,她那种贵命,按理说,足够强大到能逢凶化吉,遇难成祥。

想是这么想,只是我心里,还是不安宁。

为什么,我一次也见不到她?

“嗤”的一声响,把我从感伤之中拉了回来,回头一瞅,是程星河在喝一包旺旺吸得冻,还同情的拍了拍我肩膀:“七星,万事想开。”

我要是奔着想不开,早一头撞死了。

坐在了门槛上,初夏的风把对面花墙上的蔷薇吹的一波一波的动,哗啦啦就是一片花瓣,花瓣和香气卷到了面前,是难得的清闲。

自从入行之后,很久没享受过这么清闲的时刻了。

她要下个月才能来,这才月初,而夏明远去找东海的线索,我也只能等。

长长出了一口气,一只手就搁在了我肩膀上:“才刚回来,怎么就叹气?”

我回头一瞅,是高亚聪。

我一下就把眉头皱起来了,但是——之前也听苏寻提起过,我不在家,高亚聪时常上门,给老头儿他们送吃的,一副很贤惠的样子。

老头儿吃人嘴软,我也没拉下脸:“我不在家这段时间,谢谢你照应。”

高亚聪高兴了起来,顺势跟我一起坐在了门槛上:“这天气真好,你还记不记得,高中的时候,咱们一起看流星……”

怎么不记得?

盛夏的时候,漫天星河熠熠生辉,我和高亚聪坐在操场上一起看星星——穷狗一条,只能带姑娘看点不要钱的。

高亚聪那个时候浑然没有嫌弃的意思,反而开开心心的指着最亮的一颗星星说:“那个,就好像你一样。

“为什么?”

那并不是北斗星。

“因为那是最亮的,不管天上有多少颗星星,我一眼就能看到你。”

我心里像是被糖渍了一样:“那你呢?”

“你看见那个小一点的了?不管什么时候,我都在你身边。”

我当时想,要是我可以,天上的星星,我也愿意为她摘下来。

可惜……不,不可惜。

她盯着我,慢慢的说道:“其实——回到以前就好了。”

回不去了。

我站起来就往外走。

她猛地站起来:“你去哪儿?”

“买手机。”

我的手机,当做礼物,送给小龙女了。

这一阵子,手机倒是成了最大的开销,不知道丢了多少个了。

可她立马跟了上来:“我陪你去——前面手机店的老板,跟我很熟,可以打折!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手机店张灯结彩,常年像是在过年,还有穿着清凉的小妹露着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的腿,一边跳什么女团舞,一边招揽顾客:“幸运抽奖!大奖等你拿,特等奖蜜陀岛全家七日游,小哥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!”

估计都是骗人的。

我买了手机,老板给了我一张券:“幸运抽奖。”

我抽奖就没中过,随手一摆没要,可跟上来的高亚聪却帮我借住,刮了起来:“看看费什么事儿?”

老板一看见高亚聪,眼睛就直了:“你可有日子没过来了——又漂亮了!”

她没搭理老板,做着精致美甲的指甲刮开了银色涂层,我眼睛一扫,就愣住了。

上面是红字写着“特等奖”。

老板的眼睛一下就直了:“诶呀卧槽,风水铺子小哥,你这运气可以啊!这万里挑一的一张,就到了你手里了!这走的什么好运……”

高亚聪露出了邀功请赏的表情:“你是不是得谢谢我?”

说着,纤纤玉指还给我比了个“耶”。

这把手机店老板给羡慕的。

我还真没想过,这种好事儿,能有一天落在了我头上,而且……我忽然想起来,蜜陀岛,也在东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