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13章 碧水砗磲

够巧的啊。

这是老天给我开的一扇传送门?

老板立马说道:“小哥,你还不谢谢高小姐?”

没错,要不是她,这奖券我早扔了。

高亚聪歪头露出个很俏皮的笑容,像是等着邀功请赏:“说起来,我这个人,运气一直不错。”

这倒是,古代人说人生三喜,升官发财娶老婆,现如今看着高亚聪财帛宫丰盈,夫妻宫凹陷,显然从安家勇的倒霉事儿上没少捞钱,顺遂有钱没老公。

而她试探着说道:“而且,我还没去过蜜陀岛呢!听说那里海景是全国最好的——对了,现在这个季节,还能看到仙宫海市呢!我也想去看看!”

所谓的仙宫海市,其实就是海市蜃楼,是蜜陀岛出名一景。

就好比北欧的极光,泰山的云海日出一样,别处看不到。

为什么跟别处的海市蜃楼不一样呢?据说其他地方的海市蜃楼一般来说,只是一些奇怪的建筑,但是蜜陀岛要是能出现这种现象,必定是壮丽巍峨的大宫殿。

甚至能从下面,观望上飞翘的檐角,和檐角下面的铜铃,还有人说有仙人在上面翩翩起舞,引得游人趋之若鹜,都想一睹仙境,所以得名仙宫海市。

高亚聪的媚眼扫向了奖券:“全家游的话……”

手机店老板也跟着笑,不过笑容就很僵硬了——这种美人能对我这么主动,显然是让人羡慕的不得了。

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了,我对她一笑:“是得谢谢你。”

高亚聪的眼睛顿时就亮了:“太好了,我刚好买了新泳衣……”

“给高小姐一个新款手机做谢礼,刷我的卡。”

高亚聪眼里的光瞬间就灭了。

而手机店老板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:“这就是网上说的钛合金直男?”

钛不钛不知道,在高亚聪身上吃的亏已经不小了,一个坑,横不能跳两次。

高亚聪什么表情我也没继续看,只是仔细的看着奖券——豪华游轮七天全家游,可以去四个人。

回到门脸把奖券往桌子上一拍:“谁想去看海?”

大家一瞅这个奖券,全惊了,程星河几乎喜极而泣:“有生之年啊!七星,你还能有这个运气?”

“好说。”

但凡活久了,总能见到点怪事儿,就是这个道理。

不过,我们四相局F4和白藿香,一共五个人。

白藿香当然是很期待的——她做鬼医这么长时间,唯独没上海上去过,不过她还是说道:“你三舅姥爷……”

三舅姥爷最近觉越来越多了,抱着小白脚眯缝着眼睛就是不吭声。

我说不用考虑老头儿了——他最怕水,这种游轮游,要在海上行驶好几天,他肯去才怪。

从小跟着老头儿去福寿河钓鱼,他总得挑水浅的地方坐着——俗话说池浅王八多,倒是钓上来不少鳖。

深水的地方他不肯去,都是我勇往直前,有一年夏天涨了水,一个钓友弄了一个橡皮艇,招呼他上里头钓红眼大头鳙,他说啥也不去——自称一上船就犯高血压。

不光老头儿怵头,哑巴兰一看游轮几个字也苦了脸,连连摆手:“不行,哥,我晕船,一看见游轮俩字我就想吐,我申请留下来看店。”

横不能强人所难,也只能这样了。

不过一抬头苏寻没在,程星河说:“咱们门脸庙小,容不下洞仔那个大菩萨——你一出去买手机,他又出门右拐奔古玩店去了,你给拉个皮条,让他认古玩店老板当干爹得了。”

拉你大爷的皮条。

我就往古玩店去了。

古玩店素来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,这会儿也是一如既往的门前冷落鞍马稀,就苏寻蹲在了华菱石地砖上,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盒子。

说起来——第一次跟他见面,就看见他在鬼市上看盒子,第二次拉他入伙,呸,加入团队,也是他在古玩店被人拉郎配。

他对古玩,倒是挺有执念。

他正在看的盒子,做工是细致,雕花也自然,尤其那个盒子底座是浮雕的九朵莲花,看上去特别唬人。

我也蹲下跟他一起看:“银水毫松木的,顶天九十五块钱,跟你要一百你都得考虑考虑。”

苏寻顿时一愣:“古玩店老板说,这是明朝的银丝檀木莲花献寿盒,要十二万……”

我一乐,指着那九朵莲花:“幺蛾子就出在这上头——这是去年出的车床子新工艺,明朝,一个真敢吹,一个真敢信。”

“啪”的一下,一个鸡毛掸子就打在了我头上:“北斗,你小子又来拆台!”

我连忙往嘴上一拉,做了个拉链的手势求饶,苏寻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——看来在这几天,还没学到什么真东西,还是被人当肥猪拱门宰。

我就问他:“你好像对盒子特别感兴趣?”

他点了点头:“也不算是我,是我们家老头儿。”

对了,苏寻他们家老爷子是破阵的高手,被江瘸子忽悠下山,再回来,就是一具尸体了。

“我们家老头儿最喜欢古玩。”苏寻接着说道:“他以前带着我下山,就爱上古玩店里转悠,说——给自己找个骨灰匣。有句话说房子只是临时住所,那个小盒才是永远的家,一定要十全十美,才能躺着舒服。”

我顿时一愣。

“他挑三拣四,说黄柏木不够坚固,紫檀木太圆滑,金丝檀木的雕工又不好,说只想要一种叫什么碧水砗磲的盒子。这些年看盒子看了好些,就是没有一个瞧上眼的,山下古玩店的老板都急了,说挑三拣四,别真用的时候抓瞎。他却一瞪眼说你咒谁呢,我还有些年活头儿呢,急个屁?当碧水砗磲盒那么好找?”

碧水砗磲?

古玩店老板一听,也乐了:“老爷子说的是有道理——碧水砗磲那是佛家八宝之一,也叫留魂盒,据说龙宫都没几个,千百年来多少人想找,没一个得手的!”

这东西我也有印象——据说尸身烧了存在里面,能凝聚魂魄不散。

曾经有个民间传说,就说有个渔民捞到了一个盒子,正好他家老母去世,就以盒容骨灰,结果丧礼过后一回家,老太太就在屋里坐着对他笑呢!

这把渔民吓的够呛,老太太说你别害怕,我走了,家里没人,放心不下你!

说着,跟往常一样,在屋子洒扫,做饭,缝补,唯独不能见阳光,也不能出去。

渔民一开始害怕,但后来,也就习惯了。

后来渔民也老死了,那个老太太的影子,才彻底消失。

后来后人还在那立了个庙,叫奶奶庙,据说现在还有呢。

找这种盒子,苏老爷子,莫非是想着长长久久的看护苏寻?

“所以……”

他低下头,阳光细碎的反射到了他眼睛里,没继续往下说。

苏老爷子到底没来得及选到心仪的盒子。

“人最怕的,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待,我下山,一方面是想给他找到了江瘸子,报仇,还一方面,就是想帮他找到合适的盒子,可我这眼力……”他往门脸的方向一歪下巴:“三舅姥爷精神矍铄,让人羡慕。”

这倒是。

我拍了他肩膀一下:“老爷子没了,你这日子不还长着呢吗?有我呢,到时候,有机会帮你一起找。”

苏寻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那,我替我们家老头儿谢谢你!”

客气啥,我刚要说话,这会儿古玩店又进来个人,一见了我也高兴:“北斗回来了!”

高老师!

我站起来寒暄,却看出来了高老师脸色不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