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1章 水底之庙

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
这时程星河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,按着肋骨只哎呦:“你们也不等等我,我都跑岔气了……”

说着把那个罐子给拿了出来:“这是个整的,看看什么路数。”

别说,程星河还真是挺靠谱,而我一看那个罐子的形制,心里顿时一震——难怪古董铺子不收这个呢,这是个葬罐!

所谓的葬罐,是专门用来装殓遗骨的,也就是现在的骨灰盒。

我就见古玩店老板倒腾过,不过卖的时候不提这一层,只对外说这是将军罐,存佛珠,做摆设的——这种罐子的盖子很像是将军帽,因而得名。

可古董铺子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,拿着葬罐当将军罐卖的事情可不是古玩店老板的独创,天下乌鸦一般黑,他们怕什么?

再一看罐子上面绘制的东西,我眉头就皱起来了。

刚才只能从碎片上看到一个人弯腰捧出一个东西,现在看到全貌,竟然是一个无头人拿着自己的头,恭敬的送给面前的人。

程星河也跟着看:“这什么意思?提头来见?”

我劝他多读读书,这是活人祭。

也就是人甘愿把自己的命拿出来,献祭给管理本地的神灵——我后心不禁一阵恶寒,如果这里泄洪冲出了数不清的罐子,那拿来做供奉的活人祭,得有多少人?

所以,这罐子是给某种神灵的供奉,谁拿了,等于跟神灵抢东西,要遭报应的,古董店懂行,自然不敢冒这个险。

我就很仔细的去看接受供奉的那个人,那个接受人头的东西,说是人也不像,倒是很像香蕉皮,四肢也有,可软绵绵的瘫在了地上,像是根本立不起来,更邪的是,那个东西,竟然还有一条尾巴。

程星河皱起眉头:“好像蜥蜴人——这次闹事儿的,就是这个东西?”

看上去像,这是个什么玩意儿?不过看那样子,不像是什么好玩意儿——正统神灵,没有吃人的。难不成也是个婆婆神一样的存在?

可婆婆人也没胃口一次吃这么多的葬罐啊。

我回头去看那个洞,心说无论如何也是得进去一趟——乌鸡虽然不是什么好鸟,可怎么也是一条人命,我也不可能这么见死不救。

于是我就问兰如月,有没有镜子?

兰如月似乎没听明白,在本子上问我要镜子干什么?

我就告诉她,刚才我在几个荒废的人家,发现了一个共同点——那就是,这些人家的玻璃和镜子全碎了。

所以,那个东西闯进来的目的,是把人家镜子玻璃给砸了。

这就说明,它怕镜子和玻璃。

兰如月一听,没掩饰住就露出了很钦佩的表情,立刻从背包里拿出了一面小镜子。

我装好了,就让他们俩在外面守着,我先进去看看。

可没想到,兰如月指了指自己的铃铛,就先我一步进去了。

意思是她的能力最高,理应打头阵?

我要是让一个姑娘进去打头阵,还叫老爷们?于是我连忙也跟了进去。

程星河根本就不想救乌鸡,不过自己在外面怪害怕,一咬牙,说要死一起死吧,也跟了进去。

那个土洞很小,一进去一股子甜腻腻引人恶心的味道——这在我们来说,叫葬气味儿,迁坟的时候经常能闻到,其实是尸体腐烂,油脂在不通风的地方浸透泥土发出来的。

现在女人喜欢减肥,要说减肥最大的利器,其实就是葬泥,这种味道能天然压抑人的食欲,让你犯恶心吃不下饭。

这个地方……得死了多少人?

程星河也发现了商机,一边干呕一边说道:“要是咱们以后办完大事,不再吃阴阳饭,那拿这葬泥开个减肥馆可以。”

还是先活着出去再说吧。

爬来爬去,这通道就越来越狭窄了,还好我们三个都挺瘦,勉强还能前进,可不长时间,前面的兰如月不动了。

我就问她出啥事儿了?

这里一片漆黑,她写了东西我们也看不见,我只觉出来她一手抓住了我的手,把我往外面拉。

意思是……我瞬间明白,有东西过来了!

刚想到这里,我就听到了一阵“沙沙……”的声音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飞快的挖土,程星河也听见了,拽着我就往外爬,可已经来不及了,头顶上“轰”的一声,这个土洞就塌方了!

潮湿的泥土下雨似得往我们身上坠,兰如月手里可能带了火折子一样的东西,绽出了一团子光,在那团子光里,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了数不清的白手——是翻江尸!

妈的这土洞是通到了河底?

我心说营救乌鸡虽然重要,可我们这三条人命也一样重要,事情总得量力而行,我就让兰如月出来再想办法,可兰如月一直没动,转头一看,只见她双手掰断了两条白手臂,一脚踢开骷髅头,动作既有力量又利落,我都看直了眼。

就这个身手……这兰如月也许不光是看风水的,她还是个武先生。

兰如月虽然厉害,可那些白手越来越多了,她一个不防,脚底就被几双白手给抓住了,死命往里面拖。

我心里一提,立刻抽出七星龙泉——可这地方实在太狭窄了,根本施展不开,我费了很大力气,才调整好了角度,一剑斜劈了下去。

数不清的白手应声而断,土块好险把我们给淹了,程星河抱着头就喊道:“你上次那个大招呢?”

我还想出那个大招呢,可那不是随时能使出来的——没法子了,看老天爷的意思吧,我运了行气,对着洞口就砍了过去。

别说,人到了生死关头,总会有一些潜能,我看到七星龙泉上的宝石一亮,一道剑气带着摧枯拉朽的势头,奔着土洞就过去了。

土洞瞬间被整个劈开,白手更是被劈的四下乱溅,土洞里一时间地动山摇,程星河拼命在后面推我:“跑跑跑跑跑!”

我拽着他,就把兰如月往前一推,身后全部塌陷,我们三个抢先了一步,冲出了土洞。

刚从土洞里出来,身后轰然一声,土洞被埋起来了。

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身下的剧痛瞬间把我激清醒了,我这才发现,我半个身子压在了一个罐子上,罐子已经碎了,扎了我一胳膊血。

而另半边身子被兰如月面朝下的压住,一个念头不由自主的涌上心头——人不可貌相,原来是个飞机场。

程星河也跟兰如月摔成了亲密接触,他猛地坐起来,跟受了惊吓似得看着自己的手。

我回过神,让他们俩赶紧从我身上起来,我特么快让他们给压成煎饼了,这时抬头一看,我看到了一个宝顶。

我瞬间就反应了过来,这是个庙?

再一看周围,我顿时一愣——周围,从墙根摞到了宝顶,密密麻麻是数不清的葬罐!

程星河也反应了过来,立马说道:“这……是个水底庙?”

没错,我勉强爬起来,看到这个庙本身是个八角形的,但是一部分被洪水冲垮,又被泥沙淤积了起来。

难怪呢……是泄洪的时候把这里冲开了,岸上的人才捡到了葬罐。

不过,那个闹事儿的东西,还真是个吃香火的?

蛟龙出海……我有点猜出来了。

我正要仔细看看,兰如月拉了我一下,就往一个墙上指。

我一看,墙上是一些蚯蚓似得铭文,我看不懂,好在周围还有许多的壁画,颜色还是很鲜艳的。

程星河也跟着看:“乖乖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

壁画的内容,是说本地有一条妖怪,占据了这个地方,弄得黄河泛滥,民不聊生。在外地巫祝的建议下,本地人就花费了很大的人力物力,建造了这个水底庙,来祭祀这个妖怪,希望妖怪手下留情,给他们一个风调雨顺。

无奈妖怪蛮不讲理,修建了水底庙,还不甘心,要吃本地的人。

本地的人只好把一些童男童女送进来,可妖怪胃口越来越大,要吃成年人,当地人忍无可忍,可这个时候,老天爷明察秋毫,天上下了雷霆万钧,把那个妖怪给劈了,本地人趁机群起而攻之,就把妖怪封在了水底庙之中。

而那些葬罐,都是活人祭,用人命来保证这个水底庙万年永固,妖怪永远出不来,加上……

我瞬间精神了起来,上面画着青龙白虎,朱雀玄武。

程星河立刻精神了起来,低声说道:“四相局!”

四相局一出,妖怪被镇住,除非四相局被破,否则妖怪永远出不来。

这么说来……这是城北王说的“景朝”年间发生的事情。

现在,九鬼压棺破了,所以各地风水变动,而杜蘅芷也说,九鬼压棺地跟四相局有关。

是怎么个有关法呢?其实我早就猜到了,但是一直没敢细想,九鬼压棺地的潇湘,是四相局其中之一?

所以,潇湘被我带出来,各地风水开始不稳,加上黄河泄洪,这个号称万年永固的水底庙,就被冲开,那个妖怪,重见天日,出来报复了!

我刚想到了这里,忽然程星河和兰如月同时拉住了我:“小心!”

与此同时,我听见了一阵“嗤嗤”的声音,像是有什么东西扑过来了。

偏偏他们两个一个把我往南拉,一个把我往北拉,我反倒是一步没能动,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久违的潇湘的声音:“举起右手给它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