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18章 地毯脚印

哦?

这房间都是差不多的,应该有窗户可以往外看海景,我一皱眉头:“不会是……”

眼睁睁进门,开门不见,那只可能是从窗户上跳下去了。

那小子似乎就怕我说出这句话来,一下急了眼,立马说道:“那不可能,我们青春正好,未来可期,蜜蜜怎么可能会想不开!你不要胡说!”

这你就太冤枉我了,我还没说呢!

这会儿,好几个小伙子都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,我记得,全是之前在甲板上,众星捧月围着那个蜜蜜的人:“李哥,蜜蜜怎么了?”

“还没找到?”

那戴眼镜的小伙子白皙的肤色都涨红了,眼泪直在镜片后面打转:“怎么会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遇事儿解决事儿,说半天“怎么会”有屁用。

人生的问题,只有自己能解答。

他后面那扇门是开着我,我也就伸头看了一眼——房间不大,衣帽间卫生间的门也全是开着的,一眼望到底,确实是见不到那个小姑娘的踪迹。

剩下的几个小伙子都把那个蜜蜜当成女神,七嘴八舌就问眼镜男:“那蜜蜜消失之前,总得有点征兆吧?她说什么没有?”

那眼镜男一看就是个怂货,跟玛丽苏剧男主角一样,抱着头就给蹲下了:“不知道,我不知道啊……蜜蜜,蜜蜜不会真的出事的,不会的……”

不是,你遇事儿一缩,穿山甲转世吗?

我忍不住说道:“那别的呢?有没有别的可疑之处?哪方面都行,只要不合常理。”

穿山甲的手一松,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说起来——白毛!”

白毛?

其他人都没听明白,以为穿山甲吓疯了,我心里却猛地一紧——什么意思,跟花臂说的一样!

于是我立马问道:“脖子上?”

穿山甲猛地抬起头,一把抓住了我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原来,那个橙色救生艇下水之后,他们一看没热闹可看,也直接吃饭去了,那个蜜蜜出去补了个妆,回来继续吃的时候,不由自主,就老往脖子上抓。

穿山甲是个老舔狗了,一看女神挠脖子,立马上去献殷勤,回头一看女神的脖子,就愣住了——女神的后颈,不知道什么时候,长出了两根白毛,有半寸长,支棱棱的!

作为老舔狗,女神身上有这种事儿,他不可能不知道啊!

可他也没敢吱声——万一女神不喜欢人家提这种尴尬的话题,生气了怎么办?

他小心翼翼一问,女神就告诉他,刚才上卫生间的时候,就开始觉得后颈不舒服,可能太潮湿长了湿疹,或者是吃海鲜过了敏。

但是敏锐如穿山甲,也觉出来了,女神表情异常,就追问了几句,女神这才告诉他——说是上卫生间的时候,老觉得身后跟着个什么东西,回头一看,又什么都没有,后来脖子忽然滋溜就凉了一下。

就好像,被什么东西舔了一口似得。

这把她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身后还是什么都没有。

这么说着女神也是越来越疑心,觉得自己后脖颈子碰上什么脏东西了,别感染了,就要起身回来换一件衣服洗个澡,穿山甲当然就把女神送回来了——老老实实在外面等着女神。

谁料想,女神这一进去,就不出来了,实在大大超过了洗澡换衣服需要的时间,正疑心呢,就听见里面声音不对,像是什么东西倒了,唯恐女神出点啥事儿,立马就敲门。

可敲门里面也没人应声,这把他急的,一推门正好发现女神没锁上,这一进去,女神就不见了。

“都怪我,都怪我——要是我早点成为她男朋友,能陪着她一起进去,她就不会出事儿了……”

穿山甲大哭了起来,如丧考妣。

其他小伙子也都急了,一个个热锅蚂蚁一样,有腿脚快的,又把工作人员给喊来了。

我趁着乱,也往里看,忽然就发现了,这个客房的地毯上不对劲儿。

有两排湿脚印子。

我回头就问穿山甲:“你们那位蜜蜜,不爱穿拖鞋?”

穿山甲抬起头,泪眼婆娑的说道:“那怎么会,蜜蜜最爱干净,有洁癖,都不碰酒店里的一次性拖鞋,全是自己带……”

我视线落在了地毯上:“蜜蜜多大的脚?”

“37。”

那湿脚印子,不像是37的。

果然,有一个湿淋淋的东西上来了。

这会儿工作人员来了,我立马问道:“那个被他们扔下去的救生艇呢?”

工作人员当然觉得我这话问的莫名其妙,但还是训练有素的回答:“您怎么知道?自己回来了……”

顺着海浪给飘回来了,被重新拿回到了船上——捞起来之后,是空的。

“还真上来了。”

冷不丁有人在我耳边吐出这么句话,把我说的一个激灵——又是程狗。

别说,这货吃了九灵丸之后能力长进的十分厉害,我脑子里想事儿的时候,他悄咪咪靠近,我都没发觉。

上来的是——海菩萨?

照着miss马的说法,海菩萨跟个绿林好汉一样,是雁过拔毛,谁路过就要打劫谁。

不给它,它就把你全部都吞掉。

我以前还吹牛逼说自己是商店街李柯南,要不说话不能乱说呢,真他妈的一语成谶——走到哪儿,哪儿就有死人。

“不过,这事儿未必需要咱们操心。”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我一下,示意我往后看。

我一看,只见花臂大汉不知道什么也来了,正默默的站在人群后,也盯着那地上的水渍。

水渍从室内地毯上蔓延出来,奔着走廊右侧过去了。

花臂大汉跟着那水渍的痕迹就过去了。

这一次,他没带着那个心肝宝贝儿一样的媳妇。

而且他手上,多了一个白天没看见过的东西。

是一个黑色的手套,不知道什么材质,但是我看得出来,这不是用来保暖的,手套上一股子锋锐的煞气,内里藏着锋刃呢。

程星河盯着手套,抱起胳膊:“难怪敢在身上纹神荼郁垒呢,我就知道,不是一般人——这是个打虎客。”

我一愣,这里的东西,能把打虎客给引来?

果然不是什么善茬。

而打虎客,也是我们行当之内的一个职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