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22章

程星河是我肚子里蛔虫托生的,我一张嘴他就能看到我心里去,一瞅我这表情,立马把我拽回来了,还咳嗽了一声:“有个人答应家里老头儿了,这一趟不为积攒功德,也不为拔刀相助,就为了放松大脑享受生活,绝不引火烧身自寻烦恼。”

也是,每一次受到前辈的警告,总会遇上幺蛾子,程星河老说这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。

可有些事儿,它不是拱到了你鼻子跟前嘛,我天生不是冷血人,自己要是能帮,就硬不下那个心肠拒绝。

那个少妇一听,更着急了:“我求求你了,我知道,你们几位都是有真本事的——我丈夫说了,他要是回不来,就让我找你们,你们一定会替他保护我的……可是,我不求谁保护,只求我丈夫能平安回来!”

说着,一激动,又是一阵剧烈咳嗽,她是抬手挡住了嘴,可指缝里面,全是血。

这个少妇,脸上的黑气,逐渐从夫妻宫蔓延到了整张脸上,摆明了,这次她丈夫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她这条命也得搭进去。

白藿香立马赶了上去,给她切脉,一下就皱起了眉头:“阴邪入体极深,你前一阵,接触过其他东西?”

少妇一愣,显然是让白藿香说中了,但她闭口不谈这件事儿,只跪在我面前,就求我救她丈夫。

这少妇岁数比我大,又是素昧平生的,我哪儿受得起这个,赶紧就把她给扶起来了:“有话好好说。”

少妇平时应该是个很娴静素雅的人,这一闹,引得周围的人全看了过来,她也毫不在乎,撒泼打滚,就是不起:“你不答应,我就一直跪着!”

一头是老头儿的叮嘱,一头儿是“见死不救”的良心难安,我也知道犹豫只能浪费时间,刚想下决定,忽然“当”的一声巨响,整个船跟地震一样,剧烈的摇晃了起来,头顶上的灯倏然就全灭了,周遭先是一片安静,接着就有女人开始此起彼伏的尖叫,还有胆小的嚷了起来:“船沉啦!船沉啦!”

大家都看过泰坦尼克号,哪儿有不慌的,但是没过多长时间,灯又重新亮了起来,广播的声音也响了起来,说刚才是小小的故障,已经排除了,让大家只管放心。

原来是虚惊一场,这还没松口气呢,眼角余光就看到老服务员表情不好了。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:“怎么了?”

老服务员吸了口气:“不对,船肯定出问题了——咱们跟当年三太子的船一样,水鬼打墙了……”

酒保脸都白了:“老叔叔,您可别提这码事儿了,这都什么年代了,领航技术跟卫星都接轨,怎么可能鬼打墙,要是让上头知道您造谣,那……”

“他没造谣。”一直一言不发喝葡萄苏打水的苏寻忽然说道:“打刚才,咱们的船,就一直原地打转,肯定是被困在这片水域里面了。”

这一下,程星河也皱起了眉头,果然,他眼尖,也看见了,附近的工作人员都慌慌张张往一个方向跑,显然是有什么紧急会议之类的。

酒保脸色越来越难看了,往后边一打听,果然,不长时间就面无人色的回来了,死死盯着我们:“你们——怎么知道的?”

果然,船上其实一切仪器都是正常的,但是经过这片水域的时间,就是超过了预期,工作人员一检查,才发现游轮真的被困在这里了,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好像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的掌心一样。

程星河皱了眉头看着我:“这么大的船,也能水鬼遮眼……”

这下意义就不一样了——我们也是这个船上的乘客,覆巢之下无完卵,真要是出事儿了,我们不也得跟着报销吗?这就不是闲事儿了,这就自救。

真应了黑道常说的那句“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”,这是利益相关啊。

那个东西,胃口还挺大!

大家脸色都不好看,唯独少妇高兴了起来,一把抓住了我:“这下,是不是能去救我丈夫了?你放心,我丈夫这些年来,也积攒了一些养老的钱,只要能让他平安无事,我全给你们!”

说着,拿出了一排银行卡。

我摆了摆手说不用着急,先查清楚了那到底是什么再说。

一听我发了话,老服务员也激动了:“我也没白活这么大岁数,看人还有几分准,一看小哥你就是有真本事的,你真能出手相救,那我替玛利亚号谢谢你……”

说着也要跪下道谢,事儿我还没办成,当然更受不起了,赶紧又把他拉了起来。

程星河瞥了我一眼:“七星,有了理由,你是不是有点高兴?”

“放屁。”

其实,他这话也不纯粹是放屁,打刚才老服务员讲了三太子的故事时,我就开始留意了——那东西忌讳龟甲和水神庙的玉牌,那摆明了是认水神庙的东西。

既然认水神庙——它是不是,也知道跟潇湘和河洛有关的事儿?甚至,有那一高一矮两个人的“那位”的线索?

找到了“那位”,那四相局的事儿,恐怕就能真相大白了。

说白了,我这次来旅游,其实并不单纯是来兑奖,也是因为,蜜陀岛是在东海上,想沿途打探打探这边水神庙的消息,毕竟找东海线索,不光是夏明远一个人的事儿,我不能全指望人家。

更别说,我心里其实一直惦记着潇湘的“水神信物”。

之前在北临城大蝎子那,是得到了一个小环,上面篆刻着一个古体的“水”字,大蝎子就是靠着那个神器变成九丹灵物的,我一度以为,那就是潇湘的“水神信物”。

可是得到了那个小环之后,潇湘虽然恢复了许多,可也并没有跟我想象之中一样,恢复成了平时的样子,可见大皮帽子说的“水神信物”,另在其他地方。

这次,能不能,把真正的“水神信物”下落,打听出来?

我想她能尽快平安回来。

于是我转脸就看向了苏寻:“咱们兵分两路。”

苏寻立刻点了点头。

处理鬼打墙,是苏寻的老本行。

我则看向了少妇:“你跟我说说,丈夫是在哪儿出事儿的?”

我记得,花臂大汉是顺着湿脚印子消失的。

少妇立刻说道:“他去了最下面那一排船舱!这一去,就一直都没回来。”

老服务员一听详细位置,皱了眉头。

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老服务员连忙摇摇头:“那地方是专门存放杂物的,平时乱七八糟,没什么人去……”

酒保插了一句嘴:“还听说那地方闹鬼,大雷说有人进去拿东西,就碰上了不干净的,烧了好几天!”

大雷,是上次的受害者。

那就上那看看去。

老服务员生怕我后悔似得,赶紧就给我带路。

沿路遇上了一些工作人员,果然一个个慌慌张张的,我们几个乱走,他们都没心情管。

到了那地方,果然一片杂乱,而且面积不小,我一抬眼,就看到了里面是交错纵横的青气。

而且,不光是青气……我皱起了眉头,奇怪,怎么还有星星点点的神气?

这里面的东西,到底什么来头儿?

我立马奔着那些气就过去了,闻到了一股子水腥气。

而这股子水腥气——我心里一提,跟在江长寿那见到的一高一矮两个男人身上的,一模一样!

不会这么巧,是他们俩在作怪吧?

可——他们分明是带神气的,怎么会在这里害人?

我对这里的东西是越来越好奇了,奔着里头就走了过去。

老服务员想把灯给我开开,谁知道线路出了问题,抠了半天也没弄亮,少妇想跟进来,我连忙拦住了,让白藿香,老服务员和少妇在门口等着,我和程星河进去。

刚一进去,我就踢在了一个什么东西上边,拉住了程星河让他也小心点,这地方挺他娘难走,程星河答应了一声,叹了口气:“好走的道儿,也轮不到咱们。”

我拿出了新手机就在里面照亮,两边全是架子,搁着一些工具什么的,不知道多长时间没人用过了,好些地方都锈迹斑斑的。

再往前一走,忽然又觉出,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。

低头一瞅——卧槽,竟然是个老鼠。

灰百仓的子孙啊!

这地方有死老鼠也没什么奇怪的,可是手机光往下一照,我就皱起了眉头。

一只死老鼠是不怪,可是——这地方,边边角角,竟然全是死老鼠!

程星河也皱起了眉头:“这老鼠吃了药了?”

不对,手机光下,能看出来——这些老鼠,肚子干瘪,倒像是饿死的。

奇怪了——这么大的地方,老鼠不出去找吃的,把自己饿死在这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