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23行 海腥之气

我踢了那老鼠几脚,老鼠咕噜噜滚出去了挺远,肚皮一翻,四个爪子露在了上头,我看清楚了,顿时一愣。

程星河也看清楚了:“卧槽?”

只见那个老鼠的四个爪子,竟然血肉模糊,磨损的极为厉害。

像是——拼尽全力的逃窜,才磨出来的。

这就说明——这些老鼠不是不想走,是被困在了这里,出不去了!

应该是困住之后出不去,又受到了惊吓,才拼命乱撞,最后又累又饿,活活耗死。

可大门就在后头,再说了,老鼠这种东西,最擅长打洞,轻易怎么困得住?

程星河也皱起眉头四处看了看:“也没见网子什么的啊……”

八成,也跟那个“水怪”有关系。

这地方挺大,极为潮湿,阴冷阴冷的,进来走了一阵子,我们都觉得身上有了湿气,衬衫直往身上贴,呼吸都开始不畅快了,也还是没走到头儿,四面八方静悄悄的,走的人瘆得慌。

找了一圈,也没什么发现,手机光只照出来了几个罐子,其中一个最显眼的,是“立邦漆,刷新你生活”的漆罐子,公孙统还穿过这个款式的文化衫,这罐子漆料已经被用过了,用的人不讲究,边缘全是干涸的柠檬黄。

程星河一边把衣服往后扇着兜风,试图清爽一点,一边低声说道:“七星,那花臂是不是已经喝上孟婆汤了?”

那谁知道,我也把发潮的头发往后抓,反正看着少妇的面相,那大兄弟现在正在倒霉。

而且,也不知道是多心了,还是怎么着,我老是觉得这个地方有一股子淡淡的血腥气。

若有似无的,等味道清楚一些,举起手机四面一照,又没看到什么东西。

难道是老鼠的味道?

可味道浓郁一些的地方,又没有什么老鼠。

走着走着程星河拉了我一把:“不行,我刚才喝的有点多,得找个地方松快松快……”

就说酒是人家的的,肚子是你自己的。

他虽然大大咧咧,也不至于随地大小便,回头就想从门口出去,可这么一回头,他一下就愣住了:“这也怪了——他们几个关门干什么?”

我回头,也才觉出来,我们来的时候还开着的大门不知什么时候关上了,四下里黑漆漆一片。

这可邪了门了,我照着来路往回返,结果走了一段时间,这才觉出来——不对啊!

我们来的时候,还没走这么长呢!来的时候如果有一百步,那走的时候,竟然有了一百二十步左右,还没走到头!

我立马用手机扫了一下周围的架子,心里就明白了。

架子上,还是一罐子“立邦漆,刷新我生活”,而罐子口边缘,还是参差不齐的柠檬黄。

得咧,总算是知道那些老鼠怎么死的了——现如今,不光玛利亚号大船,连我们,也困住了。

这地方是有点邪——好像一个黑洞,进去就出不来了。

程星河的酒全醒了,舌头也开始打结:“能困住你的……”

是啊,能困住我的,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。

那个“水怪”,会不会真跟水神宫有关系?

程星河立刻皱起了眉头四下里看,尿尿的事儿都给忘了,可眼前就跟鬼打墙一样,转几圈一照,身边还是那半罐立邦漆。

这么下去,手机电可耗不住多长时间——再说了,我们出不去,那水怪出去了,船上的人,乃至整个船,就全要遭殃了。

程星河跟哑巴兰在一起呆的时间长了,也不自觉传染了点急躁劲儿,想把货架子给掀翻了,我拦住了他,说你有劲儿,也得找对地方使不是。

程星河皱起眉头:“你怎么不慌?有主意了是不是?”

“你不是带着狗血红线了吗?”我冲他抬抬下巴:“拴在这,咱们看看,在哪儿出的岔子。”

程星河点头,把狗血红线拴在了立邦漆底下,我选了个方向继续走,走出去一段时间之后,狗血红绳已经完全被拉直了。

程星河皱起眉头:“咱们又回来了……”

但是一抬头,我们俩全看清楚了。

狗血红绳是拉直了——但是,如果我们原地转圈,狗血红绳肯定跟线轴一样,是缠绕了好几遭,回到了立邦漆下面。

可现在,狗血红绳还是直直一根线。

程星河一下愣住了:“这是说明——这地方,有好几瓶一模一样的立邦漆?”

世上就没有一模一样的东西。

而且,那个立邦漆的边缘,哪怕连灰尘的痕迹,我都记得一清二楚,伪造是没法伪造的,分明就是同一瓶——谁又会吃撑了伪造这么多一模一样的摆设,搞艺术吗?

这就像是,一张画旁边,复制粘贴了很多副一模一样的画,我们看参照物回来了,当然觉得自己是困在了原处——其实,我们也还是在一直往前走,只是,被困在那数不清的画里了。

这跟鬼打墙不一样,这是幻象。

程星河一下就明白过来了:“难不成,是……”

我猜出来是什么灵物了。

于是我立马把手机塞给了他,把燧仙石给取出来了。

诛邪手运上了气劲儿,“哄”的一声,燧仙石立刻爆发出了一阵子特别温暖干燥的灵气。

这灵气跟烘干机一样,对我们这一身潮乎乎来说,是再舒服不过了,而随着这灵气一冲,眼前那个放着立邦漆的货架子,瞬间就跟蒸发了一样,消失了。

没错,跟我猜的一样。

眼前的幻象一被蒸腾干,我们立马看见,离着手机光能照到的最远距离附近,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。

人!

我们立马跑了过去,到了一看,果然没错——正是那个花臂。

不过,还没到花臂的面前,我们就闻到了一股子扑鼻子的血腥气。

原来那个味道是从这里传过来的——我们之前闻到了血腥气,应该就是从花臂身边给走了过去,可是,却在幻象的阻隔之下,根本没看到花臂。

再把光照到了花臂的脸上,我一下就愣住了。

花臂之前描龙画虎,肌肉喷张的胳膊,跟杨过一样,生生断了一只,露出了白生生的骨头碴子!

右臂——打虎客最引以为傲的,戴着穿喉刺的那个手,没了!

程星河当时就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又他妈的是块铁板……”

不是铁板,也轮不到咱们来踢。

我立马蹲下来,就看清楚,花臂——现在只能叫独臂——脸色因为失血过多异常苍白,三盏命灯比豆子还小,眼瞅着要不行了。

得赶紧把他弄白藿香那去!

这么一把他扶起来,我就观察到,他右臂的断口,竟然是特别平整的。

像是被什么异常锋锐的东西,生生削断的,连骨头碴子,都整整齐齐,可见那东西能耐有多大。

把花臂扛在了肩膀上,刚想往外走,忽然面前又是一股子潮气扑面而来,而穿行在了雾气之中一样,眼前的景色再一次出现了变化——我们好不容易辨别清楚的去路,又成了黑漆漆的一团子。

这地方的灵物——不想让我们走。

我把花臂推在了程星河身上,抬手要把七星龙泉给抽出来,而这一瞬间,立马就觉出来,一个人影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,对着我就扑。

第一反应是来得好,但是我马上就觉出来了——扑过来的,是个人,不是灵物!

这一下吃惊不小,可那个人一张惨白的脸大声叫喊道:“你右边!”

这个声音是——穿山甲?

卧槽,他怎么也跑到了这里来了?

而他话音刚落,我本能的也从观云听雷法上辨别出来了,右边,是有一个东西,以极快的速度,对着我冲了过来。

我闻到了一股子极其浓烈的海腥气。

好快……我立马把穿山甲和程星河还有花臂一起往后扑,一道破风声猛地响起,“哗啦”一声,我们刚才站的位置边上,本来有一排铁架子,可半个铁架子跟拾荒者脚下的易拉罐一样,瞬间就成了一个薄薄的铁片。

花臂的胳膊——就是被这个东西削断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