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25章 水下之城

海市蜃楼大家都知道,是一种由云雾组成的幻象,为什么叫这个名字,就因为传说之中,能制造出海市蜃楼的,就是“蜃龙”。

这种龙名头挺大,见过它真身的却很少。

关于这种东西,向来也是褒贬不一,有说它帮助百姓行云布雨缓解旱灾的,也有说它故意把人引入迷途吃掉的,没想到,这次的“水怪”,竟然是这种东西。

这东西有神气,按理说是曾经配享香火的,怎么现在放下身段,跑这里害人来了?

程星河也皱起了眉头:“神不像是神,灵不像是灵,是个什么路数?”

我摇摇头:“没见过,看看再说。”

说话间,已经走到了门口,老服务员他们正着急呢,一看我们扶出来了这俩人,更是大吃一惊,少妇就更别提了,一看见花臂成了独臂,身子一歪就差点没躺下,白藿香一看我们一人一身血,也皱起了眉头,仔细一打量只有花臂受伤了,立刻给花臂处理伤口。

有白藿香在,我眼看着花臂三盏豆子大的命灯,缓缓就亮了起来,估摸着是没啥事儿了,也跟着松了口气。

老服务员则连忙拉住了我:“大师啊,那……水怪抓住了没有?”

我刚想要摇头,忽然脚底下一动,跟地震一样,接着,眼前开始剧烈的摇晃了起来,心里就知道不好,这船要出事儿!

果然,船里立刻响起了一阵警报声,通知的声音也慌慌张张的,让大家赶紧去一个地方集合,说是情况危急,希望大家保持冷静,有序撤离。

哟,那个东西是恼羞成怒还是怎么着,要把船给掀翻了?

老服务员一下就傻了,眼瞅着要哭出来了:“玛利亚号……完了,这下全完了……”

穿山甲也猛地站了起来:“我不能走,我还没找到蜜蜜呢……”

程星河也瞪了他一眼:“你们家蜜蜜不是自己约的人家吗?说什么要杀就来杀我,现在叶公好龙也晚了,保不齐已经被消化了,明天就回归大自然了,我劝你,世上女神万万千,何苦紧着一个忝。”

“谁也比不上蜜蜜!”穿山甲义正辞严:“而且,她还不是我的……”

蜜蜜肯定不是什么善茬,这洗脑能力跟高亚聪有一拼。

我也没时间多想了——水底下真的要是有东西要掀船,总不能瞪眼一起死,说起来,苏寻呢?

我立马奔着甲板跑了过去。

程星河要追我,我大声说让他照顾好了白藿香和大花臂,就自己先跑了上去。

这要是那个蜃掀起来的风浪,怎么也得拿麒麟玄武令把它给压住。

一出来,我就听到了舷窗外面噼里啪啦一阵声音——下雨了,下的还是大暴雨,这声音跟铁锅炒豆子一样,船这么一起伏,跟过山车一样,好些人跑着跑着就躺下了,你哭我叫,跟灾难电影一样。

这其中,还看见了几张熟面孔——之前那些戴着小红帽,前来求“仙宫海市”的神仙保佑的老年旅行团。

一个高个子瘦仃仃的老人站不稳当,被人一冲,竹竿似得身躯直接趴在了地板上,鼻子口撞了一脸的血,挣扎着还想起来,可后面的人争先恐后的往前赶,唯恐自己来晚了没有救生船坐,好几双脚踩着老人就往前跑。

那老人才抬起来的头被压下去,手一松,掉出来了一个手机——手机屏幕,是他跟一个小孩儿的合影。

我想起来了——之前是听过一句蹭,他这趟来,是为了给白血病的孙子求仙的。

我心里猛地一疼,立马逆着人群跑过去,挡在了老人身边。

这会儿,船身又是剧烈的一晃,大群人冲着右侧倒了过去,一个妇女唯恐人撞到了她的小女儿,一把抱住了小女儿,自己的头却重重撞在了墙上,脑袋一歪没动静了。

那个小女孩儿害怕,嗷一嗓子就哭出来了:“妈妈……”

我架着老人,又护住了那个妇女,心里焦躁了起来:“都别挤了!挤也没用!”

可这些人已经被恐惧冲昏了头脑,什么都看不到,什么都听不到了,汹涌的继续往前赶,生怕落后了一步。

能坐的起这个船的,平时都是一些高素质人群,可现在,为难当头,谁还讲究什么礼仪谦让,只剩下争先恐后,弱肉强食了。

而这个时候,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我的手,是那个脑袋被撞破的妇女:“先生,你,你是好人,我求求你,你救救我女儿,她才九岁——你不用管我,只要带上我女儿就行了……”

小女孩儿根本不知道眼下什么情况,吓的抱着她妈就哭。

我眼睛猛然就酸了——当妈的,好像都是这样,为了孩子,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。

我妈她,会对我这样吗?

但这个念头也只是一瞬,现如今,要救人命,唯一的法子,就是找到那个兴风作浪的东西,用麒麟玄武令把它镇住,否则,这么多条命,全得搭进去。

这个时候,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,你找的怎么样了?”

穿山甲。

穿山甲之前纹丝不乱的背头已经跟犀利哥一眼,眼镜子也挤歪了。

我立马说道:“你来得正好,把这个老大爷和这对母女照看好了,去跟我那俩朋友会合,我得去找那个东西了。”

穿山甲一把拉住我:“可我……”

我答道:“你放心吧,我不会让大家死的。”

穿山甲一下怔住了,手一松,我趁着这个功夫就逆着人群跑出去了。

船越来越颠簸——比十块钱五分钟的“海盗船”可刺激多了,跑起来也困难,费了挺大的劲儿,好不容易到了甲板上,我就看见苏寻正抓着栏杆往下看呢,人淋的跟个落汤鸡一样。

我跑过去,海风几乎把我的脸吹成了豌豆射手,我立马问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苏寻一把将脸上的海水给抹了下去:“底下有东西。”

我也看出来了——那个位置上,有一个浅浅的白影子,上下起伏。

这个风暴,就是那个东西掀出来的。

这种情况,应该跟龙卷风一样,叫其他船来救援也不容易——反而会把其他船带入到了危险之中,而这个大船要是沉了,坐救生艇也不见得能有出路。

那个东西要打劫,留不下想要的,它就不肯撒手。

一个原本好好吃香火的神灵,成了个土匪。

现如今,还怎么找它想要的东西——再说了,长出白毛的,那也都是人命。

苏寻指着这一片海域说道:“这底下,确实有个很大的阵。”

我立马问道:“那个蜃龙弄出来的?”

苏寻一愣,却摇摇头:“像是个困灵阵。”

困灵?

这是什么情况?

苏寻已经把潜水的东西弄过来了:“咱们下去看看。”

我点了点头,穿戴好了,也跟着一起跳下去了。

眼前一股子白泡泡升腾而起,眼前清楚了,我就愣住了。

这一片水域之下,竟然有许多白色的建筑物。

水下的——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