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029章 一剑剔鳞

更别说那个蜃龙了,它也抬起头,一双绿眼盯着我,简直难以置信。

我也不管它们,一只手用七星龙泉撑住了黑蟠的嘴,一边低头看向了苏寻,这一低头就皱起了眉头。

苏寻脸色不对啊,而且,闭着眼睛。

怎么回事?

我一瞅苏寻的潜水设备,心猛地就提了起来。

卧槽,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的氧气管子断了!

那氧气瓶子没法用,人肯定是要缺氧的!

而眼下,苏寻忍了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了,三盏命灯已经暗下去了!

我立马运足了行气,抬起诛邪手,对着缠绕在苏寻身边的水一把抓了下去。

瞬间,那股子水支离破碎,化成了残碎的气泡。

蜃龙一双眼睛盯着我的手,更是一惊。

我接着就自己的氧气瓶子摘了下来,吸一口足的,把管子接在了苏寻身上。

这下就有点难办了——有氧气的话,怎么都好说,可没了氧气,我非得速战速决不可,不然时间长了,我也得耗死。

更别说,运行行气,最重要的就是空气,皇甫球的行气又极为暴躁,还没完全驯服,要是一股子气运行的不到位,反而会损伤了自己的经络,轻了是岔气,重了就是内伤——也就是所谓的走火入魔。

而那些黑蟠一看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,都不太拿我当回事——对他们来说,我可能跟个耗子差不多。

尤其被我用七星龙泉撑住嘴的蟠龙,这会儿回过神来,不由的大怒,觉得自己属实丢人,想找补回来,一上一下两片嘴猛地一沉,想着把七星龙泉给碾碎。

可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七星龙泉萃过无极尸的血,哪儿会碎?

这一下,我就觉出撑住了黑蟠嘴的手一阵暖——黑蟠非但没把七星龙泉碾碎,自己用力过猛,上下颚反而被七星龙泉给贯穿了,淌了一嘴的血!

其他黑蟠一见这个情景,更是一愣——在它们眼里,我一只手就能伤一个黑蟠,简直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!

那个被我撑住嘴的黑蟠吃了痛,更是着恼,一只三爪足扬了起来,就想把我给压在下面。

可我一把兜住苏寻,身子借了水势往上一翻,稳稳当当就跟苏寻一起骑在了黑蟠的脑袋上,把它整个反扭了过去!

这一下,水猛地一震,那些黑蟠的注意力,全被我给吸引过来了,不由又惊又怒——黑蟠的头,对他们来说是个禁地,谁要是碰了,就是大不敬。

于是,那些巨大的脑袋,争先恐后对着我就咬了过来。

我却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了麒麟玄武令,直接举在了头顶上。

这一下,所有的黑蟠全都愣住了。

接着,跟条件反射一样,全趴了下来。

而那个蜃龙更是看傻了眼——它似乎也不知道,麒麟玄武令是怎么在我们身上互相换来换去的。

听话就好,我本来是打算跟蜃龙打探一下,有没有大皮帽子和安宁,还有江辰司马长老的线索,可是眼睛往氧气瓶上一瞟,就暗暗着了急。

再耽误下去,我们俩的氧气,就不够撑到回船了。

于是我把七星龙泉归鞘,一只手举着麒麟玄武令,一只手兜着苏寻,就想往回游——大不了,一会儿再下来一次。

可没想到,我刚往上游没多长时间,对面的海姑子忽然手舞足蹈了起来。

什么意思,它是觉得我这个灾星走了挺高兴,要庆祝庆祝?

可是——不对啊,它手往脖子上抹是什么意思?死?

难道是“你走了我死给你看”?

我跟它也不熟,不至于这么热情吧?

还没等我想明白,忽然我就觉出来,整个水底,猛地就震动了起来。

耳朵里,一阵剧痛!

像是——外头有什么东西,大吼了一声!

卧槽,外头还有东西?

没等我弄明白,那些被麒麟玄武令镇住的黑蟠,冷不丁就把头给抬起来了。

不光黑蟠,那个蜃龙,表情也微微一变。

接着,那些黑蟠像是下定了决心,忽然对着我就扑了过来。

怎么个意思,它们连麒麟玄武令也不怕了?

我这才明白了海姑子的意思——“一出去,你就等着玩儿完吧!”

那个吼声,看来,是一个对黑蟠来说,比麒麟玄武令更可怕的东西发出来的。

我尽量克制住自己,不让自己发慌。

那个被撑住了嘴的黑蟠,第一个撞了过来,我运上了气劲儿。

张翼风雨又见日,轸角夜雨日还晴!

裹挟了李茂昌他们身上的行气,压在了诛邪手上,我一把抓住了那个黑蟠的下颚,直接把那庞大的身躯掀翻,这一瞬,那个黑蟠宛如一个巨大的鞭子,对着其他的黑蟠就横扫了过去!

这一下,水波四起,附近的黑蟠全被撞的退了好几步——几个孱弱一些的,甚至失去了平衡,重重的撞在了宫殿的墙上,轰的一声,精美的石墙就坍了一半。

对付这些东西,你必须得镇住它们——自然界的法则,就是弱肉强食。

果然,那些黑蟠看着我的眼神,惧意更甚了。

可对它们来说,我还是没有那个吼声来的可怕,仍然死死盯着我。

我也冷冷的跟它们对视了过去,可后心忍不住就出了冷汗。

只要我露出了一丝一毫的恐惧,或者虚弱,那我就苏寻,就他妈的全完了。

而且,刚才那一下出手,虽然看上去凌厉,可对我一个没多少氧气的人来说,已经耗费了好几成的战斗力,眼前猛然就发了花。

外头的,是什么东西?

而那些黑蟠自然是不死心的,对看了我一眼,再一次对着我就冲了上来。

说起来——我想起了厌胜册上的一句话。

龙皆有逆鳞,触之则死。

那地方为什么不能碰?因为,那往往就是龙的要害所在。

包括潇湘,都是一样,更别说这些黑蟠了。

只要能把那些逆鳞给搞定了,这些黑蟠也就不能把我给怎么样了。

这么想着,我抽出了七星龙泉。

什么位置呢……我立刻运转了行气,上了眼睛。

那些黑蟠——行气最弱的地方!

利用了观云听雷法——那些位置,感觉出来了。

十七步半,十三步半,七步半……

亢宿大风起沙石,氐房心尾雨风声!

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。

这一招要是不管用,我和苏寻,恐怕真就上不去了。

那些黑蟠,跟我同时出了手。

海姑子眼睛已经直了——似乎连害怕都忘了。

而蜃龙虽然浑身支离破碎,也像是觉不出痛来,只盯着我。

七星龙泉出鞘,寒芒炸起,面前的水猛地一震——像是这一方的水,也全部被我劈开了!

这里的黑蟠,有十四条。

它们巨大的身体猛地被撞开,而身上一片东西,直接从身上被剔落。

十四片逆鳞,在水中升腾而起。

七星龙泉往回一扫,全被我抓在了手里。

那些黑蟠倒了过去,还要挣扎,可反应过来自己的逆鳞已经被我硬生生剔了下去,全僵住了。

要走,就只能趁现在。

眼看着是大获全胜,我强逼着自己把行气灌到了四肢上,想踩水带着苏寻回船上。

可这一下,我的胸口,猛地一阵剧痛——像是有一柄利刃,从内到外刺了出来。

不好了——我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声,刚才本来氧气就不够,再加上用力过猛,皇甫球的气,在体内撞逆了!

我感觉得出来,自己不由自主张大了嘴,可是眼前一阵红又一阵白。

我好像……不行了。

视线飞快变得模糊,我却看见了难以置信的场景。

好像——有一个身影挣扎了起来,对着我,跪了下去。

那是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