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3章 我要蛟珠 为″__刘小充❤玉佩打赏加更

一股火顿时拱上了我的心头,你娘,听你这个意思,蛟是你们家的?

程星河也跟着生气:“你要蛟,早干什么去了,等着我们把蛟摆平你再出来,我看你是一点脸也不要了。”

蛟显然也听见了这话,剧烈的挣扎了起来,将后面的葬罐子打翻了不少,可那个玄铁钩子估计萃过天葵,这种至秽之物对有灵性的东西,是最致命的,它根本就挣扎不起来。

马元秋皱起眉头,说道:“你们摆平?我看你们是有点误会了,你们以为,这个地方为什么没有人?”

他们就是蛟刚才提过的人!蛟刚才诱捕我们的陷阱,本来是给他们设的!

我一下想起来了——阴面先生之所以为阴面先生,就是因为心狠手辣,老头儿提过,他年轻的时候,有一个阴面先生给事主看中了一个凤凰展翅地,在那个地方立坟,后代能一鸣惊人,官场得意。

偏偏那地的主人留着就是不撒手,事主问阴面先生怎么办,阴面先生让他不要着急,没过几天,那个凤凰展翅地的主人就全家失踪,谁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,阴面先生成功给事主拿到了地。

只有邻居一个小孩儿说,晚上来了五个鬼,把那一家人抬走了。

小孩的话童言无忌,也没人相信,可实际上,那个五鬼送魂的邪术——那一家人为了这块地,已经被害了。

难道这个马元秋,也心狠手辣的害了那些幸存者?

江辰微微一笑:“李先生,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。是不是?”

不对……我立刻反应过来了,世界上任何事情,都是无利不起早,难不成……这个蛟龙出海地,有比七宝龙脉更好的帝王地?

所以,江辰要把祖坟秘密的迁移到这个地方来。

可这里的村民都是眼睛,他们才把那些村民给害了!

村民以为是罐子闹的事情,所以蛟龙刚出来,就再一次背锅。

蛟龙怒吼出声:“就是这些人……这些人,害了本地的子民!”

我的心猛地一动——它被人害成这样,还跟本地人叫子民?

而且……它利用翻江尸,还想把这些人给抓住,保护那些子民?

这种以德报怨,只有神能做到!

江辰冲着我走过来,说道:“李先生,马先生一直跟我举荐,说你是个人物,见你两次,也的确符合我的要求,你要是肯跟着我……”

我他妈的凭什么跟着你?

老头儿说得对,绝对不能跟阴面先生混!

这时,马元秋已经跟一个武先生示意,那个武先生对着蛟就过来了,举起了刀,就要把蛟的心给剖开……那肯定是蛟珠的位置。

可那个人的手腕顿时被架住了——兰如月。

那几个武先生皱了眉头,就要把兰如月拉开,可兰如月一手反扭住一个武先生的胳膊,另一手利落的踢开迎面扑来的一个,还有一个从左边包抄,她一脚蹬在了一个武先生的后背上,轻盈反扭,只听一阵骨骼脆响,她已经把那个武先生倒着掀翻。

一个女人,竟然有这种身手,好几个大汉,就这么简单的被她摆平了!

程星河直眼了:“真……真猛士也!”

难怪她敢上太极堂偷东西,真是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!

兰如月大气都没喘,只冷冷的望着马元秋。

马元秋看着兰如月,忽然笑了:“我说呢,原来是锦江府兰家人。”

兰如月一愣,显然没想到马元秋竟然认识她,而程星河也一拍大腿,喃喃的说道:“还真是……”

我一下就想明白了——这个锦江府兰家,跟程星河的柳桥程家,还有尸解仙的荆南魏家,都是守四相局的四大家族!

难怪程星河老盯着她呢!

马元秋往前走了一步:“你来的也好,我知道,你们都想从四相局的诅咒之中走出来,不如你们跟着我,咱们把四相局的主人,换一个人。”

说着,他看向了江辰。

以前四相局的主人,是那个景朝的国君,现在……

我一下明白了,马元秋想重组四相局,让四相局为江辰服务!

他认定了,江辰是真龙转世!

程星河死死的盯着他:“你到底是谁,为什么知道四相局的事情?”

马元秋笑了笑:“你跟着我们,我自然会告诉你。”

可程星河跟兰如月对看了一眼,兰如月不吭声,程星河则大声说道:“我不管你是什么来路,反正我们柳桥程家的,就算死了,也不会跟你们这种害人精同流合污!”

马元秋也不勉强:“既然如此,也没什么好说的了……蛟珠我们是要定了,麻烦你们,让一让路。”

说着,马元秋摆了摆手。

很多东西爬了进来。

这个味道……是尸油小鬼!

而且,这个煞气是前所未有的重,有二十八人油,三十五人油——甚至,还有真正的四十九人油!

这么多的尸油小鬼,我们几个菜鸡怎么可能招架得住!

我转脸就看向了程星河和兰如月:“快跑!”

马元秋微微一笑:“可惜,不容易跑。”

这话音未落,一个尸油小鬼对着程星河就扑了过来,程星河一把香灰撒出去,利落的躲开了:“卧槽,这么多?”

兰如月身手矫捷,对付三十五人油也是游刃有余,但是一道黑影掠过去,她的脸上瞬间就流出了一抹血痕。

是四十九人油……

而马元秋安然走到了那个蛟身边,亲自举起了刀子,就要落下去。

可这个时候,我的右手轻轻翻了一下。

那个玄铁的钩子,顿时就跟摆脱了地心引力一样,瞬间飞了出去。

马元秋一愣,回头就看着我,像是不相信我有这种本事。

我当然没有这个本事——这是潇湘的本事。

江辰立刻看向了马元秋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而蛟瞬间重获自由,也抬起了头。

我举起了手,淡淡的说道:“你过来。”

那蛟望着我,忽然猛地站起,对着我就扑过来了。

我虽然也听见自己说了这话,可被蛟一扑,也是吃了一惊,程星河和兰如月也愣了,以为那个蛟要攻击我,还想把我拉开,可他们自顾不暇,自己身边的尸油小鬼都没摆脱开。

那个蛟龙对着我的右手食指,一头扎了下来。

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庞然巨物,跟灯神进神灯一样,消失在了我的右手食指上,食指上的纹路颜色一亮,瞬间又变的更深了。

潇湘的声音这才从我耳边响起:“有了这个蛟,就不用躲着那个东西了。”

她的那个……仇家?

潇湘的声音愉悦了起来:“这些脏东西为难过你是不是?”

我猛地抬起了右手,重重的落了下去,那些低端一些的尸油小鬼瞬间从地上飞起,不少直接在空中暴裂,瞬间血肉横飞,弄的这里都是引人作呕的尸油气息。

程星河难以置信的盯着我,但马上冲着我大叫:“小心身后!”

我觉出来一道破风声从我身后冲了过来,那个煞气又凶又快,按说根本躲闪不开,可我一伸右手,就精准的卡在了那个东西的脖子上。

那个黑影是个丑陋极了的孩子,在我手里发出了一声鸡叫似得声音,脑袋一歪,接着就直接滚落到了地上。

我一身鸡皮疙瘩全炸了起来——这天阶才能对付的四十九人油,在潇湘手上,竟然跟杀鸡一样简单!

接着,我看向了马元秋,对马元秋笑了笑。

马元秋顿时愣住了,跟见了鬼一样,脸色变幻莫测,忽然反手,一把抓住愣住的江辰就要往外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