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040章 真正元凶

老服务员吃了一惊,连忙摆了摆手:“这话怎么说的,我怎么会知道呢……”

“就一件事儿,”我说道:“你明明知道这个地方有海菩萨,为什么还非要在这个船上工作?你们家既然曾经是船王家族,那船必定是少不了的,哪怕是喜欢这个船,谁会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?”

至于让人拿命来冒险,只因为喜欢船,就太牵强了。

肯定,还有别的理由。

老服务员吸了口气:“我……”

miss马也愣了一下:“等一下,你怎么知道我姐姐的名字?”

程星河也回过神来了:“那个跟什么三太子谈情说爱的小黄杏?”

没错。

当时我就听老服务员讲过,说小黄杏被海无常种了白毛,眼瞅着要被拉下了水去,那位三太子保护小黄杏,坚决不肯,还给小黄杏戴上了一个金镯,做定礼。

而偷蜃龙东西的那个小女孩儿,也戴着金镯。

当然,那个年代的金镯,女人们多数都有,也不稀奇。

可后来那小女孩儿上岸,蜃龙化成人形追上去,跟三太子故事里,三太子追上去,见到有个绿眼人在啃噬小黄杏,完全对的上。

再加上miss马当时也在船上,说的也吻合的上,所以盗宝人的身份确定了,就是小黄杏。

不过,这个故事,是老服务员在认出了miss马之后讲的,只是他的一面之词,显然把那个小黄杏的死,全推到了“海菩萨”身上。

那其中有件事儿就奇怪了——小黄杏既然跟那位擅长领航的三太子已经定了终身,正应该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候,为什么在被海无常拉下水的时候,说自己宁愿死?

肯定有生不如死的事情。

但是,得到了珍宝,她又欺骗抛弃了蜃龙,自己重新回到了水上,说明她那件生不如死的事情,是钱可以解决的。

miss马冷不丁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难道……”

我接着看向了miss马:“既然你当时和小黄杏都在船上,那你姐姐当时,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?”

miss马皱起眉头:“我姐姐每天半夜,总会悄悄出去,说是起夜,可时间也太长了,而她一回来,总是脸上红扑扑,喜滋滋的。”

我接着问道:“那她身上,有烟味儿吗?”

miss马一愣,立刻摇摇头:“我姐姐最讨厌烟的味道,自然没有。”

那就对了。

悄悄半夜出去,那自然是有事儿瞒着人。

而回来喜滋滋——海上能有什么可喜滋滋的事儿,只能是去谈情说爱了。

当然了,跟喜欢喷云吐雾的三太子约会,也可想而知——那个年代民风拘谨,不可能跟现在一样光天化日搞对象。

可她身上没有烟味儿。

这就说明,她谈情说爱的对象,并不是明面上的三太子。

对怀春少女来说,有件事儿,确实是生不如死的——就是,没法嫁给喜欢的人。

而有了钱,这事儿就能解决了。

这就说明,当时小黄杏喜欢的人跟她差距很大,她根本够不上。

穿山甲忍不住问道:“哪怕是差距大,不成就不成,那为什么还接受三太子啊?这不是脚踏两只船吗?”

我答道:“也许,那个时候,她有了不得不找下家的理由。”

比如,未婚先孕。

那个年代,未婚先孕,脊梁骨都是要给你戳破了的。

可没法结合,怎么办?

要么冒着生命危险把孩子打掉——要么,给孩子找个其他的爹。

当时船上地位最高的,也就是三太子了,而照着miss马和蜃龙这么一说,两姐妹苦出身,也没机会认识到其他的上层人士。

那从她们的生活范围看来,就只有一个可疑人选了——东家的儿子,船王的继承人。

我看向了老服务员:“当时,她每天约会的人不是什么三太子,而是你吧?”

所有人的人全愣了一下。

不管哪个年代,男女交往,都得讲究个门当户对,更别说老服务员他们家的“船王”家族了。

老服务员一听这话,跟被雷劈了一样,僵住了。

miss马咬了咬牙:“我怎么没想到……”

老服务员吸了口气:“我……”

他是想撒谎,可他眼神已经慌了,完全是被人揭穿老底的反应——基本,就等于默认了。

这表情一出,他也知道没有抵赖的必要,只好说道:“这件事儿,对她名声不好,我也对不起她,所以——人都没来,还有什么好说的呢!哪个人年轻的时候,都得犯点错……对了!”

他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大声说道:“我之所以在这个船上,就是怀念小黄杏,想着有朝一日,能在这里打探出她的下落,她被海菩萨害了,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,这么多年,我一直没放弃啊!”

这是电视剧里很常见的深情人设。

miss马一听这话,眼神微微有了一丝感动:“真的?”

穿山甲眼圈都红了,立马说道:“真是个好题材,我一回儿好好采访采访您!”

甚至连蜃龙都皱起了眉头,显然这件事儿不好消化:“她有她的苦处?”

我摇摇头,看向了老服务员,说道:“那不见得吧?”

老服务员眼神一凝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当时小黄杏已经拿到了那个蜃龙都畏惧的东西,却还是被海菩萨拉下去了。”

这说明什么?

说明她被拉下去的时候,那东西已经不在她手上了。

那东西去哪儿了?

只能是落在另一个人手里了。

我说道:“小黄杏把珍宝,给了妹妹一部分,而最要紧的珍宝,自然是给了你了,那一对连环,现在,在你身上吧?”

老服务员浑身一颤:“不不不,你可不能瞎说,无凭无据……”

这下,更是出乎大家意料之外:“他?”

我答道:“有件事儿我一直挺纳闷的,你家道中落的原因,现在,也有了原因了。”

老服务员一咧嘴:“你可真是越说越邪乎了——我要是有那种宝贝,自然也有了大能耐,我会让家里败光了,自己从船主,变成寄人篱下?你也太看的起我了……”

“所以,现在我想明白了,就是因为这个。”我答道:“你本来有父母荫蔽,应该是能过一辈子好日子的,可你忽然家道中落,一方面是因为你有财无德,做过亏心事,还有一件,那就是,你拿了不属于活人的东西,这东西你拿不住,反而折福,财运一落千丈,到了寄人篱下的地步,也是那个东西的反伤。”

蜃龙一下明白过来了:“反伤,难不成……”

没错,活人哪儿承受得住神器的力量?

哪怕七星龙泉,都给挖它出土的包工头带来了灾祸,更别说这个干下伤天害理之事的人了。

我接着说道:“你现在把实话说出来,还来得及——那东西本来就不是你的,你的麻烦,我们也可以帮你想办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