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041章 神器伤身

老服务员咧了咧嘴:“麻烦?我没有什么麻烦……”

“家道中落,万事不顺,还不叫麻烦?”我答道:“做个富贵闲人不好吗?还有……”

我接着说道:“之前也听见那些别的工作人员说了,这是你最后一次跟着这个玛利亚号出海了,不管你想做什么,这是最后的机会了。”

老服务员往后退了一步,摇摇头:“你们说的,我都听不懂……这都是你的猜测,你有证据吗?”

程星河叹了口气:“这老头儿嘴比马口铁还硬啊,算了,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。”

说着,他摆了一个十分浮夸,能引起蜃龙这个金主注意的姿势:“这些海无常,其实是你引上船的吧?”

老服务员瞠目结舌:“不是,就算当年的事情,我有一点不想说的,你也不能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倒!我哪儿来的本事,能使唤的动它们?”

“哦?”程星河指着海无常后面说道:“那怎么好几个人,都死死瞪着你?尤其一个穿着调酒师衣服的,叫大雷是不是?大雷刚才指着你,说是你把他塞给海无常的。”

就是——那个调酒师的朋友?

对了,他的骷髅,还挂在黑蟠脑袋上呢!

老服务员一瞪眼:“你,你胡说八道!”

我也看向了老服务员:“这些年,船上丢的人,跟你有关系?”

穿山甲一愣:“这,不对啊——一开始,不是老服务员阻止大家招惹海菩萨的吗?”

老服务员一拍大腿:“就是这么回事!一开始,那些禁忌,都是我教给大家的!”

“简单啊。”程星河看了后头一眼:“你也说了,这些讲究,船上没人相信,那到时候你把人送给海无常,大家只会将信将疑,觉得世上会不会真的有水怪来吃人,可谁也不会怀疑到你头上。”

这货平时在这种事都懒得动弹,节能省电一样,什么事儿都等着我揭穿,一见了有利可图,比我可精神多了。

他脑子聪明的很,就是无利不起早。

老服务员气的一怔一怔的:“你说你看见鬼了,鬼呢?有本事,让鬼来作证!”

叫平时,死人可能直接扑上去就算账了,可现在没成,老服务员身上有东西,他们上不去。

可这个时候,蜃龙忽然说道:“要说证人——我好像能找到一个。”

啥?

我们全看向了他:“谁?”

蜃龙往底仓边上一指:“她。”

白藿香听见了,奔着他指点的地方一看,一下愣住了,苏寻过去跟着搭了把手,竟然真的从那个柜子底下拉出来了一个昏睡不醒的人。

穿山甲小心翼翼的从后面往前一看,一下直了眼:“这是……”

那是个一个身材曲线玲珑的女人,身上胡乱搭着一条浴巾,肌肤胜雪,似乎从在暗处发光。

咪咪。

“她,她怎么会,这……”

穿山甲回过神就过去把那女人抱住了,结果被白藿香一巴掌无情推开,自己蹲下,给那女人身上来了几针。

那女人这才悠悠醒转,一看自己这个情况,嗷呜一下就尖叫了起来,胡乱掩盖自己的身体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“不干什么,就想问你一句话。”程星河先过去,指着老服务员:“他对你做过什么没有?”

蜜蜜根本不想听人说话,还想尖叫,又被白藿香来了两针,这才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认识,他,他好像推了我一把……对,他把我给推下来了!”

照着蜜蜜的说法,她回去换衣服的时候,看见这个老服务员在自己房间里修浴室,说这边出了紧急问题,蜜蜜说不管什么紧急问题也不能私闯我的房间啊,就要发飙,结果老服务员就让她看窗户。

她一转脸,就被老服务员给推下去了。

接着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说也巧,那个时候,蜃龙正好也上来找那个东西,正碰上海无常抓了个女人。

海无常一见了这位贵族来了,一哄而散,女人落水。

对蜃龙来说,确实非常痛恨人类,尤其是人类女人。

所以,他不想看着那个人类女人淹死,污染了自己的水域,就随手就拉回了船上,正碰上了追过来的大花臂。

大花臂一看它抬着个人,上来就追杀,就这么着,三个人进了底仓。

miss马忍不住了:“何东流,真是小看了你,你还能跟海无常做起了买卖来了?”

“是啊,”穿山甲找到了真凶,立刻奔着老服务员嚷:“你为什么要害蜜蜜?”

白藿香和苏寻也看向了他。

老服务员终于露出了一脸的阴鹜。

我叹了口气,这老服务员执念挺大啊!

他到底图个啥呢?也只有一种原因了。

“你有求于海无常吧?”我看着老服务员:“所以,才拿活人给他们当礼物,就是托他们为你办事儿。”

老服务员还是不吭声,但是脑门上,哗啦啦往下流汗。

“办事儿?”miss好奇了起来:“办什么事儿?”

“一直流连在航线上,又用人命打点海无常,”我答道:“只有一个原因了——你要找这片水域下某种东西吧?”

老服务员干瘪的喉结滚动了一下,开始打量我:“为什么,你好像什么都知道?”

程星河叹了口气:“商店街李柯南,名不虚传。”

miss马一把抓住了我,厉声说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我看向了老服务员:“这就得问他了——当年小黄杏把那个沉水乌金盒交给他了之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

老服务员抬起头,忽然换了一个表情:“那东西,果然光能带来祸患啊……”

说着,拿出了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。

沉水乌金盒!

难怪之前没看奥神气——估摸着,神气就是被沉水乌金盒给遮盖住了。

果然,他开了盒子,从中取出了一个圆环。

那个圆环这么一出来,竟然跟一颗星辰一样,在黑暗的底仓里,浮现出了一层柔和而美丽的光芒,熠熠生辉!

谁都知道——那绝对不是人间的东西。

蜃龙眼睛一亮,立刻奔着他就冲了过去:“就是这个……可是……”

是啊,这东西本来是一对连环。

可现在,只剩下一个了。

老服务员在手上转了一圈,喃喃的说道:“既然今天是最后一个机会,那怎么也得试试!”

说着,忽然把那个环往手上一套,嘴里就是一声尖啸。

蜃龙顿时愣住:“他怎么会……”

响应他这一声尖啸的,是外面一阵震动。

好像,外面再一次起了海啸旋涡!

马上,头顶就传来了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——人们又开始恐慌了。

“啪嗒啪嗒啪嗒……”

外面又是一阵奇怪的声音,接着,数不清的东西,一头把舱门给撞开了。

一股子腐臭腥气的味道袭来,是越来越多的海无常。

不对,不光是海无常,还有海尸,水鬼,水姑娘……

各种水怪。

显然,那个环,能让他号令水族。

老服务员哆哆嗦嗦就指着我,喃喃的说道:“把他们给抓住,接着找那个东西!”

果然——他一直留在这里,是为了找丢失的另一只环。

说着,老服务员看着我,眼睛里终于有了凶光:“你多管闲事,死了,也是自找的——我不是你们能招惹的起的!”

那些东西,铺天盖地对着我们就冲了过来。

显然,那个环跟麒麟玄武令很相似,上面,有潇湘的神气。

那些东西被铁环控制,连麒麟玄武令都不知道怕了。

miss马,苏寻和程星河也立刻抵挡,但那些东西实在太多了,我又没法随意用七星龙泉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被水怪堵住的大门口,忽然就是一声大吼。

接着,随着一声巨响,大门口猛然被炸出了一个缺口,水怪的残躯跟烟花一样,炸的到处都是。

那个缺口外面,出现了一个人影。

雄壮无比,但是——只有一条胳膊。

打虎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