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042章 无情无义

真不愧是打虎客,没了一个胳膊,这么快就有力气出来了?

蜃龙对着老服务员就冲过去了,可这个时候,数不清的新来海无常挡在了那个老服务员面前,硬生生用自己的身躯,用身体给老服务员做盾牌,蜃龙一头过去,打海无常打碎了一片,四处都是黏糊糊的碎肉。

而蜃龙脾气急躁,这么一动,牵扯了之前被黑蟠咬出来的伤口,一身飙血。

老服务员的身体在海无常后面剧烈颤抖,显然,这是要鱼死网破了。

只要抓住了老服务员和他手里的环就能解决了。

可这些东西,跟山洪暴发一样,源源不断,如果没法用七星龙泉的话,凭着我们几个人,竟然难以清理。

我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果然,一转脸,打虎客虽然勉强撕扯出了一条通道,可大海这么大,数不清的水怪拼了命的往上攀爬,什么时候都不是个头。

而老服务员喃喃的说道:“只要找到另一个,就全是我的,这一片海,就全是我的……”

另一个环,到底在什么地方?

这个时候,只听黏糊糊一阵响,一大坨子东西对着白藿香就扑过去了。

那个东西浑身都是绿毛海苔,好似一块变质的海绵。

白藿香甩手一排针,可那个“海绵”似乎根本感觉不出痛感来,还是对着白藿香扑。

我立马过去把白藿香护住,转手把玄素尺抽了出来,哗啦一声,那海绵直接一分为二,可没想到,这东西竟然跟蚯蚓一样,两截子都是活的,继续往我们身上扑!

难不成——我皱起眉头,这也是玄阴胎?

当初在三清盛会上,棺材里被水百羽放了一个,就让人头秃,更别说,这么大的一个……

白藿香立马推我:“让开!”

那不行,我立马把皇甫球的行气引上来,就要用诛邪手——同时心里也犯了嘀咕,打碎这东西,并不成问题,但是,如果打碎成一千块,这东西就变成一千个小玄阴胎,就更麻烦了。

不管怎么着,反正不能丢下白藿香不管。

程星河一回头,也看见了那个玄阴胎,当时就到抽了一口凉气:“卧槽,七星,跑!”

这里熙熙攘攘,跟进了沼泽地一样,我倒是想跑,往哪儿跑?

就在我扬起了手的时候,忽然就发现,那个玄阴胎忽然不动了。

跟被冻住了一样。

奇怪,什么情况?

但马上,我就看到,那东西在我眼前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飞快的干涸了下去,就好像,一个大海绵,水分猛然被蒸干了!

这是……程星河也看愣了,回头瞅着我,一只手用狗血红绳勒断了一排海无常,一边腾出手给我竖起了大拇指:“不愧是厌胜少主——连这玩意儿都能吸?”

不是,这他娘不是我吸的,我又不是吸尘器!

但是……那到底是……

正纳闷呢,一个小小的身影,忽然就从那个巨大的干瘪“海绵”之中矫健的窜了出来,划出了一道漂亮极了的弧线,直接蹲在了我肩膀上,懒洋洋的打了个饱嗝,

我顿时就愣住了。

金毛?

不是,它怎么会跑到了这里来?

我冷不丁想起了一首歌。

《漂洋过海来看你》。

但是再仔细一看它的一身毛,我就恍然大悟——这货身上粘了不少的姜花茶叶瓣儿。

这是白藿香给我放在行李箱里防潮防蛀虫的!

好像当时也听说了,宠物不能上船,肯定不知道什么时候,钻到了行李箱里去了,一直睡到了现在!

而且,它往我肩膀上一蹲,我身子就稍微一偏——它怎么好像比之前大了一点。

也重了不少!

更别说,它身上的金色毛,也比以前多了一倍!

这是……

我一转脸,就恍然大悟——地上那个巨大的黑蟠脑袋,不知道什么时候,只剩下一张皮和两个角,里面的脑子,全被金毛给吃了!

它早就来了,一直在吃黑蟠的脑子,吃饱了才来大显身手的!

而金毛在我肩膀上没待几秒钟,数不清的水怪就突破了打虎客那一层防线,淤泥一样的死命往里冒,而miss马虽然也一身南洋邪术,可在这里跟本不是对手,身子一歪,就要躺下去。

我立马对要挡着我的金毛说道:“救老太太去!”

金毛会意,奔着miss马就跃了过去,又一片水怪直接干涸,碎成了碎片。

程星河一拍大腿:“今儿可真多亏了金毛了!”

而金毛一听这话,越发来劲,人来疯似得,对着那些水怪横冲直撞,没多长时间,这里的水怪,倒是让金毛冲“干”了不少——水里灵物属阴,阴灵气被金毛给吃进去了。

老服务员一看这个情况,也愣住了,还想再呼喊着把其他水怪喊进来,可这个时候他就发现,不对劲儿,里面的灵物被金毛弄差不离了之后,没有新的进来了。

门口的打虎客往外看了一眼,表情也僵住了:“这是……”

我跟了出去,这一看,顿时一愣——只见海面上,出现了数不清的旋涡,惊涛骇浪,弄的这个船颠簸不已,可仔细看能看出来,是有庞然大物,在跟老服务员引上来的水怪厮杀。

金毛跟着我出来,别提多激动了,身子一窜,也要下水。

我却一把将它给摁住了。

金毛莫名其妙的看着我,我指着水里说道:“那些,是朋友。”

庞然大物,帮助我们撕咬水怪,金毛感兴趣——虽然没看到,但也能判断出来,那些是黑蟠,前来帮忙了。

它们一开始,也是为着那个环儿来的。

这个时候,我眼睛余光就觉出来,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从舱门之中跑出来,想逃。

可是,一下就被蜃龙给截住了。

他一转脸,看到了这么多双虎视眈眈的眼睛,也知道事情没啥转圜余地了,忽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一只手就拍起了地板来:“这怎么可能,都是报应,都是报应啊……”

我盯着老服务员:“你运气,确实被这个东西给带坏了。”

这次,正好碰上我们了。

老服务员直摇头。

他终于肯说实话了。

果然,他当时,也在那艘船上,只不过,为了安全,别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。

只有小黄杏和三太子知道他身份。

小黄杏虽然是个穷苦丫头,眼力倒是好——在大院里见到他第一次,就挂了心。

她看见他穿的鞋——那鞋她见过,城里最好的万霞绣楼出的鞋面,样子是一串金色的铜钱,寓意“前程似锦”,她亲手送进内宅里去的,听万霞绣楼的人说,这是给他们家东家少爷专门定做的,独一份儿。

小黄杏动了心思——身边都是些个糙汉,她十来年的人生里,没见过那么文秀雅致的人。

当然了,哪个漂亮的穷姑娘,恐怕也都做过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梦。

而少爷心里也新鲜,小黄杏又好看,又乖顺,哪个少爷快成年的时候,也都多多少少跟这样的姑娘走动过。

他上船,明面上是少爷微服私访,学船上的知识,其实也是为了背着人,跟小黄杏缱绻。这一来二去,小黄杏有了身孕。

小黄杏可高兴极了,可他上了愁——他的亲事,小时候就定下了,正是万霞绣楼的女公子。

那才是真正的门当户对。

小黄杏要是把这事儿给吐露出去,自己的名声可就完了。

而这个时候,三太子也看上了小黄杏。

少爷顺水推舟:“你嫁给海叔叔吧,到时候,咱们的孩子,还是咱们的孩子,我还是会待你好的。”

小黄杏怎么也没想到,那么文雅的人,竟然是这么凉薄的一颗心。

她不愿意,可她能怎么样?

身份——全是因为身份。

所以,她机缘巧合,被海无常给种上了白毛的时候,也有几分心甘情愿——要是死了也好,重新投胎,上富贵人家,不受这种罪!

就这样,她被拉进了海里。

可机缘巧合,赶上了海无常打架,她让海姑子给拉到了蜃龙那去了。

蜃龙那的金银珠宝,让她看花了眼。

自己要是能有这些东西,那万霞绣楼算什么?

可那么多东西,她不知道哪个最值钱,就趁着把蜃龙支开的时候,挑了最细碎的,和最珍贵的——那个沉水乌金盒。

她满心欢喜,以后给自己和自己的孩子,争来了前程。

为此,她不惜把救命恩人蜃龙,给一脚踹到了水里去。

她把那东西放到了少爷面前的时候,少爷也吃惊——哪怕不认识,也看得出来,那一对环儿,不是人间的东西。

她以为少爷这次能名正言顺的娶了她了,可没想到,少爷跟万霞楼的女公子青梅竹马,哪儿是说断就能断的?

少爷一边琢磨,一边拿起了圆环。

没成想,这一拿起来,他就听到了以前没听到的声音——好些东西,在水下窃窃私语的声音。

“要来黑套子啦!”

“快跑吧!”

“留神,你看那个人,拿的是什么?”

“我见过——那是水神娘娘的,上头有神气!”

“要是有神气,那不是想让咱们干什么,咱们都得听话?”

“你傻啊,这小子是个人,哪儿会咱们的话?”

少爷一下就愣住了,这个东西,有神通啊!

而他一开口,明明想的是人话:“你们上来呀!”

结果,嘴里就是一声尖啸——水里的活物一听,竟然真的噼里啪啦上来了!

好几个海无常!

可海无常不敢咬人,俯首帖耳,听拿环人的话!

小黄杏吓的不轻,她知道这东西多凶,可也好奇——怎么这少爷,跟变了个人似得?

少爷动了心思。

这是个好东西。

于是,就在小黄杏摆弄圆环的时候,少爷一把抢过了圆环,把小黄杏给推进了水里。

这样的话,小黄杏一了百了,再也没人给自己添麻烦,绝了后患。

还有——这个环儿,就只是自己的了。

小黄杏哪儿知道少爷会干出这种事儿,一下就掉在了水里,被好些海无常给拉住,上不来了。

而这个时候,狂风暴雨忽然就来了。

船上的人感觉到了颠簸,一出来,看见少爷身边,蹲坐着好几个怪模怪样的海无常,当时就尖叫了起来:“海菩萨来啦!”

惊风骇浪一起,船完了,但是少爷通过抢来的圆环发号施令,海无常把他平安无事的送到了岸上。

但是,一上了岸,少爷才发现不好——那一对圆环,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少了一个!

肯定,是在他推小黄杏下水的时候,被小黄杏带到了海里去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