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51章 死不撒手

难怪呢,这些东西张扬跋扈,只有水妃神能管得了他们。

我跟白云山道了谢,白云山身边那个道童,忽然狡黠的笑了笑。

那一笑,一看就知道,不是好笑。

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,但他那个眼神转瞬即逝,快的像是我看花了眼,只见他跟白云山一起目送我们,白云山则还是点了点头,摆了摆手。

我们下了山,程星河就抱怨:“哎,你说这种修道之人是不是都过的特别苦啊,好东西都吃不上,活那么长有什么意思。”

我没听明白:“你这话怎么讲?”

程星河摸了摸肚子:“清凉油送上来的吃的呗,那是什么玩意儿,看着挺好的,一吃木头渣滓味儿,不知道过期多长时间了,辣鸡。”

我一下就乐了:“你还真吃了?”

程星河一皱眉头:“怎么,端上来不就是给人吃的吗?”

说着脸色一变,卡住了嗓子:“难不成,有毒?”

白藿香忍不住就笑了:“说你是二傻子,你还真称职——那是用草木屑做的,当然木头渣滓味儿了。”

程星河脸色顿时就变了,白藿香又加上了一句:“当然了,草木屑不可能自己黏合的那么好,要做成了成品,还得掺和上一种明胶,和一种颜料,我闻着那个味道,明胶应该是蜣螂压碎了做的,颜料嘛,好像是骆驼尿里提炼出来的。”

程星河一歪头就吐了:“尿能做颜料?”

白藿香笑的别提多奸佞了。

那就是白云山以假乱真的手艺——哪怕道童没能蒙的了我们,他手头上的东西也得拿来蒙蒙我们。

这恶作剧一成功了,才露出了个狡黠笑容?

这个人好胜心挺强啊。

下了山,一脚踩在了地面上,我的右眼忽然突突的就跳了起来。

我的心忍不住就揪了一下——左眼跳财,右眼跳挨。

我是要挨揍了?

不过我也没少挨揍过,可都没有跳的那么厉害。

更别说,这一阵子心慌,慌的人十分难受。

一种本能的,不祥预感。

我一把摸向了自己怀里,心里突的一下就跳起来了。

卧槽,麒麟玄武令不知道什么时候,不见了!

不愧是个毛妈混血儿,除了海生,真没人有这个本事能不知不觉从我怀里掏走东西——我想起来了,临走的时候,他抱了我一下,我还心说这小子怎么外国人礼节,现在想来,他是知道我的能耐,故意加了个障眼法,就是为了把麒麟玄武令给偷走!

我立马奔着海生那个窝棚跑了过去。

程星河一皱眉头:“”哎,七星,你跑那么快干啥呢,憋不住了?

憋你大爷。

一到了窝棚边,我耳朵里顿时就嗡的一声。

只见苏寻侧着躺在地上,浑身都是口子,脸色死白死白的,白皙的皮肤全是青肿,甚至溃烂,更要紧的是,他三盏命灯,全灭了……

程星河刚还擦着嘴呢,见状,一下愣住了:“洞仔……死了?”

白藿香的反应是最快的,一下跑到了苏寻身边,一只手把苏寻的脑袋给翻了过来,一把金针从指尖之中探出,就扎进了他脖颈上的几个大穴上。

夏明远也看出来了:“他——他命灯没了……没用了。”

“我不管!”白藿香声音一厉:“哪怕他趟过了奈何桥,我也要把他给拉回来!”

这一下把夏明远给镇住了:“他三杆子打不出一个屁,我还以为,你们关系不怎么好……”

白藿香往身上一拉,一卷子连药瓶子带外科工具的卷子就拽出来了:“关系好不好谈不上——他是自己人,我出什么事儿,他也会这么对我的。”

是啊,他们俩平时确实没什么话说,甚至在七苦塔的时候,还互相怀疑过,可到了这种关头,自己人,就是自己人。

程星河也反应了过来,脸一沉,对着沙滩就是一拍手,“嗡”的一声,数不清的灰色团雾就冲着他聚拢过来了。

他厉声说了鬼话:“谁把我朋友弄成这样的?”

平时找灵物问话,他尽量都是友善请来,可现在——分明是一把拽过来的。

那些灰色团雾,瞬间都颤了三颤。

我尽量稳住了自己的呼吸——眼睛只盯着白藿香的手,和苏寻的命灯。

心里锐痛锐痛的——脑子里都是苏寻以前的画面。

他认真的挑古董,却每次都被人当肥猪拱门宰,他在海底下的时候,自己护在我身前,他说,他的使命就是要辅佐我……

他刚才还好好的,看那堆垃圾,说有他在,我放心!

一股子火猛地往我脑子里撞,太阳穴都突突直跳。

我努力把火压下去,冷静,越到了这个时候,就越要冷静。

一般人,伤苏寻都不太容易,更别说,把他给伤成这样。

周遭一片泥泞,还有一些怪异的脚印子。

那些脚印子,都是齐刷刷的六根指头,指头尖锐的跟箭头一样。

夏明远当时就看出来了:“海罗刹……”

得百十来个海罗刹!

地上还有一些绿了吧唧的粘液,苏寻身上也沾了很多,夏明远捻了一点:“海罗刹的血……”

唯独他胳膊内侧没有。

到了现在,他胳膊还是是弯的——还保持着护住人的姿势。

可是他怀里已经空了。

海生也不见了——那些绿色的海罗刹血溅在了海生身上,海生被那些海罗刹拉走了。

白藿香一根金针压在了苏寻的玉枕穴上,看得出来,她光洁修长的脖颈后,也是一层汗。

她放下针,往苏寻嘴里塞了一个丸药,手就垂了下来。

我立马问道:“苏寻怎么样了?”

白藿香盯着苏寻:“经络里要是能冒出了白气,把玉虚回生露灌进去,就还有救。”

是啊,玉虚回生露能让濒死的人复活,白骨长肉,但是——前提是,人是要活的。

我屏住了呼吸。

时间一秒一秒过去,虽然跟平时没区别,我却觉得每一秒都是煎熬,简直是度日如年!

这个时候,程星河跟招来的鬼问完话,转过了脸,脸色别提多难看了:“来了一百二十个海罗刹。回去了五十八个。”

原来,我们走了没多长时间,海生忽然就偷偷摸摸下了海——他偷到了我的麒麟玄武令,一秒钟也不相等,迫不及待就想着下海去救他三奶奶。

可苏寻虽然蹲着研究垃圾,却跟脑后长眼一样,几次三番把海生从海水里给提溜了回来。

海生气不过,正要闹呢,忽然海里就出来了几个海罗刹,不由分说就要把海生给抓走,还说什么,上次抓错了,这次自己送上门来了。

海生吓个半死,苏寻把海生护在了身后,一把元神弓撒出去,那些海罗刹就倒了好几个。

这下子,海罗刹恼羞成怒,把个海螺一吹,数不清的海罗刹就从水里给冒出来了。

那些海罗刹把他们给围住,苏寻一个人自然是,可哪怕受了再多的伤,他也还是死死的护住了海生,一步也不肯离开。

海生都受不了了,说这些东西是为了我来的,你别管我了,快走吧!可苏寻就跟没听见一样,不吭声。

海罗刹也被打倒了不少,但是海罗刹多,他是个活人,就会体力不支。

那些海罗刹把他打倒了之后,怒不可遏,用脚踹他的脸,用爪子抓他身上,还往他身上吐唾沫,可苏寻就是抱住了海生,死也不撒手。

一直到了之后,他彻底没意识了,海生才被海罗刹从他怀里给拽出来,拖进了海里。

那些东西……

讲着讲着,程星河的眼眶子发了红,里面也像是点了怒火:“这事儿没这么容易完。”

那当然。

这个时候,白藿香忽然脸色大变,掐住了苏寻的人中,大声说道:“苏寻,你给我支持住!”

我心里一提,怎么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