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55章 十倍奉还

我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——现在怎么做,形势最有利?

倒是可以蒙混过去,可我一张嘴,就听见里面一声尖叫:“人来了是不是?那就是我小弟,来救我的,七星!七星!”

你脑子不坏,这都记住了。

这下子,周围的这些海罗刹更是瞪大了眼睛:“真的是人?”

“是不是,之前那个蔫土匪的同伙?”

蔫土匪?

苏寻。

胖头鱼来了精神:“妈妈的,那小子一开始挺横,还把我弟弟给打伤了,是我把他用钢叉砸躺下的——怎么,那小子还有同伙?”

捣蒜臼也瞪了眼:“十四是那小子打伤的?妈妈的,那个蔫土匪就是个蠢货,眼瞅着被打死也不知道松手,他这同伙更蠢,自己送到了咱们嘴里来啦!”

尖嘴猴腮的就更别提了,出离的兴奋:“没错,这俩小子长得奇形怪状,早就应该看出不妥来了,还等着干什么,把他们俩也打死了,喝了人血壮阳!”

而那个发现程星河吃水灵芝草的海罗刹女就更别提了,抱着胳膊洋洋得意的看着我们:“把刚才没喝到人血的都叫出来,这两个给他们解馋。”

外面一有动静,闹嚷嚷出来了不少海罗刹看热闹:“真是人!”

程星河抬头就看着我,而我挡在他前面,说道:“既然这样,你也别着急了,慢慢吃。”

已经用观云听雷法测算出来,这地方是有五十多个海罗刹,其中十来个有伤,肩膀上有小小的凹痕,是元神弓的痕迹。

就是他们了。

也没什么好装的了。

程星河会意,一口就把水灵芝草给吃下去了。

“到了现在,还有心情吃?”

一个两只大脚如同两块石头的海罗刹第一个冲了上来:“妈妈的,岸上那个我只踹了几脚,可没过够了瘾,这两个撒币我先上!”

海罗刹身高普遍比正常人高出一头多,这个也将近两米,一身疙瘩肉。

周围的海罗刹叫好:“妈妈的,弄这俩撒币!”

速度也挺快。

我看见了,他长长的脚指甲缝隙里,还残存着没被水泡干净的鲜红。

人血。

我一只手运了皇甫球的行气,拽住了他的胳膊,没等他反应过来,另一脚已经踹在了他膝盖上。

大脚怪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先听见咚的一声巨响,天地已经在他面前翻转,他才瞪大眼睛看着居高临下的我,满脸困惑。

接着,就是一声惨叫。

“咯吱”一声,他的膝盖反扭,被我打折了。

我盯着他:“踹完了人,舒服点没有?”

周围一片安静,甚至一些叫好的海罗刹,手还停在了半空之中。

“老八被……一个人掀翻了?”

“老八的力气是最大的,哪怕田八郎,都夸他脚底下稳妥……”

海罗刹女也愣住了,一双漆黑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我:“这个丑八怪,不对劲儿……”

程星河已经把水灵芝草咽下去,脸色已经恢复正常了,嘴角一勾,嘻嘻一笑:“现在才看出来,晚了。关门,放七星!”

放你爹。

海罗刹之中有几个,可能是跟那个大脚怪关系好,一看大脚怪被我给废了腿,哇呀呀一声怪叫,对着我们就冲过来了。

来的好。

这些海罗刹长长的手指甲缝,皮肤缝隙里,都残存着鲜红的人血。

那就都没错。

我一把拔出了七星龙泉,反手对着它们横劈过去,水波一震,那几个海罗刹跟网球一样,瞬间被震出去了老远,肚子上,都冒出了浓绿浓绿的液体,在水里飞快的扩散了出来。

接着,就是震天的惨叫。

那些海罗刹们一下全直了眼:“活人怎么可能,有这种本事……”

那是你们见识少。

它们先是出于本能,齐刷刷的后退了一步,但马上,捣蒜臼就大吼了起来:“还愣着干什么,一起上!你们忘了,上头那个小子,一开始不是也挺横吗?可是一个筷子折的断,一百个筷子,他有这个本事吗?”

卧槽,你们对人间的寓言倒是挺有研究的。

那些海罗刹听见了这话,顿时也反应过来了,张牙舞爪,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。

这些海罗刹的爪子是十分出门的——据说能把岩石挠出道子来,不输九阴白骨爪。

苏寻身上皮肉翻卷的外伤,估摸着,也是这么来的。

前面来了二十多个。

我翻转了七星龙泉,煞气一炸,那二十多个海罗刹跟之前几个前辈一样,也整个翻倒,重重的撞在了精致的火珊瑚墙上,“哄”的一下,火珊瑚的枝丫全部爆开,溅的到处都是。

当然了,这一片水里,除了火珊瑚的枝丫,还有其他东西。

他们的手爪。

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手爪四下飘散,这才难以置信的看向了自己的手,接着,又是一阵子刺耳的尖叫。

与此同时,后头又有十来个海罗刹对着我后背冲了过来,水里感觉不到破风声,但是,能觉出水流的变化,这些东西,确实又快又狠。

可我没回头。

因为程星河先一步把狗血红绳弹了出来,一下就把那些海罗刹的脚爪给勾住了。

那些海罗刹本来蓄势待发,可这一下,跟进了绝户网的鱼一样,怎么挣扎,也挣扎不出去了。

这些海里的东西,最怕的,其实就是网子。

它们惊惶的回头一瞅自己的腿,全傻了眼。

它们被狗血红绳套住的脚踝,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开始发黑腐烂,一片一片的往上蔓延!

卧槽?我忍不住看向了程星河,跟他打了个询问的手势——你他娘什么时候,给狗血红绳上了毒了?

程星河咧嘴一笑:“你以为,白藿香给我的伸腿瞪眼丸,真的让我吃了?孩子,你还是太天真。”

你这心眼,也不比漏勺少啊!

这一下,还有几个残存的海罗刹,左右看看,一咬牙,对着我们就冲了过来。

它们倒是有好战的本能,跟传说之中一样——不管遇上了什么强敌,都绝对不怕。‘’

是挺快的——恐怕一般的地阶,都不好招架。

可惜——在我的眼里,跟慢动作一样。

我一把抓住了那几个的手爪,往上一抬,那几个海罗刹又是一阵惨叫——苏寻的骨头,不知道断成了什么样,你们也尝尝。

几乎是一瞬间,那五十来个海罗刹,就全躺在了地上——有的命大,还抱着残损的肢体打滚,有的绿血已经被海水冲散,没动静了。

唯独那个罗刹女,一没动,二没逃,死死的盯着我,像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我盯着她,程星河会意,立刻指着她问道:“那些打我们朋友的,就是这些?还有什么漏网之鱼没有?”

那个海罗刹女嘴角一勾,忽然就露出了一个邪佞的笑容来:“你打不死我,我就告诉你!”

这个海罗刹女,别说,那个海罗刹女动作也很快,几乎跟一个离弦利箭一样,对着我就冲过来了。

可她没来得及怎么样,手腕就被我扣住了,动弹不得。

身后水波一动,有一个要走的。

我头也没回,就给拽回来,重重的摔到了面前。

只听一声巨响,是捣蒜臼。

去搬救兵呗?

程星河蹲下对他笑:“怎么,要走啊?这么着急干什么?不是要喝我们的血吗?”

捣蒜臼十分勉强的露出了一个怪模怪样的笑容来:“你们两位,到底是何方神圣,咱们可以有话好好说……”

程星河缓缓说道:“你们几乎把我朋友打死,我过来,不是跟你们好好说的。”

是啊,我要你们,十倍奉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