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56章 一条小路

可话没说完,我手底下的海罗刹女忽然笑了一下。

一瞬间,我忽然就觉出一股子极大的力气从手腕上迸发,接着,天地立时就在眼前翻转了过来。

脸着地,落在了石板上,嘴角一阵剧痛,龙鳞都没来得及滋生出来,一股子腥咸腥咸的感觉就在嘴边蔓延出来,成了一团小小的血雾。

好快!

几乎与此同时,我觉出肩膀上方水波以极快的速度一震,立刻奔着左边一滚,就觉出“咔”的一声,我刚才躺着的那块石板,竟然直接碎裂,跟海沙一起溅了我半脸。

那个海罗刹女,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我:“不是说了,打死我再说吗?”

卧槽——我揉着嘴角站起来,合着还小看这个姑娘了。

对,怎么忘了,海罗刹算是母系氏族,女的比男的更强悍。

程星河一愣:“七星!”

他这一声喊了一半,身边水流一动,脚底下就是一阵踉跄,再一转脸,当时就骂了娘。

捣蒜臼跑了!

这是在水底下,论速度,我们活人很难赶得上地头蛇。

程星河看着我的眼神就担心了起来。

很明显,捣蒜臼这一跑,就是去搬救兵的。

这可是海里,他们的地界,真要是惊动了大批人马,那就麻烦了。

而海生的声音也立刻响了起来:“七星,你快点啊!还有我呢!”

眼角余光也看见,关着海生的房间门已经开了,还有几个海罗刹架着他,但是盯着眼前一片躺倒了的海罗刹,眼神全变了。

看得出来,内室之中,也横七竖八躺着不少的海罗刹,身上都有一些小凹痕,显然是被苏寻收拾的那帮。

于是我跟程星河一使眼色,意思是罗刹女我对付,他赶紧上里面,把海生给救出来。

找江辰和司马长老,还有夏家仙师的事儿,还得从他那找突破口呢。

程星河会意,一头奔着那扇门就窜过去了。

我还想看,忽然耳边水波一震,罗刹女的小鞭子已经对着我卷过来了。

多亏了避水珠,我在水里也能很灵敏,立刻闪避开了,那个小鞭子落在了我身后一块石雕玄武上,“当”的一声,玄武的头顿时被打了一个稀烂。

我不由心里倒抽一口凉气——海罗刹里,还有这么厉害的角色?

难怪,水妃神都是从这个族群里出来的!

而罗刹女盯着我,野性十足的眼睛里露出了几分兴趣:“丑八怪,我还没见过你这种活人,挺有意思啊,你是哪儿来的?”

我含着避水珠,哪儿说的了话。

更别说,这个时候,我听得出来,远处的水域已经起了一片嘈杂,应该是捣蒜臼已经把救兵搬来,马上就到了。

我只想给苏寻报仇,倒是不乐意滥杀无辜。

再说了,万一惊动了水妃神,那又是不必要的麻烦。

得速战速决,赶紧走。

而罗刹女见我根本不搭理她,不由怒发冲冠,纤纤玉手动了劲儿,“啪”的一下,那个小鞭子再一次对着我就卷了过来,娇嫩的声音瞬间一厉:“问你话,你不答,你是聋,还是哑?”

还挺押韵的,你要是我们陆地人,可以参加个说唱节目跟人battle。

我反手就把七星龙泉划过去,挡住了那道鞭子,而海罗刹女等的似乎就是这一瞬间,嘴角又一次浮现出了那种邪佞的笑容,手一抖,那道鞭子陡然绷直,竟然反而死死缠住了七星龙泉!

接着,她一用劲儿,就想着把七星龙泉给卷走!

她那漆黑的眼神瞬时得意:“我听说,你们这些地上人让人缴了家伙,算是丢了大人……”

是倒是。

可是,我手上也用了劲儿。

“刺啦”一声,那个小鞭子被七星龙泉的煞气一撞,全部炸开,断的只剩下三分之一,还握在了她手里。

她刚才的笑容,一下就凝结在了嘴角上。

但马上,她表情更狠厉了,忽然以极快的速度,借力蹬在了石板上,标枪一样对着我直刺了过来,厉声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,这东西有多要紧,你竟敢把它弄坏……”

这事儿不怪我,既然这么珍贵,拿出来干嘛?在炕头供上多好。

我侧身就要躲——这个速度虽然快,在我看来,倒是没什么。

可没想到,才刚一抬腿,忽然就觉出脚底下不对劲儿。

一回头——卧槽,周边飘摇的海带一样的水草,不知道什么时候,跟活了一样,死死的缠在了我脚上!

不是水草——是某种软体动物,就跟伪装成了兰花的螳螂一样,刚才光顾着打架,根本就没发现。

这一下错失了机会,水波一震,我耳朵轰的一声响,觉出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。

还好龙鳞在后脑勺悄然滋生,不然我非摔一个脑震荡不可——但是吃惊不小,好险没一张嘴把避水珠给吐出来。

海罗刹女的角度自然见不到龙鳞,这下可算是解了气:“丑八怪,活该!”

接着,她更有兴趣了,认定我起不来了,蹲下就问道:“既然你跟那个小孩儿是一伙的,那我问你,他的麒麟玄武令是哪儿来的?”

我怎么可能张嘴。

而她恍然大悟,就用小鞭子的柄戳我嘴角:“这样你都不吭声,你真是哑巴?”

我等的就是这一瞬,反手抓住了那一小截鞭子,用劲儿一拽,直接把她拽翻了过去,“当”的一声,她整个人重重的撞在了我身后的地板上。

我虽然平时从来不打女人,但是我心里清楚,这个海罗刹女绝对不是什么善茬,不把她撂倒,我们也别想出去。

她的身体从我头顶飞过去的时候,深潭一样的眼睛,还是满满的不可思议。

因为着急,力道用的极大,几块地板顿时卡啦一声,全应声而裂。

海罗刹女纤细的身体撞在地上,痛的蜷缩了起来,嘴边就浮现出了一小团绿色的血雾。

而我一甩手,那些海带一样的软体动物,也倏然一分为二,噼里啪啦,有的掉在地上,有的慢慢浮上去,支离破碎。

我转身就冲进去了。

没等我进去,程星河已经把海生被背出来了:“走走走……”

他身后,横七竖八,是刚才那几个看守海生的海罗刹,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海生显然也没少吃苦,一张脸上皱巴巴全是血痕。

不过——我反应过来了,海生下海这么久,还跟没事儿人一样。

他可没吃什么水灵芝草,更别说避水珠了。

他妈果然是水里的。

我带着程星河就要往外跑——这个时候,那一大片喊打喊杀的声音越来越近了。

这一听,好么,有几百号海罗刹。

我正想找地方突围呢,海生忽然一把拉住了我:“还不能走!”

程星河气的给他脑袋来了一下:“在这等雷劈?”

“不是!”他梗着脖子就说道:“还没找到我三奶奶,怎么能走!”

程星河的脸当时就绿了:“你自己小命都保不住了,还惦记着三奶奶呢?这一次,把你囫囵带出去,都是你的造化——归根结底,就是因为你作死,你三奶奶死了,也是你害死的。”

海生咬住了牙,跟骑马收缰绳一样,死死的拉住了程星河:“不走,我就是不走!救不出我三奶奶,我哪儿也不去——对了,你们想打听的人上哪儿去了,我不说,你们也绝对不可能知道!”

你大爷,不愧是街上摸爬滚打长大的,敲诈勒索挺熟练。

我刚要骂他,他接着就说道:“还有……”

他一张小脸不知道是因为着急还是羞愧,或者两者皆有,红了起来:“你的那个铁牌子,也被他们拿走了。”

麒麟玄武令?

这把我给气的,那可是潇湘曾经留下的东西,他妈的让你给弄丢了?

程星河更别提了,抠唆如他,一听丢了东西,比剜了他的肉还难受:“这个败家王八蛋……”

而这个时候,时间一耽误,周围那些海罗刹已经杀到了墙外了,我听得出来,跟包饺子一样,已经把这里给围紧了。

海生立马说道:“你们看,那些人都来了,你们把他们全打躺下,一定能把我三奶奶的消息给问出来。”

程星河气的嘴角直抽:“全打倒,你以为这些海罗刹是糖人?”

我他妈的上辈子可能欠海生的。

可麒麟玄武令还在这里,真不能这么丢下。

而且,我表面说不管,可那个三奶奶,也是一条人命——何况,一听也听得出来,那个三奶奶,是个好人。

没辙了,只能……

可没想到,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们走不脱的——他们带来翻江虎!”

是刚才那个海罗刹女。

她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几根,身体都扭曲了,但她还是勉强支撑着抬起头来:“而且,恐怕把田八郎也惊动了,你们不知道田八郎的本事,他亲自来了,你们俩活人,绝对走不出去。”

田八郎很猛吗?

而她接着就说道:“我知道一个地方,能让你们暂时躲一躲。”

我一下就愣住了——她刚才还喊打喊杀的,这会儿怎么要帮我们了?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七星,这女的八成有诈。”

这个时候,“当”的一声,已经有嘈杂的脚步来踢开了门板。

没时间犹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