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5章 欢迎大会

程星河就瞅我一眼,直往后退:“要这样我不去了,人家都跟我叫先生界吴彦祖。”

乌鸡脸也有点发白,小心翼翼的看着我:“师父,其实要想升阶,再找个别的……”

说着就去看那个玄阶师兄。

那个师兄看乌鸡对我的态度判若两人,有点疑心乌鸡是不是撞邪了,可也不像,只好翻了翻手里的案例,苦着脸说道:“不是我不给你们排,只是最近还真没什么合适的案子——要么等级太高,不是你们这个阶层能去的,要么是功德太小,对升阶杯水车薪。”

兰如月则看着我,像是在等我回话。

我这人胆子天生就大。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留在天师府找江瘸子,自然只能答应了。再说了,入行以来哪一件事儿都不好干,还不是都扛下来了。

于是我就答应了。

程星河脸色立刻就不好了,想骂我,又没骂出来,开始拿手机百度怎么打扮显得丑。

乌鸡也直往后面缩,玄阶师兄看出来,立刻说对了,最近有一个风水上的活儿需要乌鸡去干,所以没法让乌鸡陪我们了。

乌鸡别提多感动了,疯狂点头说:“师父,那这趟就辛苦您老人家了,徒弟我分身乏术。”

程星河直撇嘴:“谁想带你,到时候还得救你。”

乌鸡一瞪眼要骂程星河,可知道程星河关系好,偷看了一眼我的表情不吭声了,又想让兰如月跟他一起去。

可兰如月对胡孤山的事情很有兴趣,根本没理乌鸡的茬,玄阶师兄很同情乌鸡,不住的摇头。

我则借口说回去整理行装,又想上杂物房找江瘸子。

兰如月倒像是跟上我们了,立马也跟了上来。

既然她是四大家族之一,那自然也是为了四相局而来的了,我就问她,她夜闯太极堂到底是为了什么?

兰如月想了想,这才写道:“找东西。”

我问她找什么,她就不肯说了。

程星河就在一边劝她,说我也被四相局卷进来了,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,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也无妨,咱们同气连枝嘛。

兰如月考虑了一下,像是觉得我们俩也算信得过,这才写道:“太极堂里,有跟四相局有关的密卷。”

密卷?我们连忙问她找到没有?

她摇摇头,又向着太极堂的方向看了一眼,显然对那个东西志在必得。

程星河跟我挤挤眼,意思是她真能找到什么密卷,弄清四相局是怎么回事,咱们正好也能沾点光。

确实是这样,多一个帮手多一个力量,何况,她有武先生的能耐。

说话间已经到了杂物房了,程星河嘀咕,说这江瘸子成了兰花草了,一日看三回啊。

只要能找到他,一天来十回我也愿意。

可惜事与愿违,江瘸子的东西一点动过的痕迹都没有,地上的土也没有脚印子,显然是没回来过。

没辙,只能先在天师府熬一熬了。

虽然这事儿让人失望,但是潇湘回来,我高兴了不少——甚至很盼望能睡着,这样我就能再见到她了。

去胡孤山要坐很远的车,我靠着窗户边睡着了。

果然,感觉出来,潇湘依偎在了我怀里,一只手摸在了我脸上:“我很想你。”

我也是。

她的面貌已经越来越清楚了,似乎跟我只隔着一层轻纱。

明明那么近,却又好像遥不可及。

我想起了当时食指的剧痛,立刻问她没什么事儿吧?

她摇摇头:“现在的能力,只恢复了三成,还是不能好好护着你。”

我顿时一惊,只有三成,就能把四十九人油那么容易的搞定,全恢复了,那得多厉害?

我连忙说道:“应该是我护着你才对,你毕竟是我的……”

话说到了这里,我忽然有点迷茫,她是我的什么呢?

她忽然笑了:“还记不记得,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?”

是慧慧被灰百仓缠的时候,她要我答应的。

我点了点头。

她忽然就把我抱紧了:“记得就好……”

我问她到底是什么事情?可她转了口:“那件事情不急,等我把仇给报了……”

她的眼睛微微眯起,显得十分暴戾,她是好看,可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危险。

让人打寒颤。

但马上,她就把那个眼神给压下去了,很温和的看着我:“你再等等我,报了仇,你想要什么,我给你什么。”

这话说不出的让人心动,我想要的是……

“李北斗,你死了没有?”

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不住的摇。

我睁开眼睛,看见一个阿拉伯人。

卧槽,怎么还有外国友人认识我?

但是再仔细一看,原来是程星河戴了一脑袋卷毛假发,粘了一圈胡子,还裹着个头巾。

你是帅到了什么程度了,这么严防死守怕让邪物给抓走了。

侧脸,看见日暮西斜,一道血色残阳平铺在了西方,面前是个挺高的山,山前是个很大的惊马石,写着“胡孤山”几个大字。

我这才清醒过来,到了——我睡了那么久?

兰如月已经下了车,定定的看着山上的人家。

这地方车开不上去,只能一步一步往上走,别说,这个地方虽然荒僻,人家倒是挺多的。

这地方以药闻名,山脚下也有不少五菱金杯之类,是收药的药商。

程星河一见了大山别提多开心了,蹦蹦跳跳的就告诉我,这个叫龙葵,酸酸甜甜可好吃了,那个是山葡萄,也好吃,不过吃了会拉稀,还有那个,是松子蘑,烤着好吃。

兰如月来了兴趣,在纸上问他怎么认识这么多野果?

程星河摆了摆手:“好说,谁让我是柳桥程家人,从小没爹,不想饿死,当然就要自己找食了,这是人类的本能……”

说到了这里,程星河又不死心的打听:“话说,你们锦江府兰家到底是受四相局什么诅咒了?”

兰如月一双辰星似得眼睛顿时黯淡了下来,写道:“我不想再被别人当妖怪了。”

说着,纤细的身材一转,走在了我们前面。

程星河吸了口气,低声说道:“七星,等月亮上来的时候小心点。”

“此话怎讲?”

“听兰如月那意思,她可能是个狼人。”

你想象力这么丰富,咋不去写网络啊。

石板路很好走,来来往往也都是挑着担子贩卖生药的山民。

这地方的氛围跟我们之前去的地方都不一样,并没有死气沉沉,也没什么煞气,反而很祥和,民风也是非常淳朴,这给我一种错觉,我们不是来看事儿的,而是来旅游的。

不过怪就怪在,这么一进山,很多山民看见我的模样,都死死的瞅我,回头率百分之二百,这闹得我十分疑惑,难不成我这个大众脸在这里也跟谁撞脸了?

而且,那个眼神有点奇怪,跟看要死的人一样,搞得人毛的慌。

程星河也有点觉出来,刚想找个人问问,忽然被一个老太太给抓住了:“哎呀,你们怎么才来啊,村长那边都等急眼了!”

我顿时一愣,不是说这地方不让先生来,所以天师府没跟他们打招呼吗?难不成那个玄阶师兄的嘴是个棉裤腰,还是把我们的消息给抖落出来了?

而且,他们这么热情,也不跟玄阶师兄说得一样抵触,这些本地人改主意了?

这对我们来说当然更好,于是我们跟着那个老太太就一路往上走。

那个老太太走山路习惯了,腿脚十分稳健,我和程星河则很快气喘如牛,反观兰如月,胸口基本没什么起伏,武先生就是武先生,这身体素质,感觉比和上还好,真是让人刮目相看,难道真是个狼人。

等到了地方,是个很大的屋子,像是个礼堂,一个老头儿就从里面出来了,显然为什么事情着急,正在擦汗,一看见我们,这才高兴了起来,尤其看见了我,简直两眼发亮,连声说道:“可算等到你们了,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!”

可他看向了兰如月,显然有点纳闷:“咋还有个女的?”

我们这一行吃苦受累,女性确实很少,难怪他吃惊。

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,就把我们往里面让,还大声吆喝:“人来了,你们准备一下。”

我们跟着进去一看,只见里面摆着一大桌子宴席,什么山鸡狍子大龙虾,一看就下了心思。

这还不算,还好几个年轻姑娘站在一边,像是古代等着伺候人的丫鬟一样,顿时把我看愣了——还搞个欢迎仪式,这么隆重的吗?我这种穷鬼第一次有这种待遇,顿时受宠若惊。

程星河一下很高兴,用肩膀撞了撞我:“七星,你看那个师兄根本搞不清楚状况,人家这不是挺拿咱们当回事的嘛。”

还没等我回话,村长就把我们让到了宴席上,给我坐了主位。

这就更让人烧心了,一般农村的主位是很要紧的,村长坐还差不多,哪儿有让我一个外来客坐的。

我连忙推辞,村长压着我肩膀不让起来,说道:“今天无论如何也得吃好喝好,我们一整个胡孤山,都热烈感谢你们的到来!”

说完了,那几个大姑娘还啪啪啪鼓起了掌。

话都说到这儿份儿上,再推让就有点矫情了,我坐好了之后,程星河都已经啃上猪爪,噗噗直吐骨头,话都没空说。

村长十分开心,连忙给我让菜布酒,十分殷勤,我只得动筷子,可我发现村长的眼神不对,他死死的盯着我筷子上的菜,似乎特别急切的等着我把东西吃进去。

我顿时起了疑心,而兰如月的手从桌布下直接放在我腿上,我心里一跳,还没来的及脸红,就感觉她在我腿上写了几个字。

“里面有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