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57章 半边身体

我立马看向了那个海罗刹女,做出了个“带路”的手势。

程星河顿时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,低声骂道:“你色迷心窍了?”

废话——换位思考,眼瞅着救兵来了,而且数量那么多,她要是真想让我们死,这会儿应该高兴的大笑,再放点风凉话什么的。

可她反而背弃了族人,帮我躲起来,当然了,目的肯定不单纯,我不信世上有白吃的午餐,她被我揍了一顿反而发了善心。

但是,我们也没别的选择了,事情闹大,对谁都没好处。

程星河也不傻,瘪了瘪嘴,举起拳头威胁了一下海生,也看向了海罗刹女。

海罗刹女别提多高兴了,立刻强撑着从地上起来,对着一个方向就指:“这里。”

那是一个小偏门。

别看小,可是门竟然是整块的海翠石雕琢出来的——这种料子,晶莹剔透,成色鲜亮,一个吊坠都值不少钱!

而这扇门上,还精雕细琢着一丛兰花。

这不是陆地上的东西吗?在陆地的装饰之中倒是常见,岁寒三友之一,雅致,海里也用这种吉祥图案?

海罗刹女娴熟的推开了门,门合拢的同时,大量的海罗刹涌了进来,当时就大叫了起来:“人呢!人呢!”

程星河见了那个阵仗,也隐约有些后怕,看向了海罗刹女,冷冷的说道:“我劝你别耍什么花招,不然鼻子给你打歪了。”

海罗刹女眼神又是一股子野劲儿,眼瞅着要收拾程星河,我盯着她,她这才垂下了手作罢。

环顾四周,这地方是个房间,跟地上也差不多,有床有幔子,幔子极为漂亮,精致的金丝编鲛绡,不知道什么颜料染出来的,颜色是极为美丽的桃红色,跟有生命力一样,在海水里蹁跹飘扬。

幔子周围是大串珍珠,溜光水滑的垂下来,水一动,流光潋滟,叮当作响,更衬托的这里美若仙境。

这大珍珠有龙眼大,看成色,随便一颗,估摸就是无价之宝。

都说海里的阔,真是没错。

程星河的视线也落在了上头,眼睛贼亮:“嚯。”

海罗刹女冷笑:“都说陆上人没见过世面,真是不假,这种货色,也能当好东西。”

程星河正想反唇相讥,就听见外头闹的更厉害了:“不好了!咱们人被打坏了不说,那个小孩儿也不见了!”

这一下,那些海罗刹都急了眼:“快去找啊!”

“田八郎知道了,那就麻烦了!”

脚步声噼里啪啦的四下乱响,自然连个毛也没找到,还有了新的发现:“不光小孩儿,连大小姐也不见了!”

“妈妈们的,肯定是看大小姐美貌出众,把大家小姐给……都是撒币!”

“不过,他们连大小姐都能抓走……那得多大的本事?”

外面一片寂静,仿佛集体打了一个寒噤。

我和程星河,却同时看向了海罗刹女。

大——小姐?

海罗刹女梗着脖子坦然的看了回来,两只深不见底的眼睛,亮若秋水。

没错,我这才看出来,她的田宅宫上有红光,正是这个“府邸”的主人!

那个,田八郎的女儿?

而这个时候,有海罗刹忽然说道:“咱们四面八方围住,可没有一个见到了他们,会不会,他们根本没离开,而是藏在哪儿了?”

卧槽,这海罗刹里,也有精明的。

好像,是捣蒜臼的声音。

程星河忍不住也低声骂了一句:“真是显你显你,王八舔你。”

海罗刹女看向了程星河的眼神一下古怪了起来,显然不知道这话逻辑何在。

“可咱们搜了一圈,没得见到啊!”

捣蒜臼再次一拍大腿:“等一下子——海兰园搜了没搜?”

海罗刹女的神态顿时有些不自然。

这个门板上就有兰花的图形——这就是他们说的海兰园?

海罗刹女注意到了我的眼神,跟我比划了一下手势——意思是“他们不敢进来”,

好家伙,真把我当成聋哑人了。

程星河苦中作乐,还有点想笑。

“那可不是一般地方,要是进去了,水妃神会不会不高兴?”

这地方,跟水妃神有什么关系?

“水妃神怎么可能还会到这个地方来,”捣蒜臼显然也深思熟虑了一下:“这事儿你不说,我不说,谁会知道!不过嘛——要是那俩人真的躲在了这里,到时候逃出去了,田八郎知道,咱们罪过就大了!”

剩下的海罗刹耳根子都软,显然也深以为然,听着脚步声,对着这里就过来了。

卧槽了,我们俩立马看向了海罗刹女。

海罗刹女也咬了咬牙:“这帮人胆子倒是大……”

可眼下也没辙,她一回头,就跟那个巨大的床歪了歪头:“上去!”

是啊,这地方除了床,也没什么别的地方,能躲这么多人了。

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我们就躲了进去。

说也怪——那种精致的床幔,在外面看不到里头,里头看外头,倒是模模糊糊能看到人影,不知道什么光学原理,很像是汽车贴膜。

这一进去,我忍不住就拉住了那个海罗刹女,打了个手势,问她,为什么要做到这个程度?

海罗刹女看出来,犹豫了一下,刚要比划,只听“咯吱”一声,那几个海罗刹已经探头探脑的进来了。

“这地方可是水妃神以前的闺房,可千万别弄脏了!”

我的心里顿时一提——我说怎么那位田八郎是这里领头的呢!原来,他竟然是水妃神的兄弟!

那水妃神,也就是海罗刹女的姑姑了?

我更搞不明白了,她到底为什么帮我们?

这几个货猫着腰,跟贼似得四下看了一遍,也没看出什么来,打了退堂鼓:“没找到,咱们走吧!”

“是啊,听说水妃神最讨厌其他人动她的东西,咱们可别摊上这个麻烦!”

“对。好像上次小六就动了水妃神的物件,最后……”

“别提了,十三哥亲眼看见了那个场景,吓的半边身子都麻了,不好收拾,上坟都没地方给他上坟。”

卧槽,那得把人弄成什么样了?

不光他们,海罗刹女似乎也想起来了那件事儿,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。

程星河就更别提了,摸向了床上摆设的手都缩回来了。

但有一个奔着床幔就说道:“那地方还没找呢!”

另外几个海罗刹咽了下口水:“那可是水妃神睡过的……”

这要是古代,你们动了妇女的闺房香床,手给你们剁掉了。

“可来都来了,不看看,怎么甘心?”

就你忠诚。

那个奔着床幔就过来,伸出了六个爪子。

海生一下紧张了起来,抓住了程星河的脖子。

程星河脸色顿时也不好看了——看意思要不是怕弄出动静,非得把海生给打一顿不可。

到了这个份儿上,紧张没用,我一只手就伸向了七星龙泉,可海罗刹女一下就拉住了我的手,眼神像是有了一丝祈求。

不想让我伤她族人?

可就在这一瞬间,我忽然感觉出来——一道非常强大的力量靠近了。

强大的,让人压得慌。

而且,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一片寂静。

接着,一阵奇怪的音乐,由远及近。

不知道什么吹出来的,很诡异——这个音乐,我听过!

是水妃神仪仗的音乐!

外面就是一个拉长了嗓子的喊声:“水妃神驾到!”

一听这一声,那几个海罗刹的爪子猛地就颤了一下,没命的就往外跑。

可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“哗啦”一声,门口淌出了几团子绿色血雾。

果然,那几个海罗刹,连人形都没了,只剩下了血雾。

一个威严的女声响了起来:“谁许他们进去的!”

没人敢吱声。

接着,一个身影进了屋子。

那个身影,虽然纤细秀美,可是端正威仪,不可逼视,只有壁画里才能看到。

水妃神……

我们几个的呼吸,一下凝滞住了。

而水妃神一进来,门关上,她一只手搭在了肩膀上,就把最外面的一层金丝银线,璀璨非凡的罩裙给脱下来了。

我和程星河都瞪大了眼睛。

那是一幅美妙极了的身材,但是,我一身鸡皮疙瘩炸了起来。

她半边身子莹白如玉,在海水里,像是能发光,锁骨,肩膀,腰线,肌肤,全是完美无缺的,可另一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