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061章 半人之姬

海罗刹比我想的快,竟然从水底下又来了一群,张牙舞爪,被我一下扫开,找到了那块大黄石头。

第三块砖……

又有几个海罗刹扑过来,我抬脚踹翻,看到了。

第三块砖上,有一道青气微微泄露了出来,底下肯定有东西。

我一脚踩上去,三个海罗刹奔着我一扑,被我卡拉拉卸下手腕,第二脚,五个海罗刹抱住了我的腿,行气压下去,炸的在水里翻滚出去老远。

第三脚——很多海罗刹对我的身手露出了惧色,但出于好战的本能,还想过来,但是来不及了。

只听“哄”的一声,黄石头猛然翻开,底下出来了个东西。

圆圆的,很大,很像是个热气球。

但是,这东西是透明的胶质,“裙摆”一抖,底下露出了数不清的触手。

而触手在水中完全伸展开,底下露出了一张美艳的女人脸。

我一下有些蒙圈,但马上就想起来了,这是半人姬?

算是大山魅的海洋版本,模样美丽——有一些志怪笔记提起过,行船路上,偶尔会看见水下有美丽的女人脸,模样凄楚,像是盼着你伸手救她,你一伸手可倒好,直接就下去了。

有时候同船的发现了,伸手要把人给救出来,可抓住了脚,也只能拉上来半个身子——剩下的,像是融化在了水里,所以也叫半人姬。

这东西手段毒辣,杀人不眨眼,最恐怖的是,这东西有剧毒,那些看似柔弱无骨的触手之中,暗藏着数不清的毒针,扎起了人来,比容嬷嬷还熟练,一碰即融,因为她没有牙齿,直接喝血肉溶液。

这东西太过危险,近年来很少听说了,想不到这里还关着一个!

这一位不知道关了多久,多长时间没粘荤腥了,这是要大开杀戒。

这些海罗刹是好战,可又不傻,横不能寻死,瞬间全退开了,可半人姬华盖一样的“裙摆”张开,瞬间就把一圈海罗刹给卷了进去,他们连哭爹喊娘都来不及,“裙摆”再往外一翻,只哗啦啦掉下了不少的碎布片和钢叉。

水妃神趁机指了一个方向:“跑!”

我一抬头,远远的,就看见了水妃神的仪仗,顿时高兴了起来。

要是能回到了她的仪仗之中,这些海罗刹叛乱的事儿,那不是分分钟就解决了。

我一脚蹬水,标枪似得对着那个方向就冲了过去。

可没想到,才过去了一半,水妃神却忽然改了主意:“上下头去!”

下头?

我一低头,看见下面是一片极为美丽的珊瑚礁,好像人间的密林一样。

“快!”

既然水妃神发了话,那肯定有她的道理,我运气就猛地扎了进去。

这些珊瑚礁红的黄的都有,莹润可爱,枝枝丫丫蔓延出来,能躲的地方倒是不少。

一往下沉,数不清的彩色小鱼被惊起来,擦着耳朵就游上去了。

水妃神转过脸,就盯着我。

那双眼睛跟海罗刹女很相似,却比海罗刹女更美丽也更威严,目光炯炯像是想透过皮相去看人心,搞得我不由自主一阵心慌,但是错开眼睛又显得狼狈,只好跟夜猫子一样对视了过去。

我这个人还是要点面子的,不能输阵。

大眼瞪小眼了不长时间,就听见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,估摸着是那些海罗刹追上来了。

运气上耳,我远远的听见,有个海罗刹的声音带了惧意:“田八郎,那小子不会把水妃神带回去了吧?”

“不可能。”田八郎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要是她回去,现在早就闹起来了,还会这么平静?”

“那……”其他海罗刹都有些紧张:“那能去哪儿了?”

有一个插嘴:“说不定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放出了半人姬,自己也被融了。”

“对对对……”

“放屁。”田八郎就是一声怒吼:“她可是水妃神,怎么可能让半人姬给融了?你们的脑子长了来显个高的吗?”

那些海罗刹不吭声了,半晌才有个胆子大的请示:“那,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

田八郎沉吟了一下,狠厉了起来:“找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时间不够了,越快越好!”

时间不够,什么意思?

那些海罗刹赶紧答应了下来,那个胆子大的接着问:“跟水妃神在一起的那个丑怪物,到底什么来历?”

其他的也感兴趣。

田八郎不听还好,一听气的直跳脚:“我还没找你们算账,你们这帮废物点心,得罪谁不好,偏偏要得罪这种……”

他自己也没闹清楚我到底什么来历,所以话也没说全,听动静,那些海罗刹得令,一哄而散,四处寻找了起来。

我这才松了口气。

同时寻思了起来,我怎么人到哪儿就乱到哪儿,难道真是柯南体质?

水妃神这才开了口,声音还是十分威严: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帮我?”

就冲着因为东海受灾,你肯少收供奉,跟它们一起厉行节约,又铁面无私,亲兄弟犯错与普通人一样惩罚,也看出来了,你不是坏神。

既然是好神,哪怕方法不对,能帮我肯定也帮。

不过这些话因为含着避水珠也说不出来,我就跟嘴指了指,摇摇头。

水妃神严峻的面容微微有了一丝和缓:“是个哑巴?”

我心头一滞,不过算了,你这么想也行。

水妃神侧头倾听着那些海罗刹四下翻找的声音,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注意到了我盯着她,她冷冷的说道:“是不是,你疑心我为什么不回去?”

我猜出来了。

于是我就比划了一下:“家丑不可外扬?”

水妃神微微挑起了眉头:“你虽然长得奇丑无比,但是脑子很聪明。”

过奖了。

之前就看得出来,水妃神一直很介意自己的出身。

可哪怕秉公处理,勤政为民,也还是有“贵族”看不起她,她才越发要给自己争口气。

谁知道“娘家”拖后腿,竟然还搞了一出“逼宫”,传出去,海罗刹自相残杀,谋反逆乱,地位更让人看不起,其他那些子民,也一定更不服她,之前那些努力,恐怕就全白费了。

她微微皱起了眉头,手里攥紧了那块麒麟玄武令。

这到底也是我的,我就指着麒麟玄武令,问她能不能还给我?

可水妃神没明白我的意思,反倒是嘴角一勾,露出了一个笑容:“你很忠心。”

嗨——她以为我的意思是说,麒麟玄武令上有陷阱,她拿着不安全,让她暂时交给我保管。

我没辙,就问她,这上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,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大的影响。

她看着我的眼神更有兴趣了——像是没见过我胆子这么大的,倒是新鲜有趣。

“横竖你是个哑巴,说给你倒是也没什么。”她缓缓说道:“这上面附着的,是天石气。”

对了,这个东西我在厌胜册里听说过,据说是从陨石用极为复杂的方法提炼出来的,古代拿来炼丹,据说人用了能延年益寿。

“这是咱们海罗刹,最忌讳的东西,所以海里已经清除了差不多了,你岁数小,不知道也理所应当。”

原来如此——幸亏她不知道我不是海罗刹,不然绝不可能把自己的软肋说出来。

而她接着就说道:“这上面的东西,只不过是挑在了我身体虚弱,毫无防备的时候,让我中了计,等过半个时辰,我恢复过来就行了。”

原来之前田八郎说时间不够,是这个意思。

难怪呢,水妃神还是打算私了啊。

我则担心起了程星河和海生来。

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现在海罗刹搜人搜的跟鬼子进村似得,别把他们也给抓住。

程星河带的水灵芝草,能撑眼前这几个钟头是没问题,时间更长点,让他吃完了就麻烦了。

我得赶紧把他们给找到,对了,还有那个什么三奶奶,一个凡人,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既然水妃神暂时不用人担心,我就跟水妃神比划,我先走一步。

可她一只手就拉住了我。

“你不能走。”水妃神说道:“我向来赏罚分明,这次你立了大功,想要什么奖赏?”

于是我就摇摇头,算了,我要什么奖赏,你给我五百条反鳞龙鱼我也吃不了。

她更高兴了,点了点头:“你很好,事情平息,我给你一个官职——我素来不以貌取人,你虽奇丑,也不打紧,肯定能做好。”

这还叫不以貌取人?

我记得很清楚,潇湘之前并不想跟她打照面,所以我也没打算把潇湘的事儿说出来。

但倒是想起来了,她既然是个好神,又为什么拉了那么多像红背心那样的海郎君?

水妃神一开始没明白我什么意思,但是弄清楚了“陆地上很多没成年的男人失踪”这件事儿,一下子柳眉倒竖,有了怒容:“想不到,他竟然做到这个份儿上,好大的胆子……”

啥意思,那些海郎君,不是水妃神弄下去的?

我就比划,田八郎?

水妃神冷笑:“光凭着他,哪儿来这么大的本事和胆子,他身后有人帮助,恐怕,还是个胆大包天的人。”

卧槽,难怪田八郎说逼宫就逼宫,身后还有人?会是谁呢?

那个人,抓海郎君和海生,又有什么目的?

可刚想到了这里,身边水波一动,我下意识闪避过去,一柄明晃晃的钢叉,擦着我耳朵就下来了!

被发现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