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62章 英俊潇洒

我一只手抓住了那个钢叉,带进来了一个人,反手行气砍在了它后脖颈子上,这一下,那人失去了意识,软绵绵的落了下来。

还好,这货长了个心眼儿,发现我们之后故意没吭声,就是想着自己来领一个头功,没惊动其他的海罗刹。

这货穿着一个大斗篷,翻过来,这个海罗刹更是丑出了新高度,模样别提多难看了,眉骨和下巴凸出,鼻子和嘴巴凹陷,很像是“花王”的标志。

水妃神扫了他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白费了一个好容貌——本来可以前途大好。”

卧槽了,这个叫好容貌?

对了,海罗刹以貌取人嘛。

后来我才知道——这海罗刹的丑,反倒是代表着力量。

也就是说,越丑的,武力值越高,他们是个战斗民族,所以海罗刹男的丑,就代表着他的战斗值。

所以越丑的,就跟陆地人越有聪明才智一样,越被人推崇,海罗刹女会争抢着嫁给丑的,周围人也都崇拜丑的,他们的审美观就这么形成了。

眼前那个身披斗篷,地位应该已经算是挺高了,可能是个小头领之类的。

而像是田八郎那种,虽然模样对他们来说极为难看,武力值肯定先天不足,可人家也凭着后天努力坐上了现在的位置,好比身高一米四却进了NBA一样,也算是一道传奇。

这位“美男子”之所以胆敢当孤胆英雄,估计也是对自己能耐有自信,可惜他是蛤蟆跳进秤盘里——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。

我把那个艺高人胆大的海罗刹“美男子”塞到了珊瑚礁底下,往外一看,不少的海罗刹还在孜孜不倦的搜查了过来。

不行啊,看来我这半个时辰还走不了,这一走,这水妃神就危险了。

而这个时候,又有几个海罗刹从旁边走了过去,一边走一边议论:“赶紧找吧,妈妈的,罗刹女们好像快回来了。”

“这么快?”有一个海罗刹像是难以置信:“不是去参加法会了吗?”

“不兴法会提前结束?”开始说话的海罗刹答道:“她们要是回来了,那就没有咱们什么事儿了。”

法会?那是什么东西?

算了,那个不重要,重要的是,海罗刹女的战斗力,普遍是高于海罗刹男的,她们要是来了,那恐怕就更麻烦了。

水妃神也觉察出来了,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这么躲下去,迟早要被发现。

可水妃神把面子看的大过天,都这个时候了,也还是不肯回到了自己的仪仗之中,

那没别的法子了,我也不能看着她就这么让兄弟给取而代之了,救人救到底,送佛送到西吧。

于是我低下头,就在珊瑚礁底下抹了几把。

我听白藿香提起过——真正的人皮面具没有那么容易做,光完全贴合人脸的胶,就没那么好找。

最好的,还是东海金玉珊瑚底下长着的细皮藻。

那种细皮藻在嘴里嚼烂了,贴在人脸上,才能营造出真正不为人发觉的人皮面具。

那东西在深海之下,产量极其稀少,所以哪怕是她,都用比较麻烦的蜇皮法来易容。

这还是在跟她一起看电视的时候,玄幻剧里的人一手一个人皮面具的时候,她吐槽的。

多跟白藿香一起看电视,其实很长见识。

我刚才就看出来了,这些红红黄黄的珊瑚,正是金玉珊瑚——厌胜册上记载过,挺值钱的,不光敲击出来的声音如同金玉,要是能把这东西放在财位上,也能金玉满堂,招财进宝。

好——摸到了,妈耶,厚厚一层!

要是白藿香和程星河到了这里,肯定都特别高兴。

我一把就塞进了嘴里嚼了起来。

水妃神看着我“吃草”,忍不住就皱起了眉头,显然也不知道我这葫芦里,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我嚼碎了之后,忍着恶心,就用手把细皮藻泥拍在了脸上。

别说,跟白藿香之前跟我提起的一样,皮肤微微就发了热,产生了粘性!

粘性差不多了,我就把挡水的手拿下来,随手在地上捡起了一些碎石头子,烂贝壳之类乱七八糟的贴在了脸上。

别说,还真管用,那些石头脱离了地心引力和浮力,稳稳当当的粘在了我脸上,简直是融为一体!

我把脸疙疙瘩瘩武装好了,只剩下了俩眼俩鼻孔一个嘴露着。

水妃神难以置信的看着我。

我接着,就把刚才那个“花王”给翻了过来,解开了他的斗篷,跟水妃神示意,上我背上来。

水妃神迟疑了我一下,我就给她比划着解释——跑远了会碰上仪仗,在这里藏着,他们人手只要够多,那半个时辰之内找到,是轻而易举的事儿,在这藏着不是办法。

但是,只有一个地方,那个田八郎肯定想不到。

也就是——灯下黑,我们重新回到了他的府邸里去。

他们已经眼瞅着我们突破重围从里面逃出来,自然不会想到,我们竟然还会回去。

而我把脸鼓捣成了这样,再让水妃神趴在我后背,大斗篷一罩,佯装成是个罗锅,肯定是丑的可乐,谁也不会认出来,是我们俩。

水妃神明白过来,黑潭似得眼睛顿时就是一亮,微微颔首:“你果然很聪明——要是模样周正,怕早就出人头地了。”

眼下颇为惋惜。

我谢谢你了。

于是,水妃神依言而行,上了我后背,被我用大斗篷,连七星龙泉一起罩住,我顺手把刚才那个钢叉也捎带上了,刚收拾好了,忽然又有几个钢叉,直接伸了进来:“谁在里面,给我出来!”

卧槽了,好险!

我立马一蹬水,从里面出来了。

我这一亮相,满脸石头疙瘩,一个大罗锅,简直威风凛凛,外头几个海罗刹本来一个尖嘴一个大耳朵,也奇形怪状,但是看清楚了我的模样,全不由自主露出了羡慕和自惭形秽交加的表情。

加上那个斗篷可能是代表身份的,他们俩赶紧就让了路:“原来是什伍长。”

这听上去可能是个小头领的名称,类似于几当家这种。

我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,昂首挺胸就踩水出去了。

还听见小尖嘴在后面议论:“早就听说田八郎从南海专程请来一位什伍长,容貌绝世无双,我之前还有点不以为然,今天见了真容——真是名不虚传啊!”

“是啊,那张脸,那个身材,咱们整个东海,都未必有比他英俊的,这一看,才心服口服!”

可惜卡西莫多和弗兰肯斯坦没生对地方,不然上你们这里来,那还不是万千少女的偶像?

眼瞅着计划可行,我就继续昂首挺胸往前走,一路上看见了我的海罗刹,几乎全都直了眼:“世上竟然还有这种美男子……”

“不愧是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什伍长,这以后前途无量!”

“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啊!”

说实话,我长这么大,还第一次让人这么称赞,简直快找不着北了。

水妃神也听见了,在我背上忍着笑意,低声说道:“你真有法子。”

这也不是我原创的,在我们陆地上有几千年历史了,我们管这个叫化妆。

正昂首阔步往里走呢,眼前呼啦啦又出现了一大群海罗刹。

但是——这些海罗刹全部是短打装束,跟陆地姑娘过夏天时穿的吊带和热裤一样,展露细腰长腿,肤色雪白,容貌绝艳,海罗刹女!

参加什么法会回来了?

我自问见过点世面,什么大山魅,打扇神女的,可是,她们都没有这些海罗刹女特别——那种野性的美,英姿飒爽,别提多勾人了!

我到底也是个带把的,没忍住,就咽了一下口水。

但是一瞬间,胸口的龙鳞,久违的颤了一下。

坏了,潇湘不高兴了,我赶紧把心思敛住,继续装成很神气的样子,往里走。

可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