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063章 灯下之黑

那些海罗刹女看见我,先是愣了一下,接着,呼啦啦就把我给围住了。

卧槽,我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,我都粘成这个熊样了,你们还能认出来?

不对啊,再一寻思,我刚才从那个“府邸”里突围出来的时候,她们还没来呢,怎么可能认识我?

算了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我一只手按在了插在腰带上的玄素尺上,就做好了准备。

没成想,一个眼睛很大,桃腮上两个酒窝的海罗刹女第一个站在了我面前,一只手撑住了我的下巴,挑起了眉头:“你是新来的什伍长?娶妻了没有?”

甜美与野性并存,真好看!

不过,娶妻?

我下意识的摇摇头。

潇湘还没回来,没法娶。

那个酒窝海罗刹女别提多高兴了,捏我下巴捏的更紧了,把我奔着她怀里的方向一牵:“那你今天开始,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卧槽?跟恶少调戏良家妇女一样!

可还没等我被拉进她怀里,又一只胳膊绕了过来,就缠在了我胳膊上,把我拉到了反方向:“你算什么东西,这位新的什伍长,是我先看上的!”

这胳膊滑腻腻的,宛如最好的羊脂白玉,顺着胳膊看上去,就看到了一个圆脸美女。

以前书上总说“面如中秋满月”,我还寻思大脸盘子有啥好看,直到今天才知道,圆脸美女竟然这么漂亮,有点像是老版红楼梦里的宝姐姐,但是,没有宝姐姐的端庄,眼神霸道,英气十足。

说着,圆脸美女就往我身上撸了一把,靠近了我耳朵,声音隔着水,都触电似得让人麻酥酥的:“今儿咱们就生个孩子——咱们的种,不知道以后有多好看。”

但我还没来得及回答,又有一个身材特别火辣,呼之欲出的丰满美女抓住了我的手:“她们两个算是什么货色,你看我——我这个体格,最好生养。”

“还有我!”

“还有我!”

不愧是母系氏族,跟陆地姑娘截然相反,真是热情似火,招架不住!

这些海罗刹女,每一个都好看的惊心动魄,但是又各有千秋,估计那个男人都得眼花缭乱。

我也一样,再一次找不到北了。

这就好比一桌子美食搁在桌子上,任君品尝一样,叫谁不得心旌荡漾?

可是——诱惑是诱惑,原则是原则,她们再好看,我也不能动这个歪心思。

我赶紧把手给抽出来了。

又有海罗刹女把其他的姑娘手打开了:“别把他吓着了!”

说着,自己趁乱就要摸我:“模样是没得挑,就是瘦了些……”

我当时脑瓜皮就给炸了——这么摸下去,摸到了我背上的水妃神怎么办?

这地方绝对不能久留,人多手杂的,万一露馅就麻烦了。

于是我赶紧就要往外走,装成还有急事儿的样子。

这会儿那些海罗刹女也觉出来了:“也怪,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啊?”

因为我的人设是“哑巴”。

我立马就打了个手势,意思是没法说话,劝退一波。

“原来是哑巴。”

呵呵哒,怕了吧。

“哑巴又怎么了,都别跟我抢,有这样的美男子当男人,打架我都是自己打自己!”

“哎,我倒没你们这么肤浅,不是看中了他的皮相好——主要我就是喜欢哑巴。”

不是吧?

外围那些搜寻我们的海罗刹都别提多羡慕了:“看看人家,我何时能跟人家一样优秀?”

“那种长相,是老天爷赐福,几辈子积德才能长出来的,你就洗洗睡吧。”

眼瞅着跟进了盘丝洞一样,我急中生智,立马就比划了起来,我喜欢身强力壮的,你们都太瘦,不行。

看没想到,那些海罗刹女一看我这意思,当时就吵得更厉害了,有几个还当场把石头给掰下来了几块证明自己。

结果有几个不服气,抬手把那块石头给举起来了。

这海罗刹不跟陆地人一样以容貌为傲,而是以战斗力为傲,这一下。这一位说自己能单手抓鲸鱼,那一位说自己能手撕翻江虎,你不服我,我不服你,也不知道谁先开的头,竟然给打起来了。

这家伙,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水上翻的,沙上滚的,成了一个海底修罗场,飞沙走石,一片大乱。

海罗刹好战,都跟斗鸡似得,这一下外围的海罗刹也直了眼,这个叫好,那个喝彩,我趁着这个功夫,背着水妃神趁乱就遁了。

水妃神在我背上微微颤抖,像是强忍着怒气,我疑心她觉得我行为渣男,十分尴尬,就想解释,结果一张嘴避水珠差点没给飘出来,我赶紧又把避水珠吞回去,合上了嘴。

水妃神似乎觉出来了,这才说道:“你不用怕——我只是,触目伤情,想起了一些往事。”

她的声音,像是十分怀念什么。

“我曾经的那一位……”她似乎觉得我是个哑巴,在我面前说什么都行,还真倾吐了出来:“跟你现在这个样子差不多,也是一个绝色无双。可惜……”

她没说下去。

好么,绝色无双,那肯定能吓的小孩儿不敢夜啼。

海罗刹女打的厉害,不少海罗刹过去看热闹了,更多的是四散去找我和水妃神,跟我预料的一样,他们大本营倒是一个灯下黑,门庭冷落鞍马稀。

我进去了也没人敢拦着我。

一瞅府邸里没人,我动了心思。

于是,我趁人不备,把几个偏房的门槛拆了下来,挡在了八方甬路上。

水妃神有点不明白:“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

我就跟她比划,你一会儿就知道了。

堵严实了之后,我就跟水妃神比划,还有没有其他关人的地方?

找不到海生,先找找三奶奶也行,到时候一步到位就能离开这里了。

水妃神忖度了一下,指向了一个正殿:“如果没有在你出现那附近,就只能在那里了。”

也就是,田八郎平时生活作息的地方。

那就进去看看。

一瞅田八郎也不在,估计也亲自去寻找我们了,我直接推门就进去了。

这里面布置的也跟KTV一样,哪儿哪儿都是金灿灿的。

进去了四下里一找,翻箱倒柜,也没找到三奶奶,也不知道被田八郎藏哪儿去了。

正着急呢,水妃神忽然就拉了我一下:“他回来了。”

卧槽,这么快?

我立马就躲在了一扇大金屏风后面。

果然,不长时间,一个脚步声进来,推开了门,声音气急败坏:“大小姐你们都看不住,一帮废物!”

我心里这才略略松了一口气——程星河那个鸡贼还没被抓住。

还有人跟着他一起进来了,但是没吭声。

接着,就是摔东西的声音:“你们找不到大小姐,也别回来了!”

又一阵脚步声想起来,估计几个海罗刹得令了。

田八郎还想说话,可是“当”的一下,他就痛呼了一声:“这什么东西?”

显然,像是被自己扔出去的东西反伤了。

我暗自得意,那些门槛开始起作用了。

这本来是八方朝拜局——住在这里的,必定是一方的头目。

可要是挡住了那几个甬路,格局就全变了。

这是厌胜法门——本来是八方朝拜,可现在,甬路闭合,变成了宝剑刺墓。

这个法门的意思是,死了也不放过你。

我很少用厌胜法门——因为很多厌胜法门确实阴狠毒辣,自己也会折功德。

可谁让你把苏寻打成那样,还害了那么多“海郎君”,甚至还想篡夺水妃神的位置。

这下你可要倒霉了。

可还没得意多长时间,忽然田八郎的声音一紧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局被动了?”

我的心一下就凝滞住了。

他在跟谁说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