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065章 水灵芝礁

我吸了口气,就跟她比划了起来:“你儿子丢了的时候,是不是挂过一个小金锁?这个形状的……”

水妃神盯着我的手势,眼睛瞪大,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那只手不是完好的,而是被虫子啃噬的那一半。

她用了劲儿,那条胳膊跟上了年月的房子一样,雪白无暇的肌肤哗啦啦开裂,跟掉了一层墙皮一样,露出了黑洞洞的孔隙,一看就疼!

一瞬间,又有数不清的虫子,从孔隙之中钻了出来,若隐若现,探头探脑!

我一身鸡皮疙瘩全炸起来了。

可她浑然不觉,还是死死抓住我,嘶声说道:“你见过他?他在哪儿,他现在怎么样?”

她的眼神,炽热又焦躁,仿佛眼里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。

我一瞬间想起了我妈。

她再跟我见面,也会是这个期盼的表情吗?

这件事儿比较复杂,比划起来很费事儿,而且耽误时间。

没错——她儿子,就是海生。

但我还是尽快跟她表明:“真要是这样,那咱们不能再留在这里了。”

水妃神皱起眉头:“为什么?”

我用手势回答她,刚才有人不是给田八郎出谋划策吗?他们肯定是去找海生去了。

我终于知道,他们为什么要抓海郎君了。

就是知道,海生没死,并且,是水妃神唯一的软肋。

他们很久之前就知道了这件事儿——一开始是好心还是恶意就不清楚了,也许单纯就是想帮水妃神找儿子。

可是后来,田八郎和水妃神闹翻了。

田八郎跟水妃神一样的爱面子,又心胸狭窄,怀恨在心,寻找海生的目的也不单纯了。

刚才听田八郎提起了一句:“上岸会被晒死”。可见海罗刹也没法子上岸去寻找海生。

所以,他们就会在海面附近,寻找下海的年轻男人。

挑在龙王巡水这段时间拉海郎君,也许就是他们认为,水妃神的儿子也在这个时间寻找水妃神。

而他们并不知道人具体的生长周期——海罗刹这种战斗民族,生下来过不多久就能成人,所以他们寻找的范围是十几岁的少年。

可海生既然有一半的人类血脉,那必定跟海罗刹成长速度不同,其实,还只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小毛孩子。

海边的人不知道啊——一看拉走的都是一些少年,水妃神拉海郎君的传说就给传开了。

这一次,他们八成是得到了那个出谋划策的人的帮助,上岸找到了海生的窝棚。

三奶奶因为身上带着金锁,就被直接抓走了——海罗刹本身是不会老的,他们也不分老少,反正上头让拿金锁,他们找到了金锁。

而后来,海生偷了我的麒麟玄武令下水,一定就惊动了附近的海罗刹,这才被抓走的。

田八郎差点打死苏寻,抓到了海生,应该是挺高兴的。

更别说,还有意外之喜——他拿到了麒麟玄武令。

有了麒麟玄武令,号令水族不在话下,这等于一个身份的象征,连水妃神这种在位的都想要,更别说他一个篡位的了,弄到了麒麟玄武令,简直名正言顺。

他正做着美梦呢——海生既然是水妃神的孩子,把水妃神引来,以孩子要挟,还怕水妃神不答应?

谁知道,后来我来了,把海生给放跑了,他美梦落空,气的炸毛,而水妃神也已经被他喊来了,可以说葱姜都在油锅里爆好,就等着下菜了。

他只能另想主意,在麒麟玄武令上动了手——也是水妃神时运不济,正在身上受万虫啃食的时候,他就在麒麟玄武令上下手,让水妃神中了招。

结果,水妃神和麒麟玄武令,又被我给带走了。

现在,他的目的就是找到水妃神,可找不到,就只能再次回归原点,从海生那里下手了。

刚才那个出谋划策的,应该就是让他先把海生给找到。

我们现在——就是要抢先他们一步,找回海生,免得水妃神被要挟。

水妃神听明白了:“可是——你确定,他们能抓住海生?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那个出谋划策的人可精的很。

他知道,下来的是人。

人就需要水灵芝草,才能在水底下生存。

要找程星河,一定要去有水灵芝草的地方。

水妃神看着我的眼神,压不住的赞赏:“你确实聪明。”

过奖过奖。

我就接着问水妃神——这附近,什么地方有水灵芝草?

水妃神一思忖,就给我指了一个方向:“从这里出去五百步,有一大片海礁石,只有那地方有水灵芝草。”

那就对了,他们肯定,也去那了。

我立马把水妃神给背了起来,对着那个方向就蹿过去了。

可刚一走,还想起来了——对了,这些海郎君还被困在这里呢,于是立刻折了回来,抽出七星龙泉,对着那片困着他们的海碧石就劈了过去。

那一大块上好的海碧石炸开,碎屑溅的到处都是,哗啦啦一下,数不清的海郎君亡魂,争先恐后的从孔隙之中钻了出来,呼号着就往上头游了过去。

这是数不清的眼泪,数不清的破碎家庭——我把他们送回去了。

这下,狐狸眼那一类人觉察出来,田八郎麻烦大了。

我刚要转身,就发现其中一个海郎君没走。

是那个穿着红背心的。

他在一片纷乱之中,远远的看着我,给我跪下,行了个礼。

这小子虽然欺负人,倒是知恩图报。

我远远跟他摆了摆手,做了个手势:“找你妈去吧!”

那个穿红背心的跟我点了点头,呼啦啦一下就上去了。

那动作别提多轻盈了,肯定生前也是个下海的好手。

这一下死气轰然而出,附近的海罗刹也都觉察出来了,哗啦啦就围过来指着那些死人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那是什么玩意儿?”

这一出去,那些海罗刹女你揪着我头发,我拽着你胳膊,还打着呢,也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些黑乎乎的人魂。

趁着这一乱,我钻过了纷杂的海罗刹,奔着水妃神指点的地方就过去了。

我还没跟他们汇合,程星河肯定不会走的,哪怕这个货贪生怕死要走,海生找不到那个三奶奶,也够呛能走。

他们肯定就在有水灵芝草的地方。

以最快的速度,标枪似得冲过去,就看见大队大队的海罗刹,已经到了那一大片的海礁石。

海礁石有篮球场那么大,一块接着一块,看上去十分震撼人心,上面附着了数不清的绿色海草,正在水波里面飘摇,偶尔还能看到,水草缠住了一些尸骨,白的发亮。

那些海罗刹,都在附近搜查。

一眼撇见了我,自然没认出来,除了对我“举世无双”的容貌暗暗赞叹之外,就是羡慕我身材好——好大一个罗锅。

我四下扫了一遍,皱起了眉头——没看见活人气啊!

他们到底藏哪儿去了?

于是我就揪住了一个也正在寻找的,跟他比划了起来,问他有线索没有?

那个海罗刹很有些受宠若惊,赶紧告诉我,已经筛查清楚一半了,剩下一半,也马上就扫清了。

没多少时间了。

我暗暗着了急——哪怕找到,现在这里这么多的海罗刹,水妃神又没恢复好,也不好办。

可正在这个时候,忽然俩海罗刹给掐起来了:“妈妈的,你早就看上那串东西了,不是你是谁?”

“你哪只眼睛看见是我偷的了,别给老子血口喷人,撒币!”

好像是有一个海罗刹丢了一串大珠子。

我心里一动,立刻比划,哪儿丢的?

那俩海罗刹一看我的斗篷,肃然起敬,指着一个位置。

八成是程星河干的。

我刚要游过去,忽然一只手就扣在我肩膀上:“这位美男子是哪里来的?我怎么看着这么生?”

卧槽——田八郎的声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