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66章 瞒天过海

张爱玲说过,尽我最大力量,别的就管他娘。

已经到了这一步了,我就转过脸,对上了田八郎。

田八郎一看我的模样,跟被雷给轰了一样,瞬间就露出了难以置信和羡慕夹杂的表情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早有人出来禀告:“田八郎您贵人多忘事——这是南海来的什伍长。”

田八郎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:“原来是你,果然是个青年才俊,这副模样,万里挑一!”

我点了点头表示不要夸我,我会骄傲的,接着把脸上一个四处乱爬的海蜗牛给抠了下去。

田八郎盯着我的斗篷,也夸我穿着英俊潇洒,好裘配英雄,说着还拍了拍我的肩膀,表示爱才。

我点了点头,不动声色的把身子偏移了一下,免得他碰到了斗篷下的水妃神。

幸亏田八郎还没见过“花王”,不然爷就要倒霉了。

田八郎别提多欣赏我了,眼神还夹杂着几分羡慕,但马上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连忙说道:“找人的事情,你要多留心,只要找到了,擢你的职。”

我点了点头表示收到,就奔着那个方向过去了。

我留意着周围的海灵芝草,就奔着那个位置看了过去。

果然,打一个缝隙里,我看到了一丝活人气。

就在这呢。

可现在四处都是眼线,现在把他们给救出来,那不是直接羊入虎口吗?

我一寻思,抄起了手里的钢叉,奔着反方向就扔了过去。

钢叉划出一道非常流畅的弧线,扎进了远处一块礁石上,劲头运的足,水波都跟着震动了起来。

这一下把所有的海罗刹都给镇住了,全部的眼睛,都盯向了那个方向。

有机灵的就猜出来了:“什伍长肯定发现了那两个土猴子的踪迹了!”

说着,一马当先就冲了过去。

剩下的见状,都怕功劳被人抢了,争先恐后奔着那个方向就蹿了过去,跟有白捡的钱一样,就连田八郎也瞪大了眼睛,回头看了我一眼:“好样的,回去就擢你的职!”

说着,奔着那个方向就冲过去了。

这一下,呼啦啦全走了。

古人诚不欺我,这招声东击西真管用。

我立马蹲下身子,奔着那个位置抓了过去。

这一抓,就感觉到一股子破水声倏然响起,有锐物过来了。

我立马把手缩回来,把脑袋伸了进去。

果然,程星河把海生背在了身上,正冷冷的盯着洞口,海罗刹女则抓住一柄钢叉——刚才要叉我的就是她。

我立马跟他们招手——等雷劈呢,还不快出来?

可海罗刹女也只是在见到我面容的时候吃了一惊,接着就恶语相向:“别以为你长得英俊,我就会被你给诱惑了——别想让我出来!”

呵,你真是女版柳下惠。

程星河也压低了声音:“这么多废话干什么,叉死他!”

你个不孝子,叉你大爷。

对了,我这个尊容,他们也不认识我了。

于是我一伸手,就把七星龙泉给抽出来了。

海罗刹女吃过七星龙泉的苦头,一眼就认出来了,黑潭似得眼神一凝:“你——你杀了他?”

她咬紧了雪白的牙,像是恨不得弄死我!

啥情况,关心我?

咱们素昧平生,我还揍过你,你这么担心我干啥?搞得我有点不知所措。

倒是程星河眼尖,一拍大腿:“卧槽,七星,你让人毁容了?是谁下的毒手,爹跟他们拼了!”

他倒是不傻,知道七星龙泉认主,别人没法把它从鞘里拔出来。

我打了个手势说你们费什么话,赶紧出来,溜了溜了。

海生也把脑袋给探出来了,嘀咕着:“他真是七星,这脸怎么跟麦旋风似得?”

而他这么一探头,我身上的水妃神猛地就颤了一下。

母子连心,她是觉察出海生的身份了?

你们要认亲,等安全了慢慢认,现在再不走,那帮海罗刹回来了,就更走不了了。

程星河还算机灵,立马背着海生出来了,海罗刹女盯着我,还是半信半疑:“你……真是丑八怪?”

我比划了一下,意思是不是我是谁?

海罗刹女别提多高兴了,眼神那叫一个惊艳,好似看见偶像剧女主穿了美特斯邦威的衣服一样。

我回身就引他们,结果一回头,就看见了一个满脸麻子的海罗刹正站在我们身后,傻傻的盯着我们:“找——找到了?”

卧槽,刚才那些海罗刹哗啦啦就走了,它怎么没走?

在往他身后一瞅——好家伙,这货刚才憋不住,找了个地方方便,立功的机会没赶上趟。

这下大麻子一下就兴奋了起来:“什伍长就是什伍长,我这就把他们给喊来,你可立了大功,我也跟着沾光……”

说着,回头就要喊人,结果被我一手砍在后脖颈子上,软软的倒了。

我一脚把他踹进了海礁石的缝隙里,转身带着程星河他们就走,这一踩水往上,就听见那头沸反盈天,应该已经发现扑空了。

我赶紧把程星河和海生包在了前头,这下鸡胸驼背俱全,跟个钟楼怪人一样,奔着上头要走。

水妃神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,先把他们从树洞里带到了岸上再说。

可海生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又继续抓挠:“我三奶奶……”

程星河一把抓住了他的手:“小祖宗,三孙子也不行了,赶紧走!”

海生耍了脾气,一下在程星河背上闹腾了起来:“你们骗我,你们说会帮我找三奶奶,我才跟着你们在礁石底下等了那么久,你们要是不救她,我自己去!”

说着,挣扎着就要从我斗篷底下给溜出来。

卧槽了,这个小王八蛋!

这一句话要不是含着避水珠,我早骂出来了——不过他妈就在我身后,也不好骂出口。

身上这么一挣扎,影响游泳,我速度就慢了,结果祸不单行,刚才那帮海罗刹女又不知道从哪里,蜂拥而至:“姑爷,我们可找了你好久,想不到你在这里呢!”

“是啊,不声不响就溜走了,让我们好找!”

“哎,一眼看不见,姑爷怎么又英俊了许多?”

是说我的“鸡胸”吗?

我身边的“大小姐”见到了这些其他的罗刹女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死死的瞪着我,好像我偷了他们家鸡一样。

这下麻烦了,听得出来,田八郎他们的大部队马上就要杀到,我刚要想辙,忽然海生一下就把脑袋从我斗篷里钻了出来:“我要找我三奶奶!”

这一下,程星河没来记得制止,周围的海罗刹女,全看见我胸前忽然钻出了一个人脸,全愣住了:“那是……”

这把程星河给气的,一手刀又敲在了海生的脖颈上,想着把海生给弄晕过去,免得添乱。

可谁知道,我觉出一股子力量从背后压到了胸前——是水妃神心疼儿子,制止了程星河!

程星河顿时也是一愣,我心说这下躲不过了,这些海罗刹女又不是瞎子,趁着她们愣神,引出了行气,全压在了脚上。

轸角二星天少雨,或起风云傍岭行!

这一下,一行人倏然就对着头顶冲了上去,水波也猛地一震,那股子力道,把几个离得近的海罗刹女直接掀翻。

海罗刹女也趁机踹翻了几个,跟上来了。

程星河压低了声音:“七星,这一位,也是情比金坚啊!”

你从哪儿看出情来了?

我们奔着来路就闯了过去。

这一走,还把几个零零星星的无辜海罗刹撞的跟陀螺一样,原地翻滚了好几周。

快了——很快就要到出口了!

好几个海罗刹见我风风火火的,还想问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,全被掀翻。

终于到了出口,一窜就到了榕树洞了,我就要钻——最后一哆嗦了。

可守门的海罗刹竟然也不少,全围了上来:“你出去干什么?有令牌没有?”

感情你们也弄出入证?

海罗刹女倒是抢着过来了,亮出了令牌。

那几个守门的肃然起敬,赶紧就要给我开门,没想到,这个时候,田八郎的声音竟然再一次响了起来:“什伍长,你上哪儿去?”

卧槽了——这么快就追上来了?

海罗刹女立刻躲在了我身后。

程星河也在斗篷下暗暗叹气:“我就知道……跟你出来,没一次是走运的。”

跟着田八郎那几个,也跟着插嘴:“是啊,什伍长,我们也知道,你刚才没看清楚,让他们跑了,可你也不用自责,现在,田八郎正是用人之际!”

不是,你以为我引咎辞职,这是孟德追云长呢?

我顿时满头黑线,同时注意到,他们都看向了我的“鸡胸”。

我脑子一转,立马比划:“我嫂子要生了,得赶紧回家。”

田八郎一愣:“你不是孤儿吗?”

他大爷,花王还是孤儿?

我只好继续比划,干的。

田八郎皱起了眉头,虽然有些依依不舍,但为了做出个宽仁爱才的表象,还是摆了摆手:“那你快去快回……”

同时表情也低落了起来:“这一走,对你来说,也许不是坏事儿。”

他是觉得,这次找不到水妃神,他们都得倒霉?

不过,既然能走,那我先走一步了。

可没成想,刚一抬腿,一声暴喝就从后面响了起来:“田八郎,千万不要让他走——他是假冒的!”

一个海罗刹扑在了我们身前,气势汹汹的。

我抓紧了七星龙泉——又一个要作死的。

可这一抬头就发现,这个海罗刹,眼熟啊。

卧槽,这他娘不是花王本尊吗?

“这……”有海罗刹忽然想起来了:“这才是真正的南海什伍长!”

田八郎一愣,眼神就阴沉了下来。

完了。

还没等花王开口,远处又来了一个海罗刹:“田八郎——是那个美男子,把两个土猴儿,还有大小姐带走了!”

大麻子!

不光是大麻子,大量海罗刹女也过来了:“田八郎,那个美男子不对劲儿!”

田八郎一愣,忽然就抓住了一个钢叉,对着我投了过来。

我一躲,海罗刹女躲闪不及,从我身后露出来了。

而钢叉穿过了飘扬在海里的斗篷,直接把斗篷从身上扯下,猛地钉在了岩壁上。

我背上的水妃神,胸前的程星河和海生,全暴露出来了。

田八郎一身的细鳞,全炸开了。

花王盯着我那件斗篷,两只眼睛全都冒了火,一身肌肉跟充气了一样,勃然隆起,跟其他海罗刹要了一个钢叉,对着我就叉过来了。

你大爷。

我立马翻过了七星龙泉架住,当的一声,水波猛地一震。

这货是知耻而后勇,比之前厉害多了。

不光花王,剩下那些海罗刹,海罗刹女,还有翻江虎——这个规模,黑压压一片,跟开演唱会一样。

花王蛮力很大,但是我倒是精通四两拨千斤,抓住了他的手腕子,找到了麻筋儿——跟人的位置差不多,一把扣住,反手就摔了出去。

花王那硕大的身躯,不由自主的就摔到了石壁上,哄的一声,砸下来了不少的石屑。

这一下,把其他海罗刹都给镇住了。

田八郎冷冷的说道:“你们死了,也别放了他们走!”

四面八方,就是一片破水的锐物声。

我转过七星龙泉,兜住了数不清的钢叉,连叉带人,一起甩出去了老远。

程星河也踩水出来了,活动了活动手腕子,吐了口气:“又要卖命了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一股子狗血红绳,破水而出,先把一群海罗刹给拦住了。

那些海罗刹的脚踝,都中了狗血红绳的毒,飞快的发黑溃烂,周围一片惨叫连连。

而这一瞬,一道破水声对着我就过来了,用观云听雷法测算出了位置,我翻身躲过去。

可还没躲利索,又一只手从左边鬼魅似得伸出来,重重的撞在了我胸口上。

龙鳞根本没来得及滋生出来——一阵剧痛,似乎几根骨头都碎了!

那个身影,快的让人眼前发花!

我咬着牙挣扎起来——田八郎怎么比刚才厉害了这么多?

水妃神咬紧了牙:“不好——他吃了爆灵丹!”

爆灵丹?

这东西我听说过——短时间之内,能暂时成倍,甚至几倍的增强灵物的能力,但是,对身体损害是很大的。

田八郎急眼了。

水妃神压低了声音:“再坚持一刻钟,我马上就能恢复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