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68章 无头公案

接着,“当”的一声巨响,我才慢慢觉出嘴里一阵发甜。

四肢百骸,又是碎了一样的的剧痛。

面前炸出了许多带着青苔的石屑,我是被撞在一面石壁上了。

我被撞成这样——心里一提,水妃神呢?

回过头,这才发现,在被掀翻的一瞬间,水妃神也从我身上掉了下来,落在了一团水草里面。

她正抬起头,担心的看着我。

但是——她一张莹白如玉的脸上,都开始出现了一个一个的细小虫洞。

万虫噬咬,到了顶峰了。

那个情景,把周围的海罗刹都给看愣了,可她也没顾着自己,只大声说道:“你小心!”

这个时候了,还关心我?

没容我回答,我就觉出身边一道水波震动,一个极快的东西,就要奔着水妃神冲过去。

田八郎。

是啊,他一开始的目标,就不是我和海生,而是水妃神。

程星河见状,立刻对着我伸出了手,一道子狗血红绳就垂在了我面前:“七星,跟爹走!”

他已经背着海生,到了洞口了,一弯腰,就能上岸,海罗刹受不住日光,我们就安全了。

现在上去,是能安全,可是,我答应了帮水妃神拖过这一刻钟,就不能半途而废。

我吸了口“气”,把行气压下来,转身就对着田八郎冲过去了。

海生见状,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:“他为什么自己不走——还去救那个女人?”

程星河答道:“因为他脑子被驴踢过。”

说着忽然又笑了:“不过,我倒觉得,这就是他的优点——我脑子可能也被驴踢了。”

海生听着这话,似懂非懂。

而我早就蹿到了田八郎面前,就在他的爪子要从水妃神头顶上落下来的时候,抬手把他挡住了。

当的一声响,他的新爪子上,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。

他盯着我的眼神,也跟看傻子一样:“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,要给她卖命?”

“没什么关系。”背后的程星河大声说道:“因为七星,说话算数。”

田八郎看着我的眼神更古怪了,像是不明白,为什么有人为了一句空口承诺,肯下这么大的功夫,自言自语:“土猴子,都是怪物。”

而水妃神听到了“说话算数”四个字,也愣住了。

这个时候,其他那些海罗刹回过神来,也对着我们冲了过来。

程星河拦住了我身后的方向,我拨开了身前一大片,可是海罗刹远远不断,倒了一层,又起来一层。

更别说,田八郎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正是个偷袭的高手,抓住了这个机会,也对着我扬起了爪子。

我抬手顶住,可田八郎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,对着我脚下就抬起了手。

我听到了一股子很古怪的声音。

像是什么东西飞速钻了过来。

这东西,有灵气,却不是人……

“滋……”

我立马就觉得手头脚踝一紧,像是被什么东西,给紧紧缠住了。

那些水草似的东西!

海罗刹本来就能驱使海里的东西,“大小姐”也会这一招。

不过,因为田八郎现在吃了爆灵丸,灵气增长,能驱使的水草也增长了——以前驱使的,被我一下斩断的,是三孙子,可现在来的,估摸着要属老祖宗!

又粗又长又滑又韧,简直不比九星连珠网差,而且这东西还是活的,我运出行气损伤一层,可新的一层就源源不断,越收越紧!

这一下,就把我包的跟个粽子一样。

不好了——离着水妃神恢复正常,大概也就剩下五分钟了。

难不成——就折在这五分钟里了?

水妃神扬起脸,竟然是个笑容:“我知道,你已经尽力了——素昧平生,我谢谢你。”

不甘心——就这么输了,不甘心!

而田八郎浑身也在越来越剧烈的颤抖,应该也是在忍耐着爆灵丸的效果,奔着水妃神就冲过去了。

可水妃神抬起头,厉声说道:“我就还几句话,说完了,你再处置我不迟。”

田八郎皱起眉头,显然并不想答应,可程星河早摸清什么情况了,立刻大声说道:“哎呀,你们这位田八郎胆子小的很,都把水妃神折腾成这样了,还吓的不敢让水妃神说话——这种人,怎么当你们领头儿的?”

田八郎最爱面子,一听这个,哪儿还受得住,厉声说道:“谁说我怕了?”

水妃神抓住机会,先是感激的看了我一眼,接着大声说道:“我可以把位置让出来——但是,你放过我的儿子!”

周围的海罗刹大眼瞪小眼,显然对事情一知半解,也都好奇:“儿子?”

水妃神看向了程星河身上的海生:“对。我的儿子。”

海生一下就愣住了,眼睛都忘了眨。

水妃神接着说道:“当初妈不是不要你——是你爹强行把你带走的,这些年,妈每一天都在想你!”

海生张开嘴,这才问道:“为什么——他为什么这么做?”

原来,当年水妃神龙王巡水的时候,遇上了蟠龙作乱。

那些黑蟠,一早就不服水妃神,觉得她身份低于龙族,没资格掌管这一片水域。

水妃神大怒,可那个时候,正赶上万虫蚀骨的时间段,神力大降,大乱之中,她被蟠龙甩出了仪仗。

她那个样子不能见人,只好挣扎到了海面上,等着万虫蚀骨的时间段过去。

偏巧,被海生他爹给救了。

在水妃神那海罗刹的审美看来,海生他爹,容貌盖世无双。

当然了,也就是丑的出奇。

这么丑的人,在陆地上肯定是找不到老婆的,他又穷。

一看水妃神虽然手脚都是六指,浑身还都是虫子的孔洞,却并不嫌弃,反而把她拉上了船,细心的照顾了水妃神。

雪中送炭永远比锦上添花更令人感动,加上水妃神以貌取人,就这样,看中了海生他爹的“一表人才”。

就这样,有了海生。

水妃神身上万虫蚀骨的时间段过去了,就给海生他爹吃了水灵芝草,带了回来。

水妃神成婚,那自然是真正的“海郎君”,她把海生他爹带回了海罗刹的“娘家”。

可谁知道,生下海生没多长时间,海生他爹忽然带着海生,不告而别。

跟他们一起消失的,还有很多珍宝。

田八郎就告诉水妃神——那个土猴子哪怕高攀了你,也还是贪心不足,这才偷走了你的金银珠宝,带了你的孩子离开,土猴子忘恩负义,那是三界闻名,你不知道?

在他看来,你哪怕高高在上是水妃神,可对他来说,你就是一个妖怪。

他抓住机会,当然要走了。

传说中,许仙看见了白娘子的尾巴,不也当场吓昏过去,并且再也不想见到白娘子了吗?

水妃神大怒,可是,骄傲如海罗刹,怎么可能再把海生父子给找回来?

可没想到,海生忽然指着田八郎,大声说道:“他放屁!我爹说,是我妈不要我了——他去找我妈,可我妈不见他,还把他赶出来了!”

田八郎的表情不对了。

水妃神的表情也不对了:“什么?”

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立马看向了程星河。

程星河跟我一对眼,比了个“ojbk”的手势:“这个无头公案,我倒是可以猜出来几分。首先——有一件事儿就不对,你舅舅说,你爹偷了金银珠宝,上岸逃回家了?”

海生点了点头。

程星河答道:“可为什么,你爹带着你,一直过的都是穷日子,那些金银珠宝,偷了没用?白偷一场?”

田八郎立刻说道:“那可能,是他命中带穷,上岸的时候,弄丢了!”

程星河答道:“那也不对啊,他要真是那么爱财,为什么又留下了孩子脖子里的小金锁?不早该卖掉了吗?怎么这几天,才让你们给找到?”

田八郎一下不吭声了。

程星河盯着田八郎:“你在说谎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