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072章 一身诅咒

小道童歪着头,忽然就笑了。

程星河又给他脑袋来了一下:“你笑个屁。”

小道童仰脸看着我们:“我笑你们——好大的胆子,什么事儿也敢插手。”

我也蹲下看着他:“你跟长乐岛有什么关系?”

小道童一听我连长乐岛都知道,嘴角的笑顿时就凝固了起来。

我接着说道:“那位好像是想把某件事儿掩盖下来,也跟四相局和真龙穴有关系,是不是?真龙穴,在长乐岛上?”

夏家仙师,是被抓到了长乐岛上去的?

能抓夏家仙师的,自然不会是普通角色了。

小道童脸色越来越难看了,这才盯着我说道:“你知道江辰什么身份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这一世,他是来讨债的,”小道童用跟外貌极其不相称的,老气横秋的声音说道:“这个世间,欠他的。”

世间?这也太大了点吧?

我当时还有点想笑,他上辈子难道是个放高利贷的,放遍了三界?

小道童也看出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了,怜悯的摇摇头:“你得罪他,将来会倒大霉的。”

“我不怕什么将来。”我缓缓说道:“有本事,让他现在就让我倒这个霉。”

我倒霉倒惯了,怕个屁。

小道童看我的眼神,跟看傻子一样,似乎连跟我说话都嫌费时间,转而就看向了水妃神。

闹的水妃神家人反目成仇,只怕水妃神也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他。

而他咧嘴一笑:“我早该想到,不成功便成仁……”

人生有很多的“早该想到”,可惜,都是命。

水妃神还是那个光华璀璨的威严模样,没什么表情,可想也知道,以水妃神的手段,这个白云山,会落个什么下场。

我接着说道:“我跟水妃神还算是有点交情——只要你肯把实情说出来,我给她求个情。”

可白云山摇了摇小脑袋,盯着我说道:“我不怕水妃神。”

卧槽,你到了现在,嘴还这么硬,啄木鸟投胎?

程星河也冷笑:“您真是母牛下不来仔——牛逼坏了。我劝你,这是你最后一条生路……”

白云山看向了我,跟决定了什么似得,努了努嘴:“你靠过来,我有句话跟你说。”

想开了?

可是,不像。

他带着一脸的惨笑。

但我还是把耳朵靠过去了。

他一张嘴往我耳朵上一贴,我正聚精会神呢,冷不丁就觉出来,他没说话,反而是重重对着我的耳朵,吹出了一口气。

我一愣——那口气,竟然跟活的一样,横冲直撞,就要灌到了我耳朵里去!

全身的行气本能的往外一炸,我就感觉出来,那口气,在我耳边一下全散开了。

我立马转过脸,就知道晚了。

只见眼前的小道童虽然脸上还带着笑,可身体完全僵住了,整个人,木呆木呆的。

一阵风吹过来,那具身体,一瞬间跟哥窑瓷器一样,出现了均匀而细碎的纹路,悄无声息的遍布全身。

接着,哗啦一声,全碎了。

落在了地上,跟尘土混在了一起。

程星河一转脸看见,豁然就跳了起来:“他……”

没错,他在我身上,把最后一次移魂术的机会给用了。

从此以后,灰飞烟灭,魂飞魄散,永不超生。

他明知道不可能移魂到我身上,这算是自行了断。

海生立马说道:“他是不是怕我妈?这是畏罪自杀!”

你人不大,懂的倒是真不少。

不过,我看得出来,刚才他绝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,他的确实不是畏惧水妃神,而是“那位”。

这么步步为营,拼尽全力想生存下去的一个人,就因为恐惧,选择了这种方式自行了断,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程星河跟我对看了一眼,我们两个的后脊梁,都一寸一寸的凉了下去。

“那位”,到底有多可怕?

海生有些不解气,一跺脚:“这么简单就死了,便宜了他!”

是啊,落在水妃神手里不用说,要是落在“那位”手里,肯定更加难以想象。

也是命中注定——其实,这也算是他自己造的孽。

虽然不知道他和田八郎是怎么认识的,可那些海郎君,很有可能,就是他引着田八郎拉下水的。

因为,修行移魂术,也需要大量少年的魂魄。

欠下的债,早晚得还。

他活了这么久,怎么就不明白这个道理?

程星河也不甘心:“不是,就这么死了?还有很多事情,咱们没挖出来呢!”

我喘了口气:“这就是个传话的,跟驿站的驿卒差不多,没什么可以深挖的了。”

最多,他是想着跟江辰分一杯羹。

水妃神看着我,开了口:“这件事情,我一定得谢你。”

我一寻思,立刻说道:“那倒是不用,不过有几件事儿,我想跟你打听打听。”

水妃神点了点头:“你只管说。”

我就问道:“第一,就是我想知道,这东海附近,有没有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的两兄弟?不是人。”

水妃神皱起了眉头:“这样的神祇不少——碧莲山的撼峰兄弟,绿潮湖的望月双雄,金鹿岛的大黑二白神……”

不问不知道,这种特征的神祇,竟然有二三十个!

而且,从山神,到战神,还有保佑鱼获丰收的,一应俱全。

程星河听的嘴角直抽:“怎么个意思,这东海附近的神祇,很喜欢上阵亲兄弟,打虎父子兵?”

哪怕是要查,这一个一个排查下来,也不容易——毕竟我也不知道剩下的特征了。

没辙,我只好问第二个问题:“如果我想去长乐岛,应该怎么去?”

水妃神答道:“那地方不是我管辖的范围,必须是长乐岛上的人亲自派船来接,你才能上去,不过……”

水妃神一只完美无瑕的手里,凭空出现了五片金叶子:“这几个在身上,也许会帮你上岛。”

那五片金叶子脉络栩栩如生,别提多精致了,程星河把眼都看直了。

我跟她道了谢,水妃神摇摇头:“是我谢你才对,要不是你,我现在……”

她看向了我:“对了,这个东西,还给你。”

一个东西凭空出现在了我面前,往下一坠,我条件反射伸手接住了——麒麟玄武令!

水妃神知道,这是我的东西了,肯定是海生刚才告诉她的。

她自己得到了这个,分明是欣喜若狂的,可还是肯还给我。

她很认真的说道:“只要你来这一片水域,你就是我们这一族的恩人,不管你有什么命令,只管开口,我的人不管刀山火海,万死不辞。”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刀山火海,是刺身和烤鱼吗?”

就他娘你话多。

我点了点头——水妃神显然也不想亏欠我,这个人情,我就收下了。

水妃神十分高兴。

我寻思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”还有件事儿,我有点好奇。不过,说不说,全看您的。”

注意到了我的眼神,她模样倒是坦然:“你也好奇,我身上这万虫啃食的痛苦,是怎么来的?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其实,我一直很在意,潇湘为什么躲着她。

水妃神缓缓的说道:“告诉你也没什么——反正,那位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
说着,她抬眼看向了我:“这一身诅咒,是以前被废黜的水神,白潇湘加在我身上的。”

我一下愣住了,潇湘?

水妃神的眼里,毫不遮掩的露出了几分憎恨,牙也咬紧了,显然不管过了多久,都不会释怀:“她说,要我日日夜夜都忘不了那件事儿,受尽折磨,痛苦不休。”

为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