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76章 女婿上门

触目所及,我只看到,商店街的一切摆设风水,竟然全是正常的。

夏明远也跟着我伸脖子看,同样皱起了眉头:“七星,你们商店街看上去没什么不妥,你这些邻居,是不是从别的方面倒的霉?”

这卷毛是地阶之中最杰出的风水师之一,他也没看出什么来。

要叫以前,我可能会觉得,我是疑心生暗鬼——商店街的风水根本没事儿,是我多心了。

可现在,我心里清楚,不是风水没事儿——正相反,是出了极为严重的事儿。

任何风水上的手腕,往往都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,好比雪地上总会留下脚印子一样,让你辨别出端倪——好比害女人的风水局,坤位必定会有怪异的气色形状,必有“杀母尖”,

坑后代的局,震位也定有不妥,能找到“亡儿坑”。

这是厌胜的专长。

表面看不出来,才说明对方的手腕,有多厉害——犹如踏雪无痕,你说,他是身轻如燕,还是,能飞?

我想起了预知梦之中,以细丝贯穿我龙鳞的人来了。

那个人如果有天阶的本事——说起来,我也在三清盛会上吃过不少的天阶行气,可我自己到底还没上天阶,天阶有什么地阶没有的本事,我确实无从知晓。

不光如此,这个人应该对我的能力,一清二楚,从观形到望气,一点线索都没留。

我还没遇上过这么横的手段。

小赵看我走神,眼神露出了几分怀疑:“北斗哥,不会是这次你也没办法吧?你没办法也得想想办法,这日子过的,瘟神都得躲着我们走,这时间长了谁受得了,都得结伴去跳福寿河。”

我说你别着急,我先看看情况。

打眼一看,只要是在这里有产业的,租的店面也好,自己家的门脸也好,所有店主,印堂全是晦气,好赛每个人脑袋上都盯着块黑膏药。

我也是这条街上的人,相人相地,都不能给自己相,但现在闭着眼都猜得出来——我的印堂上,肯定也得有这么块黑膏药。

到了自家门脸,我眼角余光,倒是看见高亚聪的门脸拉着防盗门,像是暂时歇业了。

还没看清楚,一只手就亲亲热热的拉上了我的胳膊:“小宗家,你可算是回来了!”

秀女。

秀女一脸的气急败坏:“古往今来,都是咱们厌胜震慑的其他人胆寒,真没想到,有人胆大包天,把脏水泼到了咱们身上来了,不出这口恶气,咱们厌胜还怎么在行当里立足?”

她的意思,跟江采萍在电话里说的一样——我们厌胜倒霉,生意全被崇庆堂抢走,他们是最大赢家,八成泼脏水的事儿,就是他们干的。

接着她就摩拳擦掌的问我:“那个崇庆堂的来历不清不楚,是不是天师府贼心不改,假托了这个名头,还是要拿咱们开刀?那咱们也不怕他们的——本来小宗主心善,就放了他们一马,他们不依不饶,厌胜也不是好欺负的。”

唐义一听,微微变了脸色:“别胡说八道。”

唐义他爹还是天师府的,自然不爱听这个。

秀女还想争辩,我也摇摇头,说不像。

天师府向来都是最讲道义功德,让他们害人栽赃我还真不信——人品搁在一边,这种卑鄙毒辣的事儿,对他们来说杀敌一千自损五百,划不来。

秀女皱起眉头:“那谁跟咱们这么大的仇,这不是杀人诛心吗?”

果然,他们也偷偷走访了崇庆堂,可背后的人像是有备而来,滴水不漏,什么蛛丝马迹也没查到。

这个祸患,八成是我引来的。

我就问秀女,厌胜现在怎么样?

秀女摇头,说这老资格的倒是有些积蓄,好些新入门的都只能等米下锅,好比穿白鞋的张小康,他孩子刚满月等着奶粉钱,马东好不容易谈上对象,正在丈母娘的催促下筹措彩礼,何美的奶奶住了院,医药费也不少钱,剩下的,不胜枚举。

是人都得吃喝拉撒,吃喝拉撒就都得花钱,我也有过这种时候,世间奔忙,只图碎银几两,肉眼凡胎谁不是一样。

我说这倒是好办,不是有不记名卡吗?先把人心稳定下来再说。

程星河一听脸就绿了,小心翼翼的问:“那得多少钱?”

我说你也别废话了,先拿出来再说。

之前这笔巨款到了我手里,程星河就建议我,不如拿钱去做功德,一定能火速升阶。

可一方面,我到现在也不确定,我到底是不是老二的儿子,一方面,这是人家厌胜门多年来积累下来的,我巧取豪夺花在自己身上,那不可能。

秀女办事妥帖,已经给我预备了一份急需帮助的名单,我扫了一眼说信得过你,把卡拿过去,分给大伙,剩下的我想法子。

厌胜门也不少人,失业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,这盆脏水说泼就泼,谁也咽不下这口气。

秀女高高兴兴的答应了下来,拿着钱就走了:“这钱算是宗家借给他们的,什么时候恢复了买卖,早晚能还上。”

白藿香装出很冷漠的样子:“有这个本事的,一定不好对付,我先给你预备好了玉虚回生露吧。”

我倒是看得出来,她其实还是担心我,这是给我打预防针呢。

唐义也凑了过来,忧心忡忡:“门主,现如今手捧刺猬,无从下嘴,你看,从哪儿开始查起?”

我一寻思,说你先不要着急,我去打听打听。

说着,绕到了房子后头。

其实,刚才我就从后窗户上,看到了一丝青气。

那青气我是再熟悉不过了——灰百仓。

这一阵子一直在外面,很久没见他了,要说商店街上出什么事儿,人看不出来,可灰百仓的同类遍及大街小巷里看不到的角落,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。

到了巷子后面一看,嚯,只见灰百仓趴在了慧慧家门口,直往里往呢,鬼鬼祟祟,一看就不像怀着什么好心思。

卧槽,不是说好了,他跟慧慧报仇报完了,慧慧也给他生出了一窝小老鼠,这事儿就两清了吗?怎么还敢前来骚扰?

我上去给他屁股来了一脚,他细瘦的身子往前一冲,一头就撞在了大门上,“咣”的就响了一声,把他自己给吓蒙圈了。

他一下就起了怒意,回头要作色,结果一瞅是我,吓了个好歹,一屁股坐门槛上了:“水神爷爷……”

这门一响,吴奶奶也从里头出来了,灰百仓转脸就看躲在了墙后头,一根食指竖在了嘴唇上。

啥情况?

我还没看明白,吴奶奶已经看见我了,又惊又喜的抓住了我:“北斗回来了?快让吴奶奶看看,哎呀,大小伙子,越来越一表人才了!”

接着就把我往里拉:“好北斗,奶奶可想你了,快,今儿正是个好日子,你也一起高兴高兴。”

也怪了,整个商店街的人都在倒霉,唯独吴奶奶怎么这么高兴?

进去一看,里面坐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,眉目英挺,一身贵气,在这个狭窄破屋里一呆,竟然有些蓬荜生辉的感觉。

慧慧一脸红晕,正在给这个男人布菜,一看我更高兴了:“北斗哥!你回来了?太好了,快坐下,我去拿碗筷!”

我从小拿这地方当半个家,也没客气:“这是……你男朋友?”

这个规格,那摆明了是女婿上门。

慧慧一跺脚:“北斗哥你别瞎说,这是我——我一个朋友,对我有救命之恩。”

原来,慧慧也在走背字,前次上福寿河,路上被个疲劳驾驶的司机从护栏上撞下了桥,还是这个人下了车,当机立断,鞋都没脱,跳下去救了慧慧。

说着扭身上了厨房,一身娇羞。

这瞎子也看出来了,慧慧对这个男人有心思啊!

这个男人举手投足,都是得体高雅:“我只不过是帮了慧慧一个小忙,慧慧这样客气。”

声音也低沉磁性,好似上等的大提琴。

奇怪,这个声音,莫名耳熟,好像之前从哪里听过一样——可是,这么出色的人,我见过,绝不会忘。

不知道哪里,让我就想起了江辰来了。

他们这些贵公子,好像都是一类人。

“什么小忙!”吴奶奶又上了一盘松鼠鳜鱼:“要不是这位先生,慧慧就完了!”

这跟程星河说的一样——姑娘被人所搭救,对方要是丑,那姑娘必定要说下辈子做牛做马,对方好看,才是无以为报,以身相许。

我顿时就知道灰百仓来看什么了——八成就是为了这个男人来的。

慧慧怎么也是他那些个鼠子的妈,这会儿把其他男人带上了门,他心里滋味八成不好受。

吃醋了。

菜上齐了,慧慧这个殷勤劲儿的,快把那男人的碗里堆成珠穆朗玛峰了。

我跟着吃菜,才想起来:“对了,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?”

慧慧也反应了过来:“你看我,这都忘了介绍了,井先生,这是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,李北斗……”

如意郎君上门,自然激动了。

话没说完,那男人温文尔雅的递给我了一张名片:“初次见面,我叫井驭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