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79章 一场豪赌

可现在他用了全力,出势容易收势难,哪怕想停,那只手也收不回来了,重重的就奔着井驭龙的胸口打了过去。

这一下的势头,只怕开碑裂石,不在话下!

是我挨这一下,我都得躲。

可井驭龙一点反应也没有,仍然很绅士的斜斜站在原地,唐义的手,一下就落在了他胸口上。

“咣”的一声响,井驭龙脚底下的石板猛地就炸开了,碎屑崩的到处都是,附近几个没来得及躲开的,在没觉出疼的情况下,脸上身上,都被划出了不少血道子,甚至其中一个人头上的墨镜,都碎了一片,成了“阴阳眼”。

这一下的威力,可想而知。

唐义一下愣住了。

我看清楚了——刚才那一下,他的身体犹如一个黑洞,唐义的气劲儿冲上去,竟然被吞噬的一丝不剩。

这个本事,比打回去,或者反弹回去,都高明太多了。

我连摆渡门都去过,小龙女和水妃神都见过,不能算没见过世面,可我还是被震慑住了,他先前一个名不见经传的,凭什么,三十多岁,就有这种本事?

只见井驭龙纹丝不动,身后却出现了五六个盛装女人,立刻从抽出了一块丝巾,给井驭龙在唐义打中的地方,轻轻擦了擦。

不愧是个多情种子,身边还三宫六院的?

只是——我一皱眉头,跟灰百仓说的一样,那几个女人看着确实是人,可印堂上,却带着凛冽纯净的青气,像是半人半毛,可跟海生和安宁这种混血,又不太一样。

井驭龙一抬起戴着价值不菲手表的手,那些女人立刻退开,接着,他抬起头,越过唐义看着我:“咱们这些做买卖的,不是应该有话好好说吗?何必呢?”

唐义回过神,顿时有些不甘心,可已经被我拦住了,往身后一推,低声说道:“程星河,把白藿香给配的人参丸给唐义吃一点。”

唐义立刻说道:“门主,我没事……”

可一个“事”字还没说完,他也像是觉出了什么,脸色忽然就变了。

周围顿时一片欢呼:“这个本事,简直出神入化——那些歪门邪道跟正玄门正统,怎么比!”

“这位先生威武!快把那些跳梁小丑全收拾了!给我们主持公道!”

这个姓井的摆了摆手:“我们买卖人,讲究和气生财,我今天也只不过是看不过眼了,出来多一句嘴,大家都是为了讨生活嘛。”

买卖人……

程星河压低了声音:“七星,你前一阵子的好运气是不是到头了?这次来对付你的,果然又是一块铁板。”

要是梳打饼干,能轮得到我头上。

我刚要说话,秀女跟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出来了,秀女气鼓鼓的,视线落在了马东身上,一下愣住了,立刻跳了下来,美目怒视那些人:“谁干的?”

哑巴兰赶紧把她肩膀摁住了:“我哥正调停呢,你先别冲动。”

而那个男人把眼镜子往上一推,连忙迎了出来:“哎呀,这不是小宗家吗?真是有失远迎……”

管银庄的“小财神爷”,郭洋。

他身后,还带着那个断崖后脑勺的马三斗。

郭洋靠近了我,低声说道:“小宗家,您来的正好,不是我们为难您,只是这个形势,实在是难以兑现啊——这些人说,你们厌胜的账户上,都是从他们那里骗来的害人黑心钱,要是我们兑付,那就是助纣为虐,威胁抵制我们银庄,现在他们的诉求,是要我们把你们账户的钱拿出来赔偿,不然这事儿就没完,小宗家,你的名声我们是早就听到了,做买卖无非就是为了混口饭吃,能不能想个折中的法子,别让我们为难?”

我点了点头,已经知道什么意思了。

银庄未必就没法子兑现,只是,事情闹的大,我们成了行当公敌,只要帮我们兑现,就肯定要落个跟我们一伙,所以他们出于自身利益考虑,哪一边也不想站,这个浑水,他们不乐意趟。

“我们的意思,跟小宗家商量一下——既然你们厌胜坚称,那些售后问题不是你们造成的,那为了自证清白,你们是不是能把真凶给找出来?”郭洋接着说道:“只要证明了那些售后问题,跟你们厌胜无关,我们也好办事儿。”

我盯着郭洋:“你的意思是,先冻结了我们账户的钱?”

郭洋一咂舌:“得罪得罪!”

怕得罪人家,就不怕得罪我们厌胜?

早就听说,这个郭洋在行当里,是出了名的八面玲珑,肯定早把形势分析清楚了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认定这么做能让银庄损失最小。

我瞅着郭洋:“就凭这些人,不见的能让你们银庄紧张成这样,是其他大客户威胁你们了吧?我猜猜——崇庆堂?”

银庄最怕的是什么?流失大客户。

而现在,崇庆堂生意做的这么大,肯定也跟银庄有重要的业务往来。

崇庆堂那个客户,比我们厌胜门重要。

银庄这是被抓住软肋了。

郭洋一拍大腿,压低了声音:“小宗家名不虚传!那是水晶心肝玻璃人,可别说是我说的,崇庆堂是我们银庄现在最大的合作伙伴,今年本来就是穷年,他们要是不跟我们合作,那我们奖金都发不下来!所以,请小宗家高抬贵手!我替我们银庄几万个员工,谢谢你了。”

嘴上说的好听,可干的事儿是为虎作伥。

我看向了井驭龙:“崇庆堂的负责人,就是他?”

郭洋还没说话,井驭龙已经走过来了:“没错,现在崇庆堂的负责人,正是我——您也知道,最近关于厌胜门的传闻,那可是严重损害了咱们行当的名誉啊,行内人都说,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,我也是觍颜受人之托,过来商量商量法子。”

买卖人说是和气生财,却是笑里藏刀。

程星河也冷笑:“合着你们还是业界巡捕?我看你是想消灭了我们厌胜,一家独大搞垄断吧。”

井驭龙连忙说道:“此言差矣,我只是想,在行当里尽一点微薄之力,我看不如这样——你们厌胜跟我们崇庆堂合作,统一规范管理,小宗家以后可以做个富贵闲人,独自领取自己的分红,剩下的一切责任,交给我们崇庆堂来一起处理就行了。”

“没错!”那些人跟打了鸡血一样,全兴奋了起来:“要是你们归崇庆堂管,我们就放心了!”

“我们就信崇庆堂,赔偿什么的,全要落到实处!”

说人话,就是要把我们厌胜逼到绝路,吞并了?

算盘打的精刮上算啊!

秀女眼睛都气红了:“你们胆子不小,主意打到了我们厌胜头上,我……”

我摁住了秀女,一笑:“你们不是要真凶吗?也简单,我把陷害我们的真凶找出来就行了。”

“那也得有个期限啊!”井驭龙皱起了眉头:“现在业内人心惶惶,唯恐厌胜门再干些损人利己的事儿,只要小宗家给个时间,大家心里也踏实点。”

“对,给个期限!”

哑巴兰气的就要揍那些起哄的,可说到了这里,井驭龙装出了灵机一动的样子:“对了,既然这样,要不咱们打个赌。”

这一下,底下全安静了下来。

“什么赌?”

井驭龙答道:“要是你们找不到真凶,证明不了自己清白,那你们就无条件加入我们崇庆堂,给大家吃个定心丸,怎么样?我们不苛刻——给你们,长达七天的期限。”

好一个长达啊。

我一笑:“要是找到了呢?”

井驭龙答道:“那我们就不再跟你们为难,那么账户里的钱,也不给你们冻结了。”

本来就是我们的钱,轮不到你们冻结。

摆明是不平等条约,你当我慈禧太后?

程星河他们几个都忍不住了:“初中生都没有这么欺负人的……”

我却答道:“可以。”

程星河他们一下愣了,程星河甚至伸手要摸我脑门:“你没事儿吧……”

井驭龙都微微有些吃惊——他说那话,不过是挫我的锐气,也没想到,我真能答应。

我拉下了程星河的手,看向了井驭龙:“不过,要赌,咱们就得公平公正——我要是七天之内,找到了真凶,证明那些雇主的死,跟我们厌胜没关系,那推己及人,你们崇庆堂,就得从属我们厌胜门下。”

看看谁的胃口大,谁能吞了谁。

井驭龙的眉头一下就挑了起来:“你……”

我一笑:“你不敢?不敢就趁早别在这废话。”

程星河立马说道:“他腿都吓软了,怎么可能敢?哑巴兰,背这位井先生回家吃奶。”

哑巴兰往前走了一步,井驭龙既然是个“买卖人”,肚子里的小算盘早就打清爽了,嘴角一勾:“只是没想到,小宗家竟然出得起这种豪赌,不愧是名门之后!为了行当,可以,我答应了。”

说着看向了郭洋:“就请郭先生,给我们做个见证。”

郭洋立马说道:“荣幸至极!”

周围一片喊好的声音:“井先生大气!”

“等着崇庆堂把歪魔邪道收服了,还行当一个清净!”

程星河压低了声音:“七星,你平时没黄赌毒的爱好啊,今儿一出手,就是这么大的?是不是……”

他都把我们给挤兑到了这个程度了,不还手,等着挨抽?

我还真就不信了,

唐义也有点着急:“门主,可这是咱们厌胜门几百年的基业……”

我答道:“你放心吧,我不会让这几百年的基业,断送在我手里的。”

井驭龙点头,转身就走了:“那七天之后,我们崇庆堂,等你们好消息!”

这一走,前呼后拥,派头极大。

周围那些闹事儿的一看事儿也闹的差不离了,纷纷也都跟着往回走。

程星河刚要说话,我却扶住了唐义,一下把他的袖子给拉了上来。

大家一看唐义的胳膊,全愣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