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81章 梅子七彩

那个鉴定师一愣:“啥?”

梅子七彩釉,我听古玩店老板说过。

于是我拿过来那个肚瓶,看见门口有个荷叶缸,就把那个肚瓶放在了那一缸水里。

大家都不知道我这么干是为什么,唯独那个孔乙己像是笑了一下。

结果那几个鉴定的凑过来一看,都傻了眼:“这是……”

只见那个肚瓶沉了水,立刻在水里折射出了七彩的光,宛如天上的彩虹落了下来,更神奇的是,那个美人凄苦的表情,一进了水里,离奇就变成了眉眼弯弯,笑意盈盈!

一帮鉴定师全傻了:“这,这不科学……”

怎么不科学,梅子七彩釉,确实跟他讲的一样,该有七彩,但是,这东西分阳七彩,和阴七彩。

他说的迎着阳光现七彩的,那是阳七彩,相对多见。

更珍贵的,是阴七彩,我也只听古玩店老板提过一嘴,说那东西跟鬼一样,听过的人多,见过的人少——阴七彩,也就是入水才能放七彩光的。

结合画面也看出来了——放羊的美女,那是《柳毅传》里的龙女,在陆地上能开心吗?下了水,回到故乡,自然能露出笑意了。

工匠立意之高,手艺之巧,摆明就是一件无价之宝,三百万简直是白菜价,遇上识货的,价值上不封顶,还不叫打眼?

那几个鉴定师的脸,一下就给灰了。

王风卿见状,抬头就扫了那几个鉴定师一眼。

不愧是大小姐,这凛冽的一眼过去,那几个鉴定师全激灵了一下。

尤其——是那个说,打眼就砍掉一根手指头的,不由自主就把小元宝手给缩回去了。

王风卿亲自把孔乙己给扶起来:“手底下人不懂事儿——这样吧,我给你四百万,算是跟您道个歉……”

“那不行,”孔乙己摇头。

鉴定师们都是心照不宣,追悔莫及的表情——真实价值展露出来,他还肯卖?

而且,那个手指头……

谁知道,他缓缓说道: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,不才说是三百万,一分不多要,一分不少要。”

程星河在一边看的肉疼,就掐我:“你说你多嘴干什么?刚才要是偷偷告诉我,我收了,那是坐地起价的好机会,横不能跟这个傻子一样,全浪费了……”

哑巴兰来兴趣了:“你都攒出三百万了?”

程星河自觉失言,不肯多说。

是啊,再往上翻几番,恐怕王风卿也出得起。

可那个孔乙己还是安之若素,看了转账凭证,晃着两只毛腿就往回走,看都没多看我们一眼。

程星河都已经做好了等着他道谢的准备了,没想到落得这样的结果,本来就肉疼,这下更是气咻咻的瞅着那个孔乙己:“这还读圣贤书呢,连个谢谢也不说。”

我说算了,帮他又不是为了一个谢谢。

而那个人转过脸,说道:“不才是觉得,大恩不言谢——再说了,这位小哥眼看着要厄运缠身,比起道谢,急人所急,更像是君子之交。”

我一愣——这人也知道我正在走背字?

行内人?

程星河也一瞪眼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他转脸就说道:“天下事,皆有因果定数,正所谓万物相生相克,龙命的遇上驯龙高手,还不叫厄运缠身?”

而且,急人所急……

他转身就往外走。

王风卿看他来无影去无踪的,更觉得他是一个传奇人物,手里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好东西,赶紧就亲自追了上来:“这位先生不知道怎么称呼?”

那孔乙己摆了摆手:“不足为外人道也。”

而我一步也跟了上去——这个人不是跟程星河说的一样忘恩负义,他八成是要以其他方式还人情: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
果然,他头也不回的答道:“我还知道,你一个朋友出了大事儿。”

程星河悚然变色:“他说的是唐义?”

“非也非也。”那人答道:“我说的那个朋友,不是人。”

我后心顿时就给麻了,一下猜了出来:“灰百仓?”

上次我让灰百仓去打探井驭龙的事儿,可他一直就没回来。

而且——灰百仓说过,本地的灵物,少了很多,不,应该说,是全体失踪了。

难不成,灰百仓在打探消息的过程,也出事儿了?

我一瞬间就想起了安宁和大皮帽子——也是托他们去东海打听消息,可泥牛入海就没了回音,这次,轮到了灰百仓了?

不行,无论如何,我也得把他给找回来!

这孔乙己似乎看出来了我的心思,缓缓就说道:“你跟着我,我带你去找找线索。”

说着,奔着一条街就上去了。

这人挺神秘啊——而且,打眼一看,这个人没啥功德光。

不像是井驭龙那种遮遮掩掩,粉饰出来的效果,他是真不会行内的东西。

程星河咳嗽了一声:“恕我直言——你该不会是个花架子吧?”

所谓的花架子,是虽然出生在行内,却天生无法凝聚行气,只能做点边缘工作的人,我们以前在八丈桥也遇上过一个花架子文先生,专门看守太极堂。

可正所谓当着矬子不说矮话,你他娘也太直了吧?

那人身子僵了一下,但是没开口,继续驼着背往前走。

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。

他领着我到了一个地方——一个乱葬岗子。

这地方我有点印象,跟无极尸那个工厂所在的位置不远,以前是战场,我还曾经上这里掏过知了猴,可老头儿知道了之后,把我掏的知了猴全扔了,还照着我屁股打了几巴掌,让我别上这里来玩儿。

所以现在看这里,屁股还有点隐隐作痛。

那个乱葬岗子不知何故一直没被开发,不知道多少年没人来过了,脚底下不是杂草就是窜来窜去的蜥蜴。

触目所及,一片荒凉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上这里干什么,不能是把咱们骗出来劫杀了吧?”

哪儿那么多孙二娘啊。

我的视线,落在了一棵大槐树上。

老头儿当年不让我来,好像就是为了那个大槐树。

他说,这是个槐仙,绝对不能冲撞。

程星河把胳膊拍的啪啪作响——这地方蚊子也多:“不是,这地方,跟那个井驭龙有什么关系?”

那人往里一歪头:“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我趟开草就进去了,结果一看清楚了荒草掩映的树根,一下就直了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