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090章 一黑一红

二小姐答道:“都说是吞天虫了,连龙鳞都咬的破,能有什么弱点?除非……”

除非啥?

谁知道,二小姐跟老牛反刍似得,话到了嘴边又给咽下去了:“反正你这个怂样儿,也找不来,打听有个屁用。”

这把我给气的,恨不得把她嘴掰开看看那半句话长什么样。

不过二小姐属活驴的,牵着不走,打着倒退,我就说道:“既然这吞天虫没有弱点,你去了不也是白搭吗?”

二小姐身子一僵,犹豫了一下:“你……你这么关心我干什么?横竖你能把我给带出去就行了,这么多废话。”

咱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能不关心吗?

带出去就是作死的话,还带个屁。

正在这个时候,忽然一个地方又有了一阵动静。

像是几个脚步声。

二小姐来了精神,低声说道:“肯定是姓井的来找咱们了,看我不把他给收拾了。”

不对——我虽然暂时没法用观云听雷法,但也听得出来,这声音跟井驭龙的不一样。

井驭龙走路昂首挺胸,步伐沉稳又轻捷,他身后的大汉雄浑有力,可这些声音拖着腿,有些犹疑仓皇。

而且,有好几个人。

“邸先生,这地方像是有阵啊!”

“废话,我不知道有阵?”

这声音耳熟啊……

我一下就听出来了,卧槽,这是邸红眼和韩栋梁的声音!

说起来,这俩人也好久不见了——邸红眼是“天地玄黄”的“地”家传人,韩栋梁是商店街上正一道的传人,跟我有点小过节,但是我继任厌胜门门主的时候,他哥跟我重归于好了。

也算是熟人啊!

他们要是也误闯进来,那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,同心协力之下,是不是能闯出去了?

“两位稍安勿躁,咱们应该是一步踏错了,井先生请了咱们来,可不是为了抓咱们的。”

这个声音,也耳熟!

虽然并不熟悉,可我肯定听过,这是锦江府口音。

我跟哑巴兰在一起这么久,早听熟了。

可是,我认识的锦江府人不多,这个人是——对了,哑巴兰家老对手,刘实!

奇怪了,这几个人天南海北的,怎么凑到了一处来了?

而且——说是井驭龙把他们给请来的?

他们跟井驭龙还有交情呢?

二小姐哪儿知道这里面这么多事儿,一着急就要撞出去,我连忙就拉住了二小姐的脖子,意思是先停下看看情况再说。

二小姐不太明白,也很反感我拿她当个牲口骑,回头就要发作,我赶紧把手指头竖在了嘴边,她眼神一怔,忽然转过脸,就不发脾气了。

谢天谢地。

果然,几个人往这里走,邸红眼有些不耐烦的说道:“厌胜门的事儿做的这么顺利,那个李北斗一回来,按理说就应该把他给收拾了,省的夜长梦多,怎么还打上赌了?”

我心里一个突,邸红眼,跟厌胜门的事儿有关系?

韩栋梁这个人平时欺软怕硬惯了,以前我刚入行,对我凶巴巴的,现如今跟着邸红眼,倒是没脾气了:“就是,这段时间,咱们可太费事儿了,好不容易把厌胜门的买卖给搅黄了,那厌胜门本来就走投无路了,只要李北斗一完事儿,整个行当就都在咱们手里了,这不是多此一举嘛!”

我这才明白过来。

厌胜门的买卖,虽然起源自西川,可遍及全国各地,数不胜数,我之前就疑心,井驭龙跟我无冤无仇,为什么要跟厌胜门为难,哪怕就是看我不顺眼,他怎么坏的厌胜买卖?

现在看来,是邸红眼韩栋梁他们从中作梗,好比厌胜刚给人打扫完房子交活儿,他们回身就把扫出去的东西重新扔回去,坏厌胜的名声。

这几个,就是真凶。

只是,他们跟我就算有过节,也不大,为什么费尽心思要这么做?

难不成……

“可不是嘛,要不是那个李北斗,咱们早就找到了真龙穴,能步入仙境了,我也早把兰家那帮男不男,女不女的东西给收拾了。”刘成咬了咬牙:“都是那个李北斗,从中作梗,害了水先生,这笔账,不能简简单单跟他算完了!”

我这就明白了——他们是四相会的成员!

之前水百羽创建了四相会,网罗了不少有本事的先生,是以真龙穴为诱饵。

这帮人肯定出于自己的欲望,也都满怀希望要找到真龙穴。

谁知道在三清盛会上,水百羽要消灭我没消灭成,反而自己倒了霉,四相会自然也分崩离析,他们一场美梦就跟着落空了。

而我是唯一破局人这件事儿,在行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,只要我活着,就会去破局,他们就更找不到真龙穴了,可我现在是厌胜门主,家大业大,他们为了收拾我,就从厌胜下手,跟井驭龙合作,给我来个背后插刀!

我手心一紧,好一帮王八蛋。

二姑娘虽然疯疯癫癫,但是并不傻,已经看出来了几分,就跟我使了个眼色,问是不是认识?

我微微颌首,也打了个手势,意思是有仇,别跟他们硬碰硬。

韩栋梁虽然不足为惧,但是邸红眼和刘实都是地阶一品,跟我品阶是一样的。

当然了,平时不是我的对手,但是现在,我行气被吞天虫给损伤了,脚也动不了,他们几个联手,没我的好果子吃。

谁知道,二姑娘倒是来了精神,意思是,他们是井驭龙的朋友,那敌人的朋友,就是我的敌人,非得给他们点苦头尝尝不可!

卧槽,你不用这么激动吧?

我还想拦着她,可她轻轻把我放在了一个角落,自己大摇大摆就出去了,还给我挤了挤眼,跟我打了个手势,意思是她给我报仇出气。

不行,你未必是他们的对手!

可二姑娘根本不搭理我,咳嗽了一声,就出去了。

这一下,倒是把邸红眼他们给吓了一跳,一看是个平平无奇的白衣女人,韩栋梁第一个狐假虎威:“是井先生派你来接我们的?怎么现在才来?快带路!耽误了正事儿,你担待不起!”

二姑娘跟旧社会的迎客丫鬟一样,袅袅娜娜的行了个礼,谁知道,一只手对着最前面的韩栋梁的大肚子就抓过去了!

韩栋梁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,人整个傻了,邸红眼眼疾手快的把韩栋梁给拽了过去,只听“呲”的一声,韩栋梁肚子上的衣服直接被撕开,露出了几条白肉。

好快!

而且——看得出来,她的手上,有很尖锐的东西。

刚才还没见到呢,怎么变出来的?

这一下韩栋梁吃了一吓:“这小丫头子是……”

二姑娘抬起头,露出个笑:“是你二姑奶奶!”

说着,往身上一拍,忽然好几个黑魆魆的影子从她背后冒了出来,对着韩栋梁邸红眼就撞过去了!

寄身符!

“大黑,小红,给我咬!”

那是——黑厉鬼,和红厉鬼!

这二姑娘的口气不像是行里人,怎么一出手,还能带出这种东西?

邸红眼当时也愣住了,完全没想到二姑娘有这种本事,但是一个身影旋过去,一只手就要抓住她的脖子。

一道黑影见状,护主挡在了二姑娘面前,刘实一翻手,就把那个黑厉鬼给抓住了。

“大黑!”

二姑娘顿时就愣住了。

刘实——对了,他是武先生出身,专门对付这种东西!

“几个黑厉鬼,就敢拿出来出乖献丑……”刘实的声音冷了下来:“你是哪一家的死丫头?”

二姑娘见状,十分心疼:“你这个死老头子,欺负小姑娘——松开我的鬼!”

“那不可以。这种邪物,在你一个小邪物手里,还不知道要害多少人。”

刘实手一紧,那个“大黑”虚无缥缈的脖颈,一下就断了。

在二姑娘的惨叫之中,“大黑”成了一股子黑烟散在空气之中不见了。

二姑娘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大黑就这么没了,眼神一滞,厉声喊道:“我要你给我的大黑偿命!”

不行,我心里顿时一紧,她绝对不是刘实他们的对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