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092章 冤家路窄

二姑娘跟我一样没听明白:“什么叫回龙钟?”

邸红眼连忙说道:“这是一件神器——据说是厌胜门造的,能让人迷失方向,当年天师府要铲除厌胜门,厌胜门就是以那个东西把追兵困住,自己逃脱的,后来下落不明,我们几个刚才一商量,能把我们困住的阵不多见,有可能,就是回龙钟。”

啥情况,还是我们厌胜的东西?怎么到了井驭龙手里了。

回龙钟,顾名思义,这个名字是说,龙都出不去?

古代有个叶公好龙,一切起居器具,都跟龙有关系,现在这个井驭龙倒好,只要能难为龙的,他倒是弄个一应俱全。

二姑娘正思忖着呢,邸红眼不想跟二姑娘为敌,继续破桌子先伸腿:“这位姑娘身怀绝技,咱们几个一起找到回龙钟,尽快出去,跟井先生汇合,再共同商量大事儿,怎么样?”

刘实刚被二姑娘伤了,自然不想跟二姑娘联手,但他们都是人精,太清楚利害关系了——现如今他手受了重伤,再不赶紧出去找医生,恐怕真的就保不住了。

加上他也断定不出二姑娘是个什么来路,于是也不吭声,就盯着二姑娘。

二姑娘一寻思,觉着他们说的也有道理——这几个跟她本来就素不相识,跟他们耗着也没什么意思,真要是找到了那个回龙钟,能出去找井驭龙算账,那才是最要紧的。

于是二姑娘就大摇大摆的说道:“既然如此,你们就带路吧。”

邸红眼这才像是松了口气,对二姑娘做出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二姑娘一歪下巴,示意他们先走,邸红眼扶着刘实,带着韩栋梁,就往前走了过去。

我低声说道:“这几个人可都狡猾的很,一会儿你当心,别吃了亏。”

二姑娘答道:“你放心吧,这几个怂货又有多大的本事,还能让二姑奶奶吃亏。”

说着,她压低了声音:“知道你胆小怕事,我会护着你的。”

二姑娘虽然疯疯癫癫,可这句话说得真诚之极,我心里一下就暖了几分:“谢谢你,可是……”

为啥对我这么好?

二姑娘像是看出来我什么想法了,答道:“看你这怂样,没少被他们欺负吧?我就喜欢恃强凌弱——不,锄强扶弱,怎么啦?”

这个豪气,我不由就对她多了几分好感——当然了,不是男女之间那种好感。

走了两步,二姑娘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扯着嗓子喊道:“喂!你们刚才说,要跟姓井的商量大事儿,到底什么大事儿,说给姑娘听听。”

邸红眼一愣,这就笑眯眯的说道:“姑娘,不是为了那件事儿来的?”

二姑娘答道:“你问我,还是我问你?要想合作一起出去,就别藏着掖着,老婆汉相的。”

说着跟我偷偷挤了挤眼,眼神颇有些狡黠。

这二姑娘看着二百五,没成想心思偶尔挺缜密。

邸红眼也知道二姑娘喜怒无常,并不想得罪她,于是就说道:“嗨,还不是为了四相局的事儿吗?”

没成想,二姑娘的身体忽然一僵:“你们也知道四相局的事儿?”

卧槽?我一下愣了,这二姑娘也知道?

她到底什么来路?

邸红眼一听这话,连忙说道:“你看看,咱们果然是殊途同归!”

二姑娘的声音猛地尖锐了起来:“别废话,你们上四相局,到底干什么去?”

邸红眼的神态就像是在说“这女的脑子不太正常”,但摄于二姑娘的“实力”,还是露出了个假笑:“这一阵子,出了一个叫李北斗的祸害,要破局,可四相局关乎民生大计,怎么能让那小子这么破了?所以我们几位,为民除害,想跟井先生联手,把那小子给收拾了,也算一桩功德……”

二姑娘吸了口气,不知道在琢磨什么。

刘实盯着二姑娘的表情,也是忌惮,憎恨,狐疑交加,就用肩膀碰了邸红眼一下,跟邸红眼使了个眼色。

邸红眼连忙说道:“姑娘你放心,这事儿是个大事儿,咱们到时候真的齐心协力找的了真龙穴,肯定不让任何一个人吃亏!”

他会错了意,还以为二姑娘担心参与的人太多,分赃不均。

二姑娘抬头横了邸红眼一眼:“谁怕吃亏了?”

邸红眼本来就是个小肚鸡肠的人,哪儿跟人这么低三下四说过话,表情虽然还是绷着没垮,可眉尾已经一跳一跳的,火也快压不住了。

韩栋梁作为欺软怕硬的典范,连忙说道:“对对对,这位姑娘身手不凡,不为其他的,流传后世,也算个佳话嘛。”

二姑娘没吭声,倒是喃喃自语:“李北斗——这李北斗是什么东西,跟四相局,又是什么关系?”

不好意思了,那东西正是在下。

不过,拿不准二姑娘是个什么立场,就她这个脾气,我也不好把身份告诉她。

这个时候,刘实已经忍不住了,虽然靠着武先生的意志力,在强咬着牙支撑,可他的手是个重伤,身体也一直在发颤:“四相局的事儿,还是出去再说吧,你们找到回龙钟的线索没有?”

邸红眼也跟着着急,一边安抚刘实,一边偷眼往我们这看——还指望着二姑娘呢。

可二姑娘哪儿看得出来。

我也环顾四周,真要有那个东西,当然是越早出去越好了,谁乐意跟他们几个一起殉葬,他日考古学家把尸体挖出来,都得纳闷这几个人什么关系。

可是,我这行气到现在也没恢复多少,怎么找?

正这个时候,邸红眼忽然停住了脚步。

刘实和韩栋梁都看他。

邸红眼低下头,盯着自己的脚,忽然前后跳了起来。

二姑娘一皱眉头:“人老心不老,跳皮筋呢?”

邸红眼连忙说道:“那不是——这地方不对劲儿,这地砖跟其他的一样大,按说我一步就能迈过去,可实际上,我迈了两步才过去!”

二姑娘没听明白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你腿变短了?”

二姑娘不会风水——这在行话,叫“虚影”!

就好比鬼遮眼的时候,偶尔人会发现,一个地方有两朵一模一样的花,或者一模一样的两个垃圾什么的,那闭着眼睛从那冲出去,准能从鬼遮眼里出来。

阵法硬要用现在的话来解释,勉强可以理解为空间上的重叠,一旦出现了虚影,就是阵法的bug,说明,阵眼就在这附近。

刘实和韩栋梁一听,都跟着精神了起来,可这个阵比鬼遮眼可厉害多了,再说你怎么从地板上闯出去,又不是土行孙。

这一瞬间他们都有些失望,把视线都集中到了二姑娘身上。

他们是觉得,二姑娘本事这么大,破开阵法肯定也不在话下。

二姑娘梗着脖子也不拿他们当回事,就四下里瞎看。

我也跟着看,这个地方看上去平平无奇,也没什么扎眼的东西,回龙钟真要是在这附近,会在哪儿呢?

我想出主意来了,低声跟二姑娘说道:“你在这附近走一圈。”

二姑娘以为我有线索,就跟着我的话,走了一圈。

果然,到了一个位置上,我立马用刘充他们听不到的声音说道:“就在这里,你四下里摸一摸,看看有没有什么看不到却摸得到的。”

二姑娘立马摸了起来,不长时间,果然摸到了一个东西。

那是个方盒子,外面刻着一条龙,里面咕噜噜的,像是装着个铁球,等她把东西捧起来,我们眼前的景色,一下就变了。

这是那个我记得牢牢的楼梯口!

邸红眼一下就激动了起来:“对对对,咱们就是从这里进来的!”

刘实和韩栋梁也同时松了口气。

二姑娘顿时高兴了起来:“你是怎么找到的?”

简单,其实我是利用了二姑娘身上的膻味儿。

这个季节,外头的蚊蝇是很多的,一旦闻到了膻味儿,肯定会有苍蝇不远万里的聚集来。

我就用刚恢复的几分行气灌入耳朵,一直在听声音——什么时候传来了嗡嗡的振翅声,肯定就到了跟外面交接的地方了。

当然了,这事儿不好跟二姑娘说,我刚要敷衍,一个声音就在我们身后响了起来:“你们怎么这会儿才来,有没有点时间观念?”

这个声音是——我想起来之后,顿时心里一紧,卧槽,他怎么也上井驭龙这来了,真是冤家路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