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093章 五雷轰顶

是程星河他老舅,齐鹏举!

虽然齐鹏举跟邸红眼一样,是地阶一品,但我跟他交过手——哪怕都是地阶一品,可机遇修行不同,能力也是参差不齐的,地阶一品上天阶,那是全部升阶过程之中,路途最漫长,最难以跨越的一层。

所以,同为地阶一品,能力的差距也是很大的,要再把整个地阶一品划分成九层,那像是邸红眼,可能是微末的八九层,江景有一二层,而齐鹏举,是最接近于天阶的那种一层以上。

我虽然品阶不高,但是毕竟有同气连枝,吸过李茂昌,师父,还有皇甫球的行气,打他一个应该不成问题,可现在我的行气只恢复了一成半,在这里,只能算个弟弟。

更别说,齐鹏举跟我的过节很大——他儿子齐小胖放出了琵琶蝎,被我截胡,后来是死是活也不知道,他们齐家丢了大人,好一阵子没在行当里出头,不知道有多恨我。

而且,这地方不光是齐鹏举——来来往往,多了很多的人,跟底下看见的那些骗子不同,妥妥都是行内的人。

那些人也都看着邸红眼他们:“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晚,眼瞅着要迟到了!”

“是啊,这次四相会,有大事儿宣布,你们错过了可就太可惜了。”

四相会……

我说呢——四相会没了水百羽,分崩离析,现如今,又被人重新组织起来了。

不用说,肯定是商量着怎么对付我呢!

可我现在就跟螃蟹蜕壳时一样,遇上了仇家,还不是让人家一抓一个准?

二姑娘觉察出来,低声说道:“怂货,这也是你仇人?你仇人不少啊!”

见笑,人在江湖飘,哪儿有不挨刀。

邸红眼看见齐鹏举来了,连忙靠了上去:“鹏举哥!哎,别提了!”

邸家和齐家都是十二天阶,看来关系不错。

邸红眼把事情说了一遍,齐鹏举看向了刘实的手,一下皱起了眉头:“还小诛邪手呢,就这点本事,还来参加四相会?刘实,我看你还是跟兰家求饶,娶个男人婆,回家抱孩子吧!”

这一下,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笑了起来:“哎,你说刘实也是——自称武先生第一,一个小丫头就能把他手碎了。”

“在四相局的诱惑下,欺世盗名的可不少,大家得把眼睛擦亮了,别混进滥竽充数的来。”

刘实本来就剧痛的无以复加,听了这些话,急火攻心,忍着半天的一口气压不住了,张嘴还没说话,就是一口血,颓然就躺下了。倒是把韩栋梁搞得很紧张,一叠声的喊医生。

而齐鹏举看向了二姑娘,声音不善:“开魂掌是刘家的绝技,你从哪儿学来的,说!”

二姑娘不耐烦了:“你能说点阳间的话吗?二姑奶奶听不明白!”

邸红眼深知齐鹏举的能力,现如今有了靠山,咳嗽了一声:“兄弟倒是有个猜测——听说厌胜门的宗家,倒是有一个阴招,叫什么,移花接木。”

我心里咯噔一下,没错,移花接木,能把其他人的看家本领,转移到了自己身上。

他们当然不知道那一下是赤水青天镜反伤的,认定了二姑娘这个年纪,能用出三十年以上的开魂掌,除了移花接木,就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齐鹏举一听“厌胜门”三个字,螺旋眉毛一下就挑了起来,喝道:“你跟李北斗那个小牲口,是什么关系?”

去你大爷的小牲口。

其他参加四相会的先生,也暗暗吃了一惊,悄无声息把这里给围住了:“厌胜门的奸细还渗透进来了?”

二姑娘脾气也不小,一看来了个半老头子对自己指手画脚,当时就冷笑了一声:“你嘴巴给二姑奶奶放干净点,什么北斗南斗的,是人是狗,你二姑奶奶都不知道!”

不是狗。

说着就往里看:“井驭龙呢?让他给二姑奶奶滚出来!”

我想劝二姑娘低调点,可齐鹏举已经火了:“厌胜门的小畜生,上这里来作死了,我就送你一程,死了给你们李门主带句话,我们姓齐的,早晚把他祖坟挖了!”

说着,一只手翻过来,对着二姑娘就抓了过去。

二姑娘的脾气也不小,手底下一道亮光一闪,对着齐鹏举就抓过去了。

可这种速度对齐鹏举来说,跟小孩儿过家家没啥区别,拨开了二姑娘的手,“啪”的一声,我觉出背着我的二姑娘就是一颤。

他打了二姑娘一个嘴巴。

这个力道绝对小不了——我都差点从二姑娘身上给晃下来!

二姑娘的身体几乎失去了平衡——耳朵肯定被打的嗡嗡作响!

周围一片叫好的声音:“不愧是齐家传人!”

“打死了那厌胜门的邪祟才好!”

邸红眼颇有些幸灾乐祸,抱着胳膊摇摇头,眼瞅着二姑娘那样子,又看了看刘实,像是在说“不过如此”。

这一下,齐鹏举瞧清楚了,二姑娘身上还背着一个怪模怪样的我,更是伸手就要把我给揪下来:“厌胜的果然没一个正常东西,你身上的是什么,弄下来我看看!”

不行,二姑娘绝对不是他对手,我脑子也飞快的转动了起来——现在怎么办?

没想到,二姑娘自己都快站不住了,觉出了齐鹏举要揪我,翻身就躲了过去,半蹲在地上,姿势野性十足——好像猛兽捕食的姿势一样。

她冷森森的说道:“你敢!”

我的心一提:“你快放下我,跑!”

这些人跟二姑娘无冤无仇,她要是跑的出去,不见得会把她给怎么样了。

可二姑娘抬起手,擦了嘴一下——我就看见,她的嘴被打破了,擦下一手的血:“看你怂的,姑娘说了护着你,就不会再让那些狗东西欺负你!”

齐鹏举盯着二姑娘那个姿势,嘴角一勾:“不愧是西川出来的蛮子,看来,你这苦头是没吃够——我就非得看看,你身上背着的是什么不可。”

他借题发挥,找不到我,就要拿“厌胜门”的出恶气。

齐鹏举的地位在这里,周围的先生都想跟他攀攀关系,四下都是叫好的声音:“天阶第三,就是出手不凡!”

“是啊,其他天阶更新换代,可第三这个位置,除了齐先生,哪个敢坐?”

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,这一顿把齐鹏举说的浑身舒泰,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子,又是猛地出了手——快如闪电!

二姑娘要躲,可还没动,那一巴掌下来,她单薄的身体猛地撞到了一道屏风上,又把屏风撞出去老远,坚硬的乌木檀炸了一地的碎屑!

我被撞的眼前都白了,接着,发现她的身体蜷缩了起来,一只手还要把我固定在背上,另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左肋——不好,她骨头断了。

可她还是要挣扎着起来,可这一下,齐鹏举一只穿着皮鞋的脚,就死死踩在了二姑娘的头上。

这一下,二姑娘半个脸,直接被碾在了尖锐的木屑上!

她身子猛地一颤,但就是不肯吭声,哪怕,血把木屑都染红了!

齐鹏举一边踩着她,一边伸手要把我从她背上拉下去:“我倒是要看看,这个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,让你……”

可二姑娘一只手,竟然伸出了,继续死死扣住我,就是不松开!

齐鹏举一下愣住了,脚底下的劲儿也更大了——我甚至能隔着皮革的味道,听到她的骨头重压之下,咯吱咯吱作响。

周围的先生们也全愣了:“这妖女,不要命了?”

“她背上的,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齐鹏举的声音终于残忍了下来:“你想死,我就成全你。”

他一只手翻过,带着霹雳之势,对着二姑娘的脑袋就劈了下来。

那道子行气,亮的吓人!

我后来听程星河说过,这是他的成名绝技,叫“五雷轰顶”,能给铁尸开瓢。

我也亲眼目睹过,他直接扯碎麒麟都挣脱不开的金丝玉尾鞭。

就在那只手落下的一瞬间,二姑娘猛地抬起手,架住了他。

邸红眼都看笑了:“这厌胜门的还真跟传说之中一样,不知死活!蚍蜉撼大树,可笑不自量……”

不是刚才一口一个姑娘,一口一个高人的时候了。

周围都是哄笑的声音:“厌胜门的确实邪的很——找死也找的这么一根筋。”

齐鹏举也冷笑,手上用了劲儿,眼瞅着,就要把二姑娘的手给压碎!

可我记得很清楚——他这只手,受过重伤。

被我用诛邪手捏碎过。

诛邪手我是再熟悉不过了,除非他跟我一样,用过玉虚回生露,否则,哪怕骨头能愈合,旧伤也永远是旧伤。

要是我有行气的话……

不行,没有也得有!

我拼命的把身上刚恢复过来的行气调息过来——虚危室壁震雷惊,奎娄胃昴雨霖庭!

一成,这不够。

而二姑娘的手,马上要被压下去了。

起码两成。

我发了狠——角亢二星太阳见,氐房二宿大雨风!

这一下,刚缓过来的行气,骤然聚集到了诛邪手上!

我立马把身上刚恢复过来的两成行气,顺着诛邪手,搭在了二姑娘手上,借助二姑娘的手,撞在了齐鹏举的手上!

这一下,虽然没有在自己身上强大,但这好歹也是诛邪手的力量。

“咔啦”一声。

齐鹏举的手腕,一道炸响。

他整个人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,难以置信的盯着自己的手:“诛邪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