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9章 满字金箔

那个眼神莫名让人心里发疼,但我马上把心思正过来,想起了那些被她玩腻吃掉的男人:“她不会跟你一样滥杀无辜——你吃一方百姓的香火,凭什么还要杀人?”

没想到,山神听了我这话,先是一愣,接着就笑了起来:“你以为,白潇湘是为什么才会被封那么多年?说起滥杀无辜,谁比得上她?”

我心头一震,她这话的意思是,潇湘也……

右手食指再次剧痛,我感觉到了一阵说不出的怒意——潇湘好像是想起了某件事情,生气了。

可潇湘今天已经耗费了很大的精力,像是已经没法再出手,剧痛瞬间又消失了。

接着门口一阵脚步声,像是有人跑进来了:“李北斗!”

程星河?

跟程星河一起进来的,还有兰如月。

“妈的,可算找到你了,刚才遇上鬼打墙,一直找不到地方。”程星河跑过来,发现我模样不对,皱着眉头问道:“你怎么了?也被这个邪神给吃了阳气了?”

是神像受损,她的法术失效,程星河他们才闯进来的。

程星河回头就去看山神,露出个如临大敌的表情,眼神一冷就去拉身上的朱砂线:“哥们来帮你一把。”

兰如月则死死盯着山神,眼睛血红血红的——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。

奇怪,她跟这个山神有关系?

山神挑起眉头,亲热的说道:“姑爷,这都是你的朋友?”

可这话还没说完,兰如月一只涂着指甲油的手一甩,手里就冷不丁出现了一把发黑的匕首。

程星河一愣:“卧槽,真不愧是锦江府兰家人——那好像是天雷钉啊。”

据说这是雷公爷的东西——在天上制造雷声的,就是这个。

一听就比韩栋梁那个赶山鞭高端。

而天雷钉专门制造雷声和天劫,所以黑白通吃,神鬼皆惧,对付邪神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山神一看这个东西,表情也冷了下来:“我见过这个……你是上次那个姑爷的什么人?”

兰如月二话不说,手腕子飞快的一转,对着山神就砸过去了——那个架势,是奔着拼命去的。

我这才知道……难怪兰如月要带我们办这件事儿,她的家人,莫非就是死在这里的其中一个先生。

兰如月的身手按理说已经非常厉害了,可山神只是一抬手,兰如月整个人就飞了出去,直接撞在了一个柱子上,拼命想爬起来,可怎么也爬不起来。

程星河一看,立马推我:“快想法跑,我利用美色殿后!”

美你个头,你这么怕死,我怎么可能让你殿后,而山神看向了程星河,说道:“这位是……”

我立刻挡在程星河面前:“你放了他,这事儿跟他没关系。”

而山神竟然高兴了起来,摸了摸我的下巴,开心的说道:“原来我的姑爷吃醋了。你放心,那些人,没有一个是我看上眼的,这么年的姑爷,只有你,让我想要……”

程星河一听,眼珠子顿时瞪的溜圆:“吃醋?”

我脸一下烧起来了:“我没吃醋!”

山神根本没听进去我说的话,倏然靠近,一只手勾在了我下巴上,漆黑的凤眼倒映出我的模样来:“若是你为以前的事情介意,我可以告诉你,我为什么吃那么多姑爷。”

原来这个山之前是非常贫瘠的,种什么作物全不活,这些山民都穷的衣不蔽体。

人都穷成这样,当然更不会有信仰,而神灵都是基于人的信仰香火,才会存在,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,神灵和人都不好过。

这样下去的话,神灵和这里的人,都会逐渐消亡。

这个时候,有一个女人因为太穷,养不起孩子,就把孩子丢在了山里,还祈祷说这个孩子送给山神,希望山神能保佑胡孤山,不要再这么穷了。

已经濒临消亡的山神,收下了那个难得的祭品。

人是万物之灵,以活人为祭,许下的心愿就最灵验,山神有了力量,这就让这个贫瘠的山上,长出了许多珍贵的生药。

本地人得到了馈赠,日子真的变好了,不再有人饿死,但没人知道这是山神的功劳,他们只喜滋滋的说年头好。

一个祭品不能让胡孤山上的生药永远繁茂,终于有一天,得不到信仰的山神力量再次削弱,生药长不出来了。

子民这才重新上山求助,这些山里人许下的愿望很大,有的要新房子,有的要新媳妇,还有的要丰厚的嫁妆,免得婆家看不起。

满足他们的愿望,就一定要更多的祭品。

怎么都是吃……山神想了想,她久居深山,非常寂寞,就希望能有人来陪陪自己。

于是她给族长托梦,要一个姑爷。

可那些姑爷要么把山神当成妖怪,吓的魂不附体,要么胆大包天,竟然想丢下她自己跑下山,没有一个让山神满意。

她一直在等一个真正的姑爷,可祭品就是祭品。

她眯起眼睛看着我:“你说,是吃一个人,让很多人过上好日子,还是让大家一起饿死?”

我顿时没话说了,可谁都不该死,于是我就说道:“那被你压死的族长,还有进山的先生……”

她一笑:“我就是最恨别人骗我——作为这里的山神,被子民骗了,颜面何在?降一点灾,不应该?”

但这个时候,我忽然发现她宽袍大袖下的手上,也出现了一丝裂纹。

对了,神像摔坏了,也会投射到她身上。

山神怕我见到,立刻把手收了回去,望着神像,莞尔一笑:“你推倒了我的神像也不要紧,谁让我喜欢你呢,礼也成了,你就是我的姑爷——我再不认别人,只认你一个。”

可还没等山神说完,我听到了一阵震颤的声音,好像这个地方地基不稳,地震了,但再仔细一听,这个声音是从山神娘娘的神像上发出来的——那个神像,在动!

那个神像上出现了皲裂的纹路,一点一点向外扩散。

她也不去看那个神像,只看着我,像是怎么也看不够:“有求必应总是要付出代价的,不论是我,还是那些山里人。”

说到这里她又笑了:“我并不怨恨,只是有点遗憾,本来以为,以后可以不用那么寂寞了……”

那个笑容,非常落寞。

她好歹也是一个神灵,到底为什么走到了这一步?

现如今,神像碎裂,她也要消失了……

眼看着,她的身影越来越淡,我想了想,大声说道:“我有个事儿,想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她眼睛一亮:“你要什么,我就给你什么——不过你得快点,我时间不多了。”

我连忙摆手:“我的意思是说,你用错误的方式保佑村民,才导致了今天这个结果,要是你愿意重新积累功德赎罪的话,我可以给你一个寄身符。”

只要她在我的寄身符之中,就可以用她的力量帮助我做一些功德——如果能把罪孽抵偿,她也许就能重新找到一个神位,重新吃香火了。

她顿时高兴了起来:“你要我?”

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。

我连忙纠正她:“我只是想帮你。”

她微微一笑,简直魅惑人心,接着,她给了我一个小金箔片,上面写着一个“满”字。

她的名字?

我拿在手里,那个“满”字顿时亮了一下。

她的声音响在了我的耳边:“你一定要小心,现在有人要对付白潇湘,你跟她在一起,只会引火烧身,只有把你的右手砍下去,才能一了百了——什么时候改主意,什么时候叫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