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097章 一只布鞋

这一瞬,虽然我本能的炸了头皮,但还是在最后一秒,抽出七星龙泉,护在了二姑娘前面。

七星龙泉煞气一炸,那股子帘幕被震的汹涌如涛,本来就岔气了,这一用力,更是剧痛无比,可我咬碎了牙,也得顶住,绝对不能放弃!

行气炸起,宛如一道屏障,暂时挡在了丝线,但是,那东西本来就是吃行气的,现如今争先恐后的蚕食起来,跟蚂蚁吃玻璃糖一样,挡不住几秒!

外头是一股子倒抽凉气的声音:“看见没有——竟然能顶井先生!”

“那个姑娘不愧是摆渡门的高徒,只是,井先生到底为什么……”

不行了——我耳朵里嗡嗡就是一阵响,好似有两个小人拿着我的耳膜当鼓擂,这不是好兆头——气血反涌,行气发逆,好似一个胳膊反着关节折过去一样,撑不住,不等别人把我怎么着,我自己就……

井驭龙的声音缓缓响了起来:“我暂时还不想杀了你,你求个饶,说句井先生我错了,我就留你一条命。”

“对……”邸红眼也凑了上来:“井先生宅心仁厚!里面的那位,你见好就收吧!”

是啊,他还想知道,我身上“钥匙”的秘密呢!

只是,笑话,让我求饶,你还没这个资格。

现如今,以行气抵御吞天虫,跟饲养它们没差别,等于切大腿喂肚子,早晚让自己把自己吃了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“咻”的一声,人群里出现了一个突如其来的破风声,缠裹着什么东西,就要砸在了井驭龙的身上。

这个声音,我再熟悉不过了——哑巴兰的金丝玉尾!

果然,为了找我,他也混进来了。

既然他来了——那装成瘸子给我解围的,肯定是程星河。

他本来力气就大,又吃了皇甫球的九灵丸,能耐确实也是今非昔比,这一下,井驭龙偏头躲过,姿势潇洒,可他毕竟手上还要对付我,俊脸已经被出其不意的金丝玉尾扫上,直接挂了一道血痕!

哑巴兰穿着月白旗袍的颀长身体,一下挡在了帐子前面,一言不发,可整个人,泛了寒气。

他没吭声,可金丝玉尾名声在外,这些四相会的个个见多识广,早认出了:“这是四大家族兰家的阴阳身!”

韩栋梁声音更大:“这个不男不女的,跟李北斗是穿一条裤子的!好哇,胆子不小,敢上四相会来捣乱!”

井驭龙盯着哑巴兰,因为腾不开手,侧脸在衬衫领口上,蹭了蹭脸上的伤口,这个姿势,让他看上去有了一种凌厉凶狠的气魄。

他眼神沉了下来——动了杀心了。

我的心猛地揪了起来,哑巴兰是有进步——可是,跟井驭龙,还是有一定差距。

井驭龙缓缓说道:“还真混进来了——除了你,还有其他的阿猫阿狗没有?”

哑巴兰不会不知道井驭龙的能耐,可他一丝惧意也没有,清朗的说道:“对付你这个阿猫阿狗,我自己就够了。”

邸红眼本来就想跟井驭龙搞好关系,一听这话,立马骂道:“小兔崽子,你家老头子来了,也不敢这么跟井先生说话,你算是什么东西……”

井驭龙一抬手,邸红眼不知道哪句话不对,立刻住口:“井先生宽宏大量,我是一时义愤……”

不对——井驭龙这种自恋的人,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得钦佩欣赏他,最恨有人看不起他!

果然,井驭龙一摆手,那些丝线从我身上撤了下去,对着哑巴兰身上就卷了过来:“给他开开眼界,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,山外有山,也好。”

哑巴兰抬手是要挡,可我都挡不住,更别说他了!

我眼睁睁,就看着哑巴兰半边身子被笼罩住,月白旗袍,红了一半!

可哪怕这样,他一动也不动,好像脚底下生了根!

说你傻,你是真傻!

我扛住了行气逆乱的肋下剧痛,猛地调出了全部的行气,

他是为了护着我来的——可我怎么可能让他为我送了命!

那股子行气炸起,帘幕一卷,哑巴兰纤细的身材猛地被我掀翻,飞出去了老远——这个力道又快又急,那些丝线,也断了。

还好——命灯虽然晃了一下,好歹没灭!

可是,一灯如豆,越来越小!

妈的,程狗在哪儿,白藿香来了没有,来个人,救救哑巴兰!

我这一着急,越发觉得行气走的更逆,胸口沉的透不过气,行气恢复的自然更艰难了。

刚想到了这里,井驭龙的声音冷冰冰又响了起来:“自己是泥菩萨过河,管的倒是挺宽哪……”

“嗤”的一声,那些丝线,穿过帘幕的缝隙,四面八方,对着我就扎了下来!

龙鳞猛然滋生,可“咔嚓”一声,吞天虫钻进来,好像——数不清的针扎进来一样!

疼……疼的人眼前全白了!

井驭龙一笑,叹了口气:“自讨苦吃,现在,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……”

就在那些丝线马上就要穿的更深的时候,忽然身后响起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:“把你其他家伙拿出来,削他右脚丫子。”

我后脑勺一炸,这暖阁并不大,进来的时候也是空的,可什么时候,里面竟然多了个人?

鬼魅一样,我一丝都没察觉出来,是多大的本事?

而这个紧要关头,我哪儿还有心情想这个,哪怕是个稻草,也会死死抓住,于是另一只手抽出了玄素尺,奔着井驭龙右足的位置,运足了剩下的行气,猛地劈了过去。

这一下,帘幕掀起,井驭龙一门心思都放在吞天虫上,哪儿知道我剑走偏锋,一只手顶着,另一只手竟然还有比七星龙泉更甚的神兵利器,这一下猝不及防,右脚失去了平衡,整个身子以十分狼狈的姿态,歪了过去,一下撞在了邸红眼身上,俩人跟骨牌一样,在众目睽睽之下,重重摔出去了老远!

我顿时吃了一惊——这个位置,叫谁都想不到,竟然这么管用,简直是四两拨千斤!

这一下,外面一片寂静,就跟电影摁了暂停键一样——每一个人的眼睛都盯着摔倒的井驭龙,嘴巴微张,说不出话来。

这是完全意想不到的事情,他们完全被镇住了!

身后那声音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嗳,这就对了——这吞天虫是没有弱点,可用他的人有弱点,那不就行了。”

这人谁啊?

而且——他怎么知道,我除了七星龙泉,还有其他的“家伙”?

我自然本能就要回头去看看这人到底是谁,可还没来得及动脖子,一个东西顶在了我后脖颈上:“先别回头,我为你好。”

啥意思?

而且——我闻到了一股子尘土的气息。

顶着我脖子的东西,硬而粗粝,蹭在皮肤上沙沙的,而且,那个味道……

卧槽了,我太熟悉了,这是踢死牛老布鞋的味道!

这种鞋轻便舒服,算是老年人的最爱,我给老头儿不知道刷了多少次了。

当然,这绝对不是我家老头儿。

我家老头儿岁数虽然大,一天到晚也没什么正形,声音还是雄浑的,可这个声音仔细分辨,虽然也是老年人声音,可嗓子发沙,总像是咯着一口老痰。

这位老头儿,把脚顶我脖子上了?

再怎么说,一般——不是用手嘛?

我脑子里的疑问,顿时跟烟花一样的爆开了——这人是谁,为什么帮我,为什么不用手?

可脑子里也只是电光石火一瞬间,我还没来得及开口,嗓子里一腥,哇的就是一口血。

本来就岔了行气,刚才强行运出了四成,就好比腿断了还要坚持跳高一样,逆天而行,我身上更难受了。

那只脚顺着我的后背一顶,感觉像是随便一踩,这一下简直穿心剧痛,我嗓子里腥味更重,一股子血块也吐了出来。

落在了锦绣垫子上,发黑!

这一脚莫名其妙,叫谁不得起火,这老头儿为啥突然……可不知道为什么,那一下,竟然像是把堵塞的管道猛然捅开一样,我身上竟然舒服了一半!

身后那个声音慢悠悠的说道:“后生仔,你跟二百五什么关系?”

二百五?

我一愣,难不成……说的是二姑娘?

还没等我想出来,那只架在我脊梁上的脚更重了几分:“快说,你是不是看上她了?”

这声音也怪,虽然细微,隔着帘幕外的人肯定听不见,但是我一字一句,却异常清楚。

“没有没有……”我也压低了声音回答道:“我跟这个二姑娘,第一次见面。”

这一位,是为了二姑娘来的?

他跟二姑娘又是什么关系?

那个沙嗓子声音狐疑:“第一次见面?你放屁!第一次见面,你能舍命护着她?”

我连忙说道:“她舍命护过我,男子汉大丈夫,知恩不报,还叫人?”

身后那个穿踢死牛的脚一凝,那声音忽然就有了喜气:“好!现如今,你这种小子不多啦!有趣!有趣!”

我忽然就反应过来了——对了,二姑娘说过,她会搬来一个救兵,我还寻思,她这疯疯癫癫的,能有什么救兵,谁知道,竟然是这种人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