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098章 心头之血

虽然跟他只有一脚之缘,可觉的出来,这个老头儿,不会比宗家老大,何有深,甚至厌胜的几个长老差!

可那些人物,已经是金字塔的顶峰了,这个踢死牛老头儿,又是哪一个?

不论如何,刚才可多亏了踢死牛老头儿了,我就跟他道谢:“不知道您怎么称呼?”

而那个踢死牛老头儿答道:“不用谢,我也不是想救你——那小子说,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,我就想看看,是我老头儿厉害,还是大罗神仙厉害。”

这个口气,自然是狂妄至极,可眼看着他这个本事,竟然让人觉得,十分自然!

这个时候,二姑娘猛地翻身,对着周围就划拉了起来,手动脚也不停,一脚踹在了我腿上,还挺疼。

就这姑娘的睡相,两米的床都不够她折腾的。

而踢死牛老头儿嘿嘿一笑,接着说道:“比起关心我,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,那个小子,又要耍花活了。”

邸红眼张皇失措的先爬了起来,看向了井驭龙。

井驭龙本事不小,这一下自然不可能把他撞到什么程度,甚至有可能毫发未伤。

可对他来说,面子比命重要——堂堂的井驭龙,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没露面的掀翻,传出去了,他面子往哪儿搁?

果然,隔着帘子也觉出来,他脸色不善。

唯一能挽回面子的,就是现在立刻把我给搞定了。

但他一站起来,左脚微微就有些摇晃,看得出来,那地方不知以前受过伤还是怎么着,真像是个空门。

而他盯着帘幕,也有了戒心——没有贸然冲上来,像是没弄明白,我哪儿来这么大的本事。

踢死牛老头儿的声音“嗤”了一声:“就这?什么青囊大会,什么十二天阶——瘸子养个瘫儿子,一代不如一代。”

踢死牛老头儿,连十二天阶也看不上?

这下,周围的先生也全反应过来了:“内里这一位,只怕比井先生还要强!”

“可看岁数不像!”

“你糊涂了,都说是摆渡门来的了——那里的人长生不老,看着年纪轻轻,谁知道多少岁了?保不齐……还是某个长老呢!”

“可井先生把贵客请来,又为什么对贵客出手?”

井驭龙已经听不下去了,而他的视线,不由自主就看向了大门口。

也就是——这个暖阁正主的位置。

他尤其不想在暖阁正主前面丢人。

所以,他下定了决心,左脚后撤,右脚朝前,把空门给藏住,那股子暴雨似得吞天虫,再一次对着帘幕就扑了过去!

那些吞天虫丝线一样,极为细长,跟雨滴一样,透过帘幕就钻了进来。

打不到左脚了!

踢死牛老头儿的声音饶有兴致:“这个井驭龙本事不大,胆子不小,后生仔,不用怕,抬手把你的七星龙泉转乾位,尽全力,挡!”

这些吞天虫眼看着要落在身上了,就那个痛苦,哪儿还让人有犹豫的时间,我转过了手,按着他说的,就挡了过去!

刚才被踢死牛老头儿踢出了一口淤血,别说,这个时候,眼耳清明,行气的淤塞一扫而空,虽然还没有恢复到以前的程度,但是岔气归位,已经舒服多了!

我把现存的四五成行气,畅通无阻的压了出去!

不过,我心里清楚,哪怕我用了全力,这些吞天虫也不是我能对付的……

结果没想到,我胳膊一抬,忽然就觉出,那只穿着踢死牛的脚,一下踏在了我胳膊上,紧接着,一股子行气顺着胳膊灌了进去——就好像,上书法课的时候,老师用自己的手引着学生的手写字一样!

一股子浓重,却带着几分邪劲儿的气灌出来,顶在了那些吞天虫前面!

这一下,按理说,吞天虫会一拥而上,蚕食行气,但没想到,那股子行气一出,吞天虫碰上,竟然在方寸的距离上,悬浮在了我面前,没有再往前一分。

不光如此——行气一震,那些吞天虫,像是壁球撞到了墙上,竟然以比来时还猛两倍的速度,猛地弹了回去。

重重的——撞到了井驭龙身上!

井驭龙一开始藏起空门,就露出了杀气,下手比前几次,要狠厉好几倍,但没想到,这好几倍的力气再次翻番,对着他就反弹了回去!

井驭龙一开始完全愣住了——他根本想不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!

这一愣,等他再想反应,就来不及了。

他整个人被那股吞天虫反噬,猛地撞到了一面墙上,“沙”的一声,他身后的墙就爆出了数不清的粉尘——被吞天虫撞出密密麻麻的黑洞,千疮百孔!

我也被那个行气给镇住了——简直,跟赤水青天镜有一拼!

可赤水青天镜,挡不住那么大的范围!

这一下,万籁俱寂,只听到踢死牛老头儿一笑,懒洋洋的说道:“本事没成,先急着出来人五人六,我最看不惯这种兔崽子……”

可话没说完,我身边的二姑娘忽然动了一下。

接着,睁开了惺忪睡眼,揉了揉,看向了我,像是辨认了一会儿才辨认出我来:“哦,我睡着了……”

说着伸手拍了拍锦缎:“都怪这东西,又软又暖,真是耽误事儿,哎,怂货,井驭龙呢?”

这一瞬间,我忽然觉出,背后那个踢死牛抵着的感觉,消失了。

我没等回答,先转头看向了身后。

这一看,我后心就凉了。

暖阁并不大,一眼就望到底,可我们身后赫然是空的,任何人来过的痕迹都没有。

踢死牛老头儿呢?

不看别的,就是来无影去无踪这个本事——不是天阶以上的能耐,觉不会有!

二姑娘看我不理她,像是有点不耐烦了,伸手就来推我:“怂货,我问你话呢——哎?”

她这才觉察出来:“一觉睡醒,这里怎么安静的跟坟头儿似得,那些人……”

她伸头就看了出去,更是皱起了眉头:“怪了,都被雷劈了,怎么张嘴瞪眼,就是不出声?”

说着竟然拍起了手来,兴冲冲的拉我:“怂货,你往他们嘴里挨个滋点尿,看看他们动是不动!”

我也是有点尊严的,你当我是水枪吗?

帘幕早就垂了下来,刚才那个势头来的急——虽然只有四成,不过我的行气有天师府厌胜门高手,皇甫球行气,哪怕四成,也已经有些规模了,速度力道都在,之前帘子一起一落,也是一瞬的功夫,应该没人来得及看清楚我的真面目。

而刚才的踢死牛老头儿,连我都不肯见,更别说在其他人面前露脸了,除了我,根本没人知道他的存在,听到他的声音。

可二姑娘不一样,一张嘴跟个喜鹊一样叽叽咯咯的,声音不小,哪儿压得住啊,又是天不怕地不怕的,早对着外面嚷起来了:“哎,老头子们,姑娘问你们话呢!姑娘都睡醒一觉了,那个姓井的呢?让他滚过来!”

那些先生们终于被这一声,从震惊之中给拉了回来,互相看了一眼,表情都更惊骇了,视线齐刷刷的看向了粉壁前面的井驭龙。

井驭龙到底是井驭龙,哪怕被自己的吞天虫给反噬了,浑身上下跟粉墙一样千疮百孔,竟然还能支撑着站起来,而他刚站起来,听到了二姑娘的声音,一瞬间就愣住了。

他只知道自己跟帐子里的人交手,认定了里面的人是我,可哪儿知道,现如今里面竟然传来了一个姑娘的声音!

这一吃惊不小,刚撑着站起来,又不由自主靠在了墙上。

邸红眼左右看看,连忙又拿出了拿手绝活,和稀泥,立马说道:“姑娘啊,井先生都被您给打成了那样了,您——您手下留情吧!”

二姑娘一听,顿时愣住了:“我打的?”

她掀开帘幕一看,顿时吃了一惊:“我刚才一直在睡觉,什么时候打的他?”

这一声出口,剩下的那些先生更是悚然变色:“睡梦之中——就能把井先生给……”

“不愧是卧虎藏龙的摆渡门——哪怕传说,都不敢这么传啊!”

二姑娘一看这些先生的反应不像是假的,恍然大悟,回头就说道:“我睡觉确实不老实,时不时要打王八拳的——难不成,刚才我睡觉的时候,他过来,被我用王八拳打了?”

这“王八拳”确实炉火纯青,就瞅着她那个兴奋劲儿,我要说不是——她也未必相信!

二姑娘一点姑娘样也没有,一脚把帘幕踢飞,钻了下去,盯着井驭龙,颇有些遗憾的说道:“可惜——是在梦里打的,哪儿有清醒着收拾你痛快?今天就让你记个教训,得罪了姑娘,是个什么下场!”

井驭龙是何其骄傲的一个人,绝不可能服输,眼瞅着还想着再挣扎着放吞天虫,可一听,二姑娘睡梦之中,就把自己收拾成这样,惊怒交加,歪了脸就是一口血!

这口血颜色鲜红,行内话叫“心头血”,急火攻心,行气逆转,自己把自己伤的不轻!

二姑娘大摇大摆,还要说话,我立马在后面咳嗽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