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03章 清理门户

这老头儿上身罩着一件斗篷似得银鼠无袖灰罩衣,倒是干干净净,很体面,可偏偏两只手从斗篷之中穿出,枕在脑后。

乍一看好像很悠闲,可手腕分明被一把绳子捆着,好像被上了手铐的犯人一样。

那姿势又怪且累,一般人不长时间就要酸麻的了不得,他为啥要这样?

难怪不用手,只用脚!

可以他的本事,哪怕金丝玉尾都能捏成粉,什么绳子能绑得住他?

更重要的是——只一双脚,就把数不清的鬼眼蛾给交代进去了?

这还是——是人吗?

我立马就问二姑娘:“你家老爷子的手是怎么回事?”

二姑娘呸了一声:“什么老爷子,那就是个老怪物,记事儿起,他就这个样子了,我怎么知道,可能他嫌两只胳膊搭着沉,捆起来利索。”

记事儿起……我后脑勺一炸,起码也得十来年了。

他绑手十来年,挣脱不开?

可是,仔细看那绳子,一没煞气,二没神气,怎么瞧,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绳子,到底什么机密,怎么挣脱不开?

能绑住这老头儿的,自然不是什么善茬,而那位,又为什么绑他?

一时间,我只觉得这个踢死牛老头儿一身谜团,好奇的抓心挠肺。

我都看见了,皇甫球自然也看见了,冷笑了一声:“哦,我说是谁,原来是你——当年那事儿,看来把你吓的不轻,难怪躲了这么多年,都不敢出来露面,今天是想起什么来了?也为了那个四相局?”

踢死牛老头儿咧嘴一笑,摇摇头:“四相局还是五相局,老头儿我一概没兴趣,只有一件事儿告诉你,你要倒霉啦!”

皇甫球一乐,奶声奶气的回答:“你指教指教,老朽要倒个什么霉?”

踢死牛老头儿缓缓说道:“你瞧见我了——瞧见我的人,要么死,要么瞎,总之,可不能把我现在这个模样给透露出去。”

难怪,他说看不见他,是为了我好。

抱着头躲避鬼眼蛾的那些先生,再次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皇甫球冷笑:“谁定的规矩?”

踢死牛老头儿歪着脖子:“我!”

皇甫球放声就大笑了起来:“行行行,我就领领你的规矩!好儿子——给爹露露脸!”

话音未落,一道子黑魆魆的东西腾空而起,奔着老头儿就缠裹了过去。

乍一看像是一道子黑风,我又闻到了那熟悉的腥气。

而那一道子黑风一开始是一条,但是倏然逼到了老头儿面前的时候,那黑影子倏然分开,一分为九!

这是刚才那个九头蛟!

九头蛟九个脑袋同时伸开,犹如一个巨大的九爪勾,九个方向勒紧,就要把绑胳膊老怪物给直接抓住。

破风声倏然炸起,刮的头皮都发疼,这比刚才对付二姑娘的时候,简直提了好几个档,好快!

我估算了一下那个力道和煞气,别的不敢肯定,反正要是九头蛟抓的是我,那我肯定逃不出去!

这让我甚至有些后怕,不愧是摆渡门九长老之一,幸亏上次去摆渡门的时候,皇甫球看不上我,估计觉得用这种东西对付我,是杀鸡不用牛刀。

就在九个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合拢的时候,只听“当”的一声。

我一看眼前情景,愣了。

老怪物独腿站着,金鸡独立,另一只脚抬起,竟然生生就把九头蛟合围之力,撑住了!

那九头蛟显然也用尽了全力,可根本就没法合拢,更别说把他抓住了!

单凭一只脚,能做到这个份儿上?

可惜在场的人,摄于刚才的鬼眼蛾,不敢抬头看,不然,不知道要被震成什么样子。

皇甫球冷眼盯着九头蛟,倒像是一点也没意外:“你要不是为了四相局,是为了什么?”

是为了二姑娘。

老怪物答道:“你又不是人,这个原因,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懂,怎么,你们摆渡门说是超脱世间,也对四相局有了心?”

皇甫球呸了一声:“你不说,我的事儿,你也管不着。”

这俩人显然是旧相识,难道还有一段相爱相杀的历史?

不过皇甫球的眼睛,不由自主的就看向了身边那个浑身烧的焦黑的大汉。

他眼睛一凛:“这是你干的?”

老怪物哼了一声,不置可否:“你们摆渡门出了这种玩意儿,帮你清理门户,也是举手之劳,不用谢。”

皇甫球眼里怒意更盛:“好哇,你敢对摆渡门的人下手,看来你今天也是寿星老要上吊!”

我说皇甫球怎么突然跑这里来了,果然是为了那个摆渡门人!

那个大汉跟大黑痦子一样,能引雷,他的身份,我倒是一早就猜出来了。

而皇甫球追来,难不成,这个大汉,跟逃走的司马长老有什么关联,皇甫球是顺藤摸瓜,想通过他找到叛逃的司马长老?

说着,皇甫球忽然怪叫了一声,手底下就用了劲儿——他的行气,源源不断的灌入到了九头蛟身上!

这一下,九头蛟的力气更大了!

当然了,那个大汉给井驭龙打下手,肯定是丢了摆渡门的人,抓他回摆渡门,也没啥好果子吃。

可这是内部矛盾,摆渡门的人何等骄傲,自己清理门户清理的再狠,也绝对轮不到外人插手。

老怪物哈哈一笑,脚底下更用劲儿了,两下显然是僵持上了,皇甫球盯着老怪物的手,冷笑道:“什么时候了,你还这么托大,不把手松开,等死吗?”

可哪怕到了这个生死交关的时候,老怪物也还是微微一笑:“嘿嘿,对付你,一只脚就够啦!”

皇甫球哪儿经得起人激,一听这话,不由更是大怒——认定了老怪物看不起他,两只嫩手一拍,行气源源不断的冲到了九头蛟身上,我听见“卡啦”一声,心里一提,那是老怪物撑着九头蛟的腿,被压出来的声音。

这样下去——还不断了?

皇甫球自己的情况,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,他圆润的脑门子上,也爆出了一头的青筋,满脸涨红,汗水跟小溪一样,直往下淌。

这俩人,眼下看来,是势均力敌。

而这一瞬间,老怪物忽然大笑了一声:“后生仔——你护着二百五,我又好东西给你吃!”

说着,一抬腿,忽然“啪”的一声,一个东西,奔着我就飞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