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04章 心头之肉

我一愣,条件反射,伸手就接住了那个东西。

触手滑腻湿润,一股子腥气和灵气逼着面门透过来,看清楚了,更是吃了一惊。

那竟然是一块粉嫩润泽,近乎透明的生肉!

跟一块生鱼片似得!

而这个东西……我抬头一瞅,果然,那个九头蛟的心口,鳞片倏然少了一片,出现了一个血窟窿,正像是被硬生生剔下来的!

老头儿说的——修行之人到手,会大有裨益的九头蛟心头肉!

我立马抬头,果然,那个九头蛟的庞大身躯虽然还保持着原状,压在了老怪物身侧,可这心头肉是它的命根子,浑身一激灵,就是一声悲鸣。

浑身的灵气,宛如残烟,倏然就散开了许多!

老怪物凌空架出去的腿缓缓落下,脚踝转了一转,我就看见,踢死牛鞋的鞋尖上,一小团子鲜血,飞快的洇了下去。

一脚,我也觉出脑门上炸了汗——就把九头蛟的心头肉给剔出来了?

皇甫球的行气还源源不断往前送呢,那九头蛟一颤,他小小的身体也因为突如其来的惯性,往前一冲,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九头蛟丢了心头肉,不禁更是大怒:“亲儿子,你吃苦了,爹这就给你报仇!”

说话间,一只手没断了给九头蛟的行气,另一只手一招,数不清的黑东西凭空而落在了九头蛟身上,犹如一片黑雾。

皇甫球厉声吼道:“好儿子,给你们兄弟出气!”

那些黑色的东西浑身乌黑,翅膀巨大,好像乌鸦。

可这些“乌鸦”比普通乌鸦大了一半,而且,羽毛逆生!

这是乌灵鸟,据说产自昆仑神山,以日光月华为食,周身全是灵气,简直是灵气加油站!

果然,这数不清的乌灵鸟落在了九头蛟身上,那九头蛟跟吃了一味蒙药似得,猛地蓄了力,九个脑袋,重新死死压到了老怪物身上。

老怪物立刻重新抬起脚,但是,他骨骼之中,再次出现了炒豆子一样“咔咔”的响声。

怕是,他这一只脚,也撑不住了。

皇甫球的耳力何等的厉害,自然也听到了,面有得色:“老怪物,你再不肯用手,只怕腿就要断了。”

老怪物之前话说的满,自然也不愿意堕了自己的威风,勉强还是笑:“说一只脚,就一只脚!”

皇甫球笑容一僵,显然还是认定了,这老怪物就是看不起他,连手都不肯用,手底下劲头更大了——比起刚才要给同门报仇的目的,现如今,逼老怪物用手的目的,恐怕更强烈。

果然,皇甫球脑门上的青筋绽出来,人呲牙咧嘴。

老怪物一只脚强撑,表面坦然,可那只扬起的独腿,也没有之前那么稳当了。

显然也是势均力敌。

不过,这其实已经高下立判了。

一只脚就能跟皇甫球势均力敌,那他松开了手,皇甫球肯定不是他的对手!

可老怪物两只手还是背的安安稳稳,一点挣脱开的意思也没有。

要是这样下去,那不就是两败俱伤?

皇甫球是熟人,那老怪物跟我也有一脚之缘,哪一个受伤,我都不愿意!

可就他们俩的脾气,天王老子来劝,估计也不会听,更别说我了。

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出事儿……

我立马抓紧运行行气,六成了——速度其实算是快了,但是,不够!

我正寻思着呢,二姑娘熬不住了,就要把我捂着她眼睛的手给拉下来:“怂货,到底怎么了嘛!”

我这才想起来,二姑娘还在我手底下呢!

除了二姑娘,其他趴在地上,躲避鬼眼蛾鳞粉的先生,也开始蠢蠢欲动——虽然他们也听见了,谁抬头看见了老怪物真面目,不是挖眼就是丧命,可但凡是行里的人,听到了刚才这个惊天动地的动静,谁心坎里不痒痒,不想抬头看一眼?

可现在这个时候,老怪物和皇甫球全神贯注的比拼,正是白热化的时候,稍微有人来扰乱,恐怕就是一场大祸。

于是我立马说道:“千万不要睁眼——瞎蛾子和鬼眼蛾太多了,估计死了七八个先生了,我刚往周围一摸,滚得到处都是骨头!”

这话我虽然故意压了嗓子,让人听不出我原来的声音,但是音量不小,这些先生个个耳力过人,自然全听见了。

越是成名的人物,越是惜命,一听这个,自然悚然变色,没有敢抬头的。

二姑娘字典里也没有怀疑二字,可喃喃的说道:“要是这样,那老怪物……”

说他是“老怪物”,可声音里的担心,谁都听得出来。

我连忙低声说道:“老怪物没事儿——好着呢!”

你只要别给他添乱就行。

二姑娘这才稍微放心,可没有完全放心,坐立不安的,总还是想看看老怪物。

我正要摁他,一抬头,心猛然就提了起来。

只见老怪物和皇甫球身后,不知道什么时候,多了一道人影。

那个人身材颀长,但是显然能耐不小——悄无声息,这老怪物和皇甫球正全神贯注的比拼,根本无暇分神,都不知道,那个人出现了。

井驭龙!

卧槽,我知道他恢复的快,可他哪儿来的胆子,竟然冒着鬼眼蛾的致幻鳞粉,突然起来了?

一股不祥的预感,猛然就升腾而起,他要干什么?

他缓缓的抬起了手。

我的后心一下全凉了。

他是想着,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用吞天虫,吸取九头蛟,乌灵鸟,甚至——皇甫球和老怪物的灵气!

真要是被他给吞噬了,他自己的灵气会多强无所谓,那皇甫球和老怪物,还不得那些他事先抓来的灵物一样,成了干儿?

这个井驭龙——能耐这么大,却要干出这么不光彩的事儿!

透过氤氲灵气,他的手上,那斑斑点点的神气隐然就亮了起来。

我不禁心头火起,要点脸不要了?

不行,只有六成……去他奶奶个熊的,哪怕行气走岔,哪怕前功尽弃,也不能让井驭龙得了手!

我脱了自己衣服套在了二姑娘头上,引出了行气——莫道柳星云霹起,天寒风雨有严霜!

而井驭龙一双手,已经洒出了数不清的丝线,扎在了九头蛟身上!

这个时候,就好像两个人拔河,九头蛟就是那根绳子,所有的行气全集中在了九头蛟身上,一旦得了手……

果然,这一瞬,九头蛟吃痛,猛地又是一颤,数不清的乌灵鸟,也从它身上哗啦啦的跌落了下来!

皇甫球和老怪物自然也觉察出来了,全吃了一惊——这两个人都是骄傲自大,没把旁人放在眼里的性格,刚才比拼,也是全神贯注,因为他们根本没想到,世上竟然有人敢来打自己的主意!

一惊之下,俩人的脸色同时变了——刚才是红白交加,现如今,同时笼罩了一层青色,嘴唇也发了白。

他们跟我刚才一样,行气走岔了!

这一下,我已经翻身而起,翻过了七星龙泉,冲着井驭龙手底下的丝线,就劈了过去。

一股子剧痛顺着肋下往上走,好赛一把钢锯把我斜切了下来一样,但我硬是咬牙扛住,以现存全部行气,摧枯拉朽,一下把丝线全部削了下去!

那些丝线给七星龙泉这一缠,刚扎进去的尖头,全被带了出去,老怪物和皇甫球的行气,全一丝丝从九头蛟身上泄了出来!

我顿时心头一振,这东西入体,确实什么都阻挡不住,但是竟然能拔出来!

而刚才那一下,也跟井驭龙偷袭一样,完全出其不意,井驭龙也没想到,自己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猛地抬起头,见到了我,眼神一下暗了下去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