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05章 认输不认

这一下,虽然丝线拔出,但皇甫球和老怪物,也同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显然也受了很大的影响。

而井驭龙反应奇快,甩手把那些长长的吞天虫甩了过来,奔着我身上就划!

我行气已经屡次走岔,刚才又是拼尽全力,哪儿还挨得住,一口腥甜奔着嗓子冲了上来,也没客气,扑的一下,奔着井驭龙的面门就喷了过去。

井驭龙正是杀气腾腾,没想到被我当头来了一口血,瞬间也愣了,这一下,手上没了准头,我觉出来,那些吞天虫,比之前的速度慢且偏,没扎到了我身上,倒是从我右侧擦了过去。

老怪物说的一点错也没有——吞天虫是没有弱点,可使用吞天虫的人有弱点就行了!

我抓住了机会,一脚踏在了一张八仙桌上,借力翻身躲开。

结果两脚一落地,行气走岔的剧痛再一次袭来,好像一道雷打在了身上,我一下就咬紧了后槽牙,拼命把呼吸平息下来,想重新调息。

可这一次,力气用的太大,比刚才被老怪物踹一脚之前更甚,稍微一运气,五脏六腑跟被钢针扎了一样,剧痛无比,行气也不由自主涣散出去——好像伤口太大,撒上药,也会被血冲开一样,根本没法聚拢。

这下死了……

井驭龙抬手一抹脸,更是恼羞成怒,满脸血污之下,一双眼睛凶光更甚,恨不得现在就把我给弄死。

而他心里顾忌,再一看,皇甫球和老怪物也是自顾不暇,他们俩到现在,还拔着河呢!

皇甫球看了我和井驭龙一眼,嘿嘿一笑,咬紧了牙:“好哇,山下人出息了,出了胆子这么大的了?老怪物,你松开,我送他一程!”

井驭龙微微就皱起了英挺的眉头。

可老怪物扑的吐了一口老痰,沙哑的说道:“老头儿我向来讲究尊老爱幼,不劳烦你出手了,你把手撒开,我一脚踹过去,大家都省事儿!”

皇甫球急了:“你先撒!”

老怪物也急了:“你先撒!”

井驭龙薄薄的嘴角,这才勾了起来。

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,这俩老活宝还是谁也不肯先撒手,先撒手,那不就等于先认输吗?

啥时候了,你俩有完没完?

我倒是想说话,可一张嘴,照样是一阵剧痛。

得了,没人能再给我临门一脚了。

而井驭龙心里也踏实了,明知道这俩老活宝干不出什么来了,慢悠悠的甩了手,冲着我就走过来了。

闲庭漫步,好像贵公子参加茶会一样。

他到了我面前,我想躲,可刚才那口气一泄,再次撑起,是绝不可能了,而且行气走偏的更厉害,比刚才厉害的多,动都动不了了。

井驭龙倏然抬脚,“咣当”一声,我身下一空,先闻到了木料味道炸起,接着,那金丝檀木的八仙桌倏然分崩离析,全碎在了我身下。

我本来行气逆乱,内里就疼,这下可倒好,身子被重重一摔,坚硬的木屑都扎进了我后背上,内忧外患,痛不可挡!

没等我挣扎——也挣扎不起来——一只脚就踏在了我右脸右耳上,重重一踩!

耳朵里疯狂锐痛,眼前一片彩色,好像在看小时候经常玩儿的,两块五一个的万花筒。

那是一双外国手工精制的皮鞋,有淡淡的,却极为优雅的皮革气息。

精巧至极的花纹,跟我眼前的彩色,交织在了一起。

“后生仔!”老怪物的声音跟信号很弱的老电视里发出来的一样:“你给我撑住了!”

皇甫球的也是断断续续:“不想让你的后生仔死,撒手!”

“你先撒!”

二姑娘的声音,也十分惶急的响了起来:“老怪物,他怎么了?他怎么了?”

可老怪物,又是一阵咳嗽,显然刚才动了气,话也够呛能说清楚。

他们俩受的罪,不会比我小。

又一个低沉优雅的声音忽远忽近的响了起来,带着些居高临下的怜悯:“你本来,不用死的这么苦,可谁让你这么不老实?”

老你妈的实!

这个声音,一下被在场的先生们听到了,邸红眼的声音第一个惊喜的响了起来:“呜呜……”(“井先生?你们听见了吧?是井先生的声音!这关键时刻,还是井先生靠谱!”)

你舌头还没好,说话倒是着急。

“没错……”剩下的韩栋梁之流,声音也怀了希望:“井先生,快把这几个闹乱子的解决了!我们可全指望你了!”

井驭龙微微一笑,扬起了声音:“你要是说,井先生,我服输,我就让你死的利落点。”

他故意说给那些先生们听,要把刚才被我掀翻,丢了的面子找回来。

我咧嘴就笑了。

去你大爷的,让我服输?

井驭龙等不到回应,脚底下猛地更重了,声音也更大了:“说!”

我几乎听到了头骨不堪重负,咔的一声响。

疼——里面外面,疼的让人想咬舌自尽。

可我就是不开口。

从井驭龙的鞋底子上,也觉出来了,他呼吸急促,显然是真的动了气:“说!”

认输这件事儿,很重要吗?啊,对了,他是小地方来的,在自己生活的地方,没遇上过敌手。

撑不住了。

我吸了口气,缓缓开了口:“就这,也配叫赢?”

我开始眼前发白,痛楚慢慢没那么厉害了——当然,这不是好现象。

并非我愈合了,而是痛的太厉害,身体承受不住了。

下一步,就是昏厥了。

一旦昏厥,谁说过来着,就是公羊绑在板凳上,要刮毛要割蛋,全都随人家的便了。

那不行,我拼尽全力想清醒,可精神仿佛被拉进了沼泽里一样,怎么也挣扎不出来。

井驭龙的脚一僵,又是一脚。

这一脚来的好,马上就要失去控制的神经,忽然跟被盐撒了伤口一样,瞬间又把我给激清醒了。

整个人像是千疮百孔的桶,行气跟内里的水一样,一去不回头。

邸红眼听着动静,有些心急了:“呜呜……”

(“井先生,还是先动手吧,免得夜长梦多……”)

可井驭龙现在根本听不下去,只想彻底扳回那一局。

“不认输,也可以。”他像是认定我活不了了,声音彻底恼了:“不过是多受点罪,我陪着你。”

他是看穿了,皇甫球和老怪物一时没法脱身对付他,诚心要耗着我折磨,逼着我认输。

身体跟案板上待宰的鱼一样,猛然被翻了过去,四肢百骸,同时剧痛了起来。

好像,手心脚心,全被锐物贯穿了。

老怪物忍不住了:“小怪物,他是为了救咱们才挨苦的,你有人心没有,撒手,你见死不救白眼狼,老头儿还要救他!”

皇甫球的声音也急急火火的:“我们摆渡门,从来不欠人情,我比你着急,你还不快撒开!”

“认输不认!”

那声音开始虚无缥缈了。

我刚要开口,忽然觉出,嘴边碰到了一个黏糊糊的东西。

这是——九头蛟的心头肉?

对了,刚才老怪物丢给我的时候,我没来得及吃,搁在了裤袋里,刚才被井驭龙一翻,那东西机缘巧合,竟然从裤袋飞出,跌到了我嘴边了。

这东西吃了,能有裨益,是什么裨益?

到了嘴边的肉,不吃会天打雷劈的。

我张开嘴,就把那块肉给吃进去了。

肥而不腻,香甘味美——我没吃过生鱼片,因为老头儿说生鱼有寄生虫,不如熬着吃。

味道原来这么好?

而那东西下肚的一瞬间,我忽然就觉出,丹田的位置,跟起了一团火一样,猛然就热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