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113章 非人之人

拿开铜钱,扒开土,就在铜钱窟窿眼的位置,能看出一小根树枝扎进去了。

树枝的一头,缠着一跟红布条。

众人面面相觑,而他悠哉悠哉的拿出了一根树枝——上面缠着的红布条,跟土里埋着的,一模一样。

那些名门子弟一下就愣住了:“你——你是怎么……”

那树枝,是他埋进去的信物?

原来,他在山下的时候,看似疯疯癫癫的手舞足蹈,其实一摆手,就把那些树枝,插进穴眼里去了!

谁也想不明白,他哪儿来那么大的本事——跟他自己说的一样,他也是刚来这个山上,这么多的穴,他一瞬间就认出来,定了位置?

这还不算,打山下坐着,那树枝就那么精准的进了穴眼?

而且——每一根树枝,都在铜钱眼之内,简直是把那些名门子弟的脸,按在地上摩擦!

周围一片寂静。

怪物少年四下一扫,这才慢悠悠的说道:“算赢不算?”

那个鼓动比赛的大权贵,第一个站起来,啪啪鼓掌。

这一下,其他看热闹的也全被感染了,周围一片掌声雷动,把树上的鸟都惊飞了一大片!

“活神仙哪!”

“不错,你还记得,他手足舞蹈的时候,双臂转的奇快,就好像,千手罗汉一样!”

俗话说内行看热闹,外行看门道,可现在,不管内行外行,都看出来,这不是活人该有的本事。

那些名门子弟瞠目结舌,没一个能说得出话来的。

大权贵当时就把谢仪摆在了他面前,求他给自己从里面选一个佳穴。

这简直是当众打脸,公开处刑!

可这个本事,谁敢不服?

那些名门子弟,都青白了脸色,不吭声了。

那些谢仪有多厚,不看也知道——估摸能让一家子人,三代吃喝不愁。

可怪物少年再一次出乎众人意料之外,摆了摆手,说,我这次不是为了你来的,是为了那个放牛人来的。

这下,就连大权贵也愣住了——他也没见过,竟然有人会拒绝他!

那些名门子弟受不了了,怒斥他给脸不要脸,可怪物少年冷笑,说我只知道,先来后到,说到做到。

说着,就让放牛人上山,他这几天困了,要走了。

这放牛人忐忑不已,说我也不认识啊!

怪物少年说简单,牵着他你的牛——等着牛第三次停下来吃草的地方,顺着草根挖,只要草根是红色的,就行了。

接着,挠着后背就走了。

放牛人心里害怕——万一这穴是好穴,大权贵没找到,却落在自己头上,会不会有麻烦?

大权贵也没动声色,估摸已经下了决心了——一旦找到了穴,自己就重金从放牛人手里买来。

可这个想法刚一浮现,这怪物少年就来了一句:“这个穴是放牛的命中注定的,只合他们家的命格,别人要是进去了,嘿嘿,轻则断子绝孙,重则,祖辈都要被拉出来鞭尸。可就有大麻烦啦!”

说着,就走了。

那大权贵心里也是一激灵,回头就看放牛的。

放牛的心里也有数,赶紧领着牛就上去了。

不少看热闹的全跟了上去,果然,那牛第三次停下吃草的地方,草根是红的。

有看出门道的围观先生一拍大腿,说这叫漫血地——埋了先人,后代保九辈的荣华富贵!

大权贵另择佳穴,倒是一直留意着那个穴。

没多长时间,那个放牛人的儿子出生了——这一出生可倒好,因为家里穷,没认识几个字就去给大铺子当学徒了,谁知道那小子聪明,自己学的能写会算,硬是让东家独生女瞧上了。

入赘了东家没多久,东家老两口都去世了,放牛人儿子独占了全部产业,一番操作之后,事业蒸蒸日上,胆子大眼光好,又赶上了政策扶持,成了最先富起来的那批人,家族企业,滚雪球似得发展,当然,入赘的身份也早没了——老婆后来也命短死了,这一切全是他们家的了。

而那个放牛人的儿子,叫田宏德。

田宏德……这名字耳熟啊!

卧槽,我想起来了——那不是帝都圈子的首富吗?

我跟他没见过面,但是在江辰堂姐江总的儿子跟祸国妖妃结婚的现场,我救了他小孙子。

后来,田宏德给了我八位数的支票。

而那个大权贵后来却没了声息——有人说他想打田家漫血地的主意,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,把自己家给整治进去了。

万万没想到,还有这么一层传奇。

当然了,这事儿也只是池老怪物事迹的冰山一角,他出名,就出在,他入行以来,没有点错过一个穴。

这以后,那千手罗汉的名字,就算是叫响亮了。

可除此之外,他脾气古怪,还有一个出名的习性,就是绝对不许人家管他叫本名,所以业内的,也跟他叫“不提人名”。

我更好奇了,这真名到底是啥?

武先生左看右看,在手机上给我打出来了三个字:“池大雷”。

为什么?

因为“池大雷”三个字,跟“吃大累”谐音,他可不想吃大累,所以谁叫他,他就跟谁急,没少打人。

我哑然失笑——竟然是为这个?

但他越以此出名,那就越有人跃跃欲试——你不是爱听吗?我偏就要叫你,打赢了他,自己不也能出名?

可跟点穴不失手一样,他收拾人也绝对不失手。

自此以后,那个名字,再也没人敢叫了。

要不说他生性怪癖呢,没人上门讨打,他倒是寂寞,千方百计,四处查有没有人偷着喊他,哪怕你偷偷摸摸在一个地方叫一声,他也跟个鬼魅一样,从天而降,给你点厉害瞧瞧。

搞得那些年行当里面风声鹤唳,没叫他名字呢,脖子就先凉了,就这么成了一个忌讳。

总而言之,一顿操作就是牛,引导行业新潮流。

我更感兴趣了:“就这个脾气,还能进到了十二天阶?”

更神奇的是,也巧——你说他脾气暴躁,经常打人伤人,可他功德还是跟坐了火箭似得。

相反,你去查挨打的那些吧,百分之百,其实是干了亏心事儿的,所以大家都说,折在他手底下的,也不是无辜的。

这不就跟二姑娘说的一样——有因必有果,你的报应就是我?

说到了这里我倒是来兴趣了,忍不住看向了那地上的一堆骨头——那个被鬼眼蝶给吞噬了的服务员。

这个人,又是什么情况?怎么看,怎么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。

可刚想到了这里,我就看清楚了那个服务员的骨相。

这一看不要紧,他后脑壳上,我之前见不到的位置,竟然有三个横纹凸起。

这叫“砍头纹”,只有亡命之徒才会长这个——主身负血债,侥幸逃脱,死于非命!

这服务员,是个身上背着三条人命的在逃犯?

果然,这些人看似逃脱制裁,其实,报应在这等着他们呢。

真是天道好轮回。

我正寻思着呢,吴先生倒是看出了我的表情,自己把手伸进去摸了摸,凝重的说道:“这小子——怕是背着一家三口的人命,这么死,不冤枉。”

难怪呢——不过,这位昔日的天阶,本事这么大,怎么把第八个交椅,转给了雪观音了?

吴先生摇头:“这事儿众说纷纭,到现在,也没有定准,大家只知道,那池……那千手罗汉,忽然就从行当里消失了,有人说是遇上硬茬,死了,可没人相信,我也不信,就那个本事,谁能杀的了他?但还有一个传闻……”

“啥?”

吴先生面露难色:“当然了,只是传闻,真假未辨,姑妄言之姑听之——那就是,他结识了非人之人。”

我一愣,这不是井驭龙的预言吗?

“什么叫非人之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