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14章 共谋大事

吴先生思索了一下,一根指头,悄悄指向了上头。

“据说那种人,能让白骨生肉,死人复生。甚至,兴起的时候,折纸鸢上天,进月宫饮酒……”

这简直就是古代传说之中,比比皆是的“仙人”啊!

我心里倏然一动——会不会,是江辰背后,那一高一矮两兄弟那种?

他们到底是什么路数?

怎么想也不像是神灵,可偏偏又带着神气。

而那种本事,说是人也没人信。

还有——我想起了皇甫球临走的时候,留下那句话了——这次要找我麻烦的,恐怕还不是我能对付的。

白鸟也说:“天地之间,肃静威武……”

使者?

哪方面的使者?

而潇湘的小环上,也写着什么“天河……”

我接着问道:“既然跟这种非人之人都攀上关系了,怎么才只是天阶第八?”

老怪物甚至比皇甫球能耐还大!

吴先生叹了口气:“他说八谐音发,那不是吉利嘛!只怕让他当第一,他也不肯去——何况东西南北四位,也不是谁都能撼动的了的。”

好么,打破脑袋我都没想明白,竟然是为这个。

也对,这东西南北,我还一个都没见过呢。

天阶的高阶,又有多厉害?

吴先生接着说道:“刚才就跟您说,这事儿众说纷纭,还有一个小道消息,那就是,这千手罗汉,在就任十二天阶的时候,犯了一个很大的过错,所以,是被逐出去的。”

过错?

“也没人知道是什么过错,但是听说,千手罗汉留下一句话,这个天阶第八的位置,除了他,谁都坐不踏实。”

我后心一凉,这倒是真没错!

雪观音,老海,水百羽,眼下这个井驭龙,全是例子。

难怪,他当初说什么十二天阶是瘸子生瘫子,一代不如一代。

正这个时候,我就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——转脸一看,好么,以韩栋梁邸红眼为首,有几个先生趁着这个功夫,抱着脑袋,悄无声息就要偷偷溜走,已经到了门口了!

那些——陷害厌胜门的真凶。

妈的,这些背后插刀的,果然一个比一个怯懦,干完坏事儿就跑,很刺激?

这下我心里不由一阵不甘心,厌胜门的脏水,就是他们泼的,这几个王八蛋要是也跟井驭龙一样跑了,那这次的打赌,我不是白打了吗?

这么想着,我撑起身子就要追上去。

可没想到,一脚跟踩在了棉花上一样——之前就受了吞天虫的伤,虽然吃了九头蛟的心头肉,可后来身体被使用的过了度,现在还没完全复原,不由一个踉跄,差点没扑地上,还多亏了是吴先生把我给护住了:“您小心!”

那也不能就这么让他们走了!

太他妈的欺负人了。

估摸着,这一走,他们对这个坑爹会,就要来个一问三不知,以他们的性情,说之前见到的他们,是被蜇皮子仿制出来的都有可能。

我抬起一只手就要把七星龙泉给拔出来,可手上被井驭龙用木片贯穿过,长出来的新肉又嫩又软,使不上力气!

这把我给急的,几乎五内俱焚,又无计可施,难不成他们这次,就这么跑了?

可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大门“咣”的一声,就被关上了。

那些慌乱的脚步也猛然就截住了。

一个熟悉的声音懒洋洋的响了起来:“哎,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?你们要商量着拿四相局的钥匙,不是还没拿到吗?这会儿走,那不是太可惜了?”

程星河!

我一抬头,就看见他颀长的身影,插着腰张着腿,立在了门前,飒然竟然有些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的气势。

而那些要走的先生个个蒙着脑袋——不知道鬼眼蛾还有没有,不敢松开,韩栋梁跑得最快,排在最前面,后面的都捅他,示意他说句话,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还请这位同行,行个方便,让个路……”

而程星河一根狗血红绳“啪”的一声,就舞了出来,大概自认为挺帅:“问问我的家伙愿意不愿意!”

他可能以为自己跟呼延赞一样,其实倒有点像是放牛的。

那些捂着头的先生哪一个不是见多识广的,单单一听狗血红绳那个声音,也听出来了,声音一悚:“摸龙奶奶……”

没错,他那狗血红绳就是从摸龙奶奶那传承下来的,不知道碎了多少回,可他一个拾破烂出身的,新一年,旧一年,缝缝补补又一年,愣是支撑到了现在。

程星河也没否认:“哎呀,你们耳力不错嘛!要不要,打身上感受感受,切磋切磋?”

摸龙奶奶在行当之中,成名了半个多世纪了,身居十二天阶中层,脾气又古怪,没几个人惹得起,“我们不知道摸龙奶奶收了徒弟,哪儿敢得罪!”

程星河一乐:“不敢得罪就好——我问你们一件事儿,”

这个鸡贼——果然,他也把来龙去脉,都给理清楚了。

而这个时候,又一个声音跌跌撞撞的响了起来:“我哥呢,你们把我哥怎么样了?”

哑巴兰。

看他过来我倒是一阵后怕,幸亏这个蛮牛来的稍晚,要不然的话,遇上了鬼眼蛾,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。

我连忙摆了摆手:“我没事——给程狗帮忙!”

哑巴兰迎头就冲了过去,蛮牛一样,把好几个身子骨不好的抱脑袋先生直接撞飞。

而这一下,有个被撞飞了的先生不小心就把眼睛给露出来了,先是吓的一脸苍白,觉着自己要被鬼眼蛾给迷了。

谁知道适应了光线,才见到这里干干净净,哪儿有什么鬼眼蛾,顿时就来了精神:“大家松开眼睛,干净了!”

可饶是他这么说,也还是有胆小的不敢松开,有几个胆大的武先生松开了眼睛,顿时也是喜不自禁:“真的干净了!”

韩栋梁一听,也松开了,顿时高兴了起来,带着邸红眼,就要浑水摸鱼闯出去:“大家齐心协力,一起闯出去,哪怕摸龙奶奶的徒弟又怎么了,照样拦不住咱们!”

韩栋梁这么一开口,其他的先生一寻思也是这个理,一窝蜂对着外头就闯了出去。

今儿虽然没法亲眼目睹神仙打架,可听也听出来了,又不希望针对我的事儿传出去惹麻烦,自然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程星河一瞅这些人要硬闯,顿时气炸了肺,狗血红绳虎虎生风的舞过去,就扫倒了一大片。

可人数太多了,这毕竟都是顶尖的先生,程星河咋呼他们可以,单挑真不行,他又不是赵子龙。

一片大乱之下,总又漏网之鱼——就好比韩栋梁,他本事是不行,可他没准学过泥鳅功,溜的别提多快了,还真从一个花窗给溜出去了。

这把我给气的,冲过去就要追,可没成想,只听外面“咣”的一声,韩栋梁他们几个竟然砸破了花窗,重新摔了回来。

啥情况?

我看见窗户口,就是一阵茂盛的青气。

灵物?

那些灵物来势汹汹,四相会里又夹杂着不少的文先生,这下,他们就招架不住了!

对了——井驭龙在这里,放了不少灵物,给自己的吞天虫当“粮食”!

程星河他们把灵物给放出来了?那可真是太好了。

而花窗外面人影一闪,我这才一愣,这不是在琉璃桥碰上的那个花架子亓俊吗?

他也来了?

程星河回头看见他,这才说道:“欺君,你也太慢了吧?”

原来,程星河和哑巴兰混进了四相会来找我,遇上了点麻烦,正是亓俊帮的忙。

亓俊这一来,一方面是想给我搭把手,一方面,也是为了那些被困的灵物来的,所以他就过去释放灵物了,刚跟我们会和。

亓俊答道:“《孙子兵法·计篇》有云,不才这是攻其无备,出其不意。”

灵物刚被释放出来,简直势如破竹,自然把韩栋梁他们给扣下了。

邸红眼一抬头看向了我,支支吾吾还想说话,韩栋梁就连忙说道:“这件事儿,我们是为了天下苍生……”

可邸红眼看了韩栋梁一眼,一副看傻子的表情。

对了,我到现在,脑袋上还蒙着跟狼外婆一样的大毛毯,除了邸红眼认出来了,剩下的跟内文都不怎么熟悉,甚至没见过我,韩栋梁估摸也忘了我的声音,也没认出来。

我蹲在他们面前:“天下苍生,当然重要,不过,开四相局钥匙的事儿,也挺重要。”

韩栋梁立刻说道:“说的是!说的是!你看,您这本事过人,连摆渡门皇甫球和那个老怪物都给面子,不如——阁下做我们四相会的新首领,咱们共谋大事,那岂不是太好了!”

剩下一些先生服我的能耐,也跟着点头,说韩栋梁说的有道理,让我当新的主心骨,对付那个李北斗。

确实有道理。

程星河撑着笑,可撑不住了,一个劲儿摆手,说他一般不笑,除非忍不住——今儿也开了眼,可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兵马俑刨秦王陵——自己挖坑埋自己了。

看他那样儿夸张的,差点没笑出个肛瘘,哑巴兰都没听明白,也就跟着笑。

我则把脑袋上的毛毯给拽下来了。

韩栋梁一下就愣住了。

而邸红眼已经放弃抵抗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只顾着抽凉气,不知道是舌头疼,还是感怀自己时运不济。

我笑眯眯的说道:“我就是你们说的那个钥匙——现如今,还请你们教给教给我,怎么拿我进真龙穴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