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15章 找人背锅

这一下,顿时万籁俱寂,连掉根针的声音都听得到。

韩栋梁第一个打破了沉默,他跟邸红眼一样。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起不来了。

还有零星几个认识我的,喃喃的说道:“都说这个李北斗能耐不简单,我还不信,这下,真是服了……”

好说。

我接着看向了韩栋梁,邸红眼舌头不好,也就靠他了。

韩栋梁接触到了我的视线,表情别提多难看了:“这,这我真不知道……”

闹半天,他天师府那个哥已经答应跟我们和平共处了,也告诫他不要惹事儿,他可倒好,眼瞅着我从一个野狐禅奔到了现在这个位置,就嫉恨交加。

更别说,他们家赶山鞭是我削断的,他也一直咽不下那口气,好不容易有机会一箭双雕,既能对付我,又能捞到真龙穴的好处,能不跟着掺一脚吗!

不过他只是邸红眼身后一个马仔,只好嗫嚅着说道:“这,我只知道钥匙在你身上,更深的内情,我就不知道了……”

叫唤雀最没肉,真是一点错没有。

我接着问道:“这事儿江辰组织的?他没跟你们细说?”

韩栋梁回头还想跟邸红眼对视一下,来个无声的商量,结果程星河眼尖,“啪”的一声又把手里的狗血红绳破空一甩,把个韩栋梁吓的没敢回头,只好说道:“算是吧……我们只想着把你给抓住,送到了上头去,剩下的,就由上头处理……”

原来,之前这个四相会,明面上是水百羽组织的,其实,资金用项,一律都是江家拨的。

后来水百羽倒霉,他们半途而废不甘心,可巧井驭龙被请出来主持大事儿,这就又联系上了。

不过他们思虑着厌胜门和天师府还有西派都是我的靠山,也想着自己扩大规模,把我逼到了绝路上,所以就把最近兴起的崇庆堂给收购了,让井驭龙当了新的负责人。

让厌胜门没买卖可做,就是引我上钩的第一步。

有钱人的任性你真是想象不到,就为了一个我,还至于闹这么大阵仗——这跟老怪物用煞试情郎也差不多。真是杀鸡用牛刀。

不过,收购……

难怪之前听打虎客他们提起,还觉得挺正规的,可现在变成坑蒙拐骗了,闹半天是换负责人闹的。

这搞得我十分泄气,钥匙一说,又到底是怎么回事?

线索横不能卡在这里断了啊!

但我一寻思,就想出主意来了:“你们抓住了我之后,怎么跟上头联系?”

韩栋梁张开了嘴:“啊?”

程星河早看出我是怎么想的了,不由用肩膀撞了我一下:“你又要去作死?”

这事儿确实冒险,不过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

假装被抓,等着他们带“钥匙”找上线,我跟在后头,说不定也能窥探到上头的线索了。

我还真想知道,我跟四相局的关系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韩栋梁又犹豫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我们,都是跟着井先生。”

那井驭龙这么一跑,连找你们上线的线索都没有了?

这么说,还得找到井驭龙。

看我出神,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那这些四相会的,怎么办?”

还能怎么办,拉去作证呗。

这就是陷害我们厌胜的真凶,现如今找到了,按着跟井驭龙的赌约,我已经赢了,找钱庄的郭洋作见证,这崇庆堂以后就归我了。

免得这崇庆堂再坑蒙拐骗的害人,败坏我们行当的名声。

而韩栋梁他们背地里插刀子,名声也就完了——在行内,家族的名声玩儿完,比死了还让人难受。

韩栋梁他们一下就急了,纷纷求我高抬贵手,可再一寻思自己干的那事儿,又都露出看后悔莫及的表情。

可我一说这话,程星河和哑巴兰的表情都变了,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现在去找郭洋,不好吧?”

我一皱眉头:“怎么啦?他又没坐月子。”

厌胜的资金被郭洋冻结了,不解冻,大家这一阵子都没收入,喝风去?

程星河连忙说道:“这倒不是——只是,你刚把人给打了,他还能给你做见证吗?”

我一下愣住了,耳朵里嗡的一声,还想起来了——之前就听见有人议论纷纷,说我打了郭洋,我当时完全没往心里去,还以为是以讹传讹,可程星河都这么说了,那这事儿肯定是有猫腻啊!

我就问程星河:“什么意思?”

程星河皱起眉头:“行了吧,这事儿你瞒着我们也没用——你也太沉不住气了,不是我说,七星,你平时不是挺鸡贼的吗?怎么还干出这种事儿来了,不像你作风啊!”

“当然不像我作风了,我一直被回龙钟困在这里,上哪儿打郭洋去?”我叹了口气:“再说了,我什么时候瞒过你们?”

一听我这话,哑巴兰和程星河顿时都愣住了:“不是你,那是谁?”

我还想知道呢!

原来,打完赌的那天,我和井驭龙这事儿就在业内传开了——业内两大组织,互相打赌,谁输了,就把家当全输给人家,有史以来,也没见过这种豪赌啊!

对行内,那是前所未有的大瓜,哪一个先生都知道了,全等着看热闹呢。

但是当天晚上,郭洋下班,就见到了一个人在一个黑巷子口等着他,招手说有事儿跟他商量。

他当然就过去了,结果那人出手就把他给打了。

郭洋看着文质彬彬的,其实家里是世代阴面先生出身,养鬼换寿样样精通,除了让银庄的真正老板收拾过,就没遇见什么敌手。

当时自然就还手了,可谁知道,这郭洋被打的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,差点把命给搭上。

后来多亏他的保镖马三斗来了,那人才在黑巷子里消失,一开始马三斗和郭洋都又惊又怒——谁敢对郭洋下手?不知道银庄主人是谁?

但是——能有本事把郭洋打成那样的,不超过二十个人。

而这二十个人之中,有的是德高望重,有的是远离尘世,还有的在千里迢迢之外,都不可能——唯一一个有能力,又有动机的,只有我。

是啊——他白天没得罪谁,只拒绝了给我取钱,搞得我被逼无奈,要跟人一场豪赌,一旦赌输了,翻身都翻不了,我要是怀恨在心,晚上报复,那是顺理成章的事儿!

要是我是第三者,只怕我都会疑心到了自己身上来!

就连程星河和哑巴兰,也以为跟我失散之后,我咽不下钱庄这口气,自己一个人过去找郭洋撒气去了。

可天地良心,我那天困在回龙钟里跟二姑娘鬼遮眼呢,怎么出去?

我连忙说道:“这事儿真不是我……”

程星河松了口气:“那就好——你是不知道,银庄的人到了商店街,也不走,跟你要说法呢!我们着急,但是四处又找不到你,一寻思你可能在这里,这不是就找过来了吗?赶紧着,你那天跟谁在一起呢,拉出来做个人证,咱们跟郭洋一解释,也就行了。”

我张了张嘴——人证?

人证就是二姑娘和井驭龙。

可是,我他妈的现在上哪儿找到他们俩,来给我作证?

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这事儿看来,还真有点麻烦。

哑巴兰一下急了:“那怎么办?哥,他们还气势汹汹的在商店街等着咱们呢,咱们不能凭空背锅,吃了这个哑巴亏吧?”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你等着吧,银庄那边,估摸也不好善罢甘休,你听说过,银庄真正主人是谁没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