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22章 万千凉手

我抬手就想往四下里摸,可身子一动,忽然就觉出身下“滋”的一声,像是缠上了什么东西,后脑勺顿时就凉了:“程狗,往上躲!”

程星河没听明白:“往上躲?不是,你以为我是嫦娥,能奔月吗?”

话音未落,程星河也觉出来了,当时就卧槽了一声:“这他妈的什么鬼?”

像是数不清的凉手,从下往上伸,速度极快,一下奔着我们俩就缠了上来!

我反应已经算是很快的了,抬起手就要拔出七星龙泉,可没想到,除了脚底下,上下左右,全都是数不清的“凉手”,跟挽住情郎的少女一样,死不松手,把我手腕子也缠住了!

程星河也拼命挣扎了起来,可我们俩跟蜘蛛嘴下的飞虫一样,已经被缠的结结实实的了。

我立马运了行气往手腕上炸,“啪”的一声响,缠住我手腕的几道子东西瞬间碎裂,一股子极其难闻的腥臊气爆了出来,程星河哇的一声就要吐:“七星你冷静点——你捅了臭大姐屁股了吧?”

放屁,这不是臭大姐——臭大姐都比这个好闻!

我抓住机会就往下伸,想拔七星龙泉,可想不到,那些东西又快又多,炸碎了一成,凑上来十成,源源不断,根本就挣扎不出来,简直跟陷入到了泥淖里——你炸开手头的污泥,其他的早漫上来了。

对方真是下了血本了!这么多的人脸藤,得下多大的功夫,可真够看得起我的。

我拼尽全力,接连炸了好几次诛邪手,才在一股子腥臊之中,勉强把手挪动了三十多厘米,一寻思拔七星龙泉估计也是虚耗行气,先看看这是什么东西。

这个时候,面前一阵冷光亮了起来——是程星河不知道想了什么主意,用嘴从怀里叼出来了一根荧光棒,这一咬,光线透出来,我看清楚了眼前景象,呼吸顿时一滞。

四面八方,竟然都是数不清的惨白人脸,跟进了万人坑一样。

程星河的含含糊糊“妈耶”了一声,但是我们再仔细一看,又“卧槽”了一声。

只见那些惨白人脸都闭着眼睛,好似睡死鬼一样,而他们的脑袋下,都是细细长长的东西,绞拧在了一起。

长脖子鬼?

不对,我脑子里一亮:“这他妈不是人脸藤吗?”

这东西厌胜册里说过啊!

这是一种植物,盛产于“西域”,也就是现在大西北,虽然是植物,但是阴气森森的,吃活物。

当然了,普通植物都是没有攻击性的,比如千百年的老榕树,人类要砍要伐,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。

但也有一小部分不是吃素的——比如猪笼草和食人花。

它们专门消化活物。

这人脸藤也是一种这种捕食性植物,还是其中的霸王。

而它是通过什么捕捉猎物呢——自己的藤条。

一旦感觉到了有体温的东西,立马就缠上去,那些藤条力气很大,缠的很紧,从猎物身上吸取养分,来供养自己的果实——就那人脑袋一样的东西。

但凡被抓住了,哪怕老虎豹子,也束手无策,只能被慢慢缠成一具骸骨。

原产地的人,都管这个叫鬼藤,说是人的怨气滋养出来的,没有不绕着走的。

果然,再仔细一看,那些人脸看似人脸,五官具全,其实都是这些东西的果实。

程星河听到了这里,忍不住问道:“要是果实,能吃吗?”

我说你不是闻到这个味道了吗?尝尝?

程星河嘴角一抽——他也想到了,这藤条的养分都去供养那些人脸果实了,里头都是尸液,好吃才有了鬼!

得想辙啊——可是,只要有体温,这东西就绝不会撒手,想挣脱,除非我们变成冰冷的死人。

我立马问道:“程狗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程星河咧嘴:“这辈子除了我妈,也就这玩意儿抱我抱的这么紧——妈妈的吻甜蜜的吻……”

吻你大爷。

我看出来了,这货怕我担心,是故作轻松呢,我身上早滋生出了龙鳞,这玩意儿缠我也缠不出什么花来,可程星河就不一样了——他白衬衫已经慢慢洇出了血,这么下去,他迟早也得变成了骨头。

再看向了那些人脸,我心更沉了——那些惨白的脸,都开始逐渐有了红晕。

就连那垂头丧气的五官,也他娘的慢慢伸展了开来,像是——在笑!

厌胜册上说过——一旦这些人脸睁眼,那人就完了。

这样下去不行。

他们笑,我们该哭了——对方知道我有龙鳞,这些东西缠不死我,才放心把我弄下来的。

我不能让这些人脸睁眼——我不能让程星河死在这。

我不言不语,拼命积攒行气,开始炸手头上的藤蔓——非得开出一条路来不可。

程星河瞅着我:“你个傻子,知道后头还有什么吗就瞎鸡儿乱炸,再炸出一个机关来,你就老实了。”

我答道:“那不可能——你也听见了,他们留着我的命还有用,怎么会提前弄出伤命的东西。”

程星河一听是这个道理,想给我帮忙,但挣扎不出去,只好叹了口气:“哎,田宏德显然不是主谋,这次你说你又得罪谁了?”

太多了,具体说哪一个,真说不出来。

程星河撇嘴:“我也看出来了,你这一个羊也是赶,两个羊也是放。”

正解。

亢宿大风起沙石,氐房心尾雨风声!

皇甫球的行气猛然炸出,这一瞬间我右手边五六个人脸都被直接炸烂,里面流淌出了一些很恶心的东西,溅了我半脸。

可能是被我给炸蒙圈了,那些藤冷不丁遭受重创,甚至都一时没反应过来,我动作又快,已经一下拔出了七星龙泉,奔着周围的人脸藤就削了过去。

张翼风雨又见日,轸角夜雨日还晴!

哗啦啦一声,大片人脸藤被斩成了碎片,而这地方本来就是封闭的,浓重的腥臊气息这么一浓,我俩眼忍不住往上翻,这感觉跟到了粪窖里一样,熏的睁不开眼!

程星河也熏的吐了,不知道他吃了啥,搞得空气更污浊了,我一阵窒息,太阳穴突突的就跳了起来,一阵偏头疼。

而手底下这么一迟缓,唰的一声,数不清的人脸藤重新围绕了过来。

这东西进化的这么难闻,真有道理——跟毒气一样,也是一种杀伤性武器。

不知道是不是产生幻觉了,我觉得那些红润的脸,都在哈哈大笑。

而且,眼睛也微微鼓起了一条细缝,像是,半睁不睁!

程星河的脸色,也越来越难看了。

我越发着急,抬起七星龙泉,又砍倒了一片,就想趁机把程星河给解救出来。

但这东西实在太多了,我自己都只腾出来一只手,还是不够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程星河虽然一脸憔悴,但忽然拼命往上努嘴,声音也没了中气:“七星,你看上头!”

我一抬头,在荧光棒的微光下,我看见了一个最大的人头。

那个人头有大气球那么大,面目慈爱安详——而它的脸色,是所有人脸果实之中,最红润的。

卧槽了——能得到最多的营养,这肯定是主藤!

这主藤就跟人的大脑一样,主管全部的藤条,一旦把那个东西给破了,这些藤条,就会成为一盘散沙,好对付了!

可是——那位置有点远啊!

我趁着那一片没来得及缠上来,立马对着那边劈了过去。

好几个人头果实坠落了下来,可离着那个最大的人头,还有一尺见方。

够不着!

程星河已经慢慢低下了头,含混的说道:“你慢慢来,我先睡一觉,等着你……”

“去你娘的,程狗,给我打起精神来!”

这不行,他要是睡着了,那就醒不来了!

一股子焦躁在我心头滚了过去,可再试了几次,都不行。

程星河一点声息也没有了,脸色也彻底没了一丝血色,唯独——嘴里的荧光棒,还是咬的死死的!

那些人脸,眼睛已经半睁了……

要想把行气发挥到了最大的功效,只能用二十八星宿调息法的一个大招。

二十八星宿分春夏秋冬四段,可是我一次能用一些靠前,也就是比较粗浅的口诀,要是能用后头的就好了……

但是……我忽然想起来了,上次,老怪物不是教给了我一些简单粗暴的口诀吗?

搭配起来用用看!

我摒除了全部杂念——只有一个念头,我要把程星河救下来。

掌上轮星天上应,定就乾坤阴与晴!

“咣”的一声,行气凶狠霸道的炸起,摧枯拉朽,一路顺着那个就要睁开眼睛的打人头蔓延了过去,那个大人头,倏然炸开,流了数不清的粘液。

所有的藤条跟失去了控制一样,哗啦啦散开,我立马抓住了程星河,俩人咕咚一下,掉在了地上。

我翻身起来,就去掐程星河的人中。

没反应。

我出了一头的冷汗。

几秒钟——甚至更短,对我来说,却跟过了一个世纪一样。

起来,起来!

“咳……”程星河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气若游丝:“你个不孝子,要掐死你爹哪——”

我一屁股坐在地上,喘起了粗气。

同时,心里的火更盛了——差点害死了程星河。

这个账,要好好算。

结果屁股刚落地,忽然我就听见身后,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声音。

“咔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