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23章 凤凰尾巴

我立刻回头就想看看身后有什么东西,偏偏就在这个时候,荧光棒没了能量,灭了。

我只能觉出来,身后好像过去了一个什么东西。

掏出了打火机,身后已经空空如也,只有一个土壁。

奇怪,难道是残存的人脸藤?

举起打火机往四下里一看——周围都是乱七八糟的人脸藤,密密麻麻一大片,还在蠕蠕的动呢。

好像——百足之虫死而不僵。

仔细一看主藤,更是皱起了眉头。

主藤虽然被我刚才给炸坏了,但是残损的“花萼”部分,竟然迅速的生长了起来。

主藤就是主藤,全部的养分,都被输送过去,要把它给修复了!

此地不宜久留——一旦那玩意儿被修复了,我们还得倒霉。

这会儿我还想起来了,临进来的时候,白藿香给了几瓶救命药,赶紧拿了出来,闻了闻味道——白藿香告诉我,她怕我辨认不出来,所以给我的药,都加了几味香草,能救命的,是甜香,治伤的,是辣味儿,补气的,有肉桂气息,找到了一个甜香的,我就赶紧给程星河灌下去了,肉桂味的估计也有用,也给他吃了。

果然,不长时间,程星河的脸色开始好了起来,这个速度,简直快的吓人。

但是很快,他脸色开始红的过分了,显然是上了火。

他开始抓耳挠腮,还把衬衫领子扯开,衣服斜扒拉下来,跟人猿泰山似得:“卧槽,这怎么这么热?”

坏了——关心则乱,给他吃的太多了。

我假装不知道怎么回事:“大夏天能不热吗?净他娘废话,快起来,等雷劈呢。”

程星河一边扇风一边站起来,一瞅满地的人脸藤,心有余悸,伸脚踩了好几下:“真他娘恶心。”

可这一伸脚,几根人脸藤啪的一下又卷了上来,把他吓的赶紧缩到了我身后。

我往后一摸,土壁触手是干燥的。

这就说明,这个陷阱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了。

看来倒不是特地为我挖的,不过是就地取材,把我给引过来了。

那我就更好奇了——哪个正常人,会在自己家宅子里搞个机关,盗墓看多了?

也不对,二十多年前,还不流行盗墓呢。

土壁不光触手是干燥的,上面还有凹凸不平的纹路,仔细一看,我当时就愣了一下。

墙壁上,雕刻出了数不清的龙鳞。

不光如此,打火机橙黄色的光球照出去,我们身在一个甬路之中,铺满了人脸藤。

但是这个甬路并不直,十分蜿蜒,就好像……

我和程星河对看了一眼,龙形。

程星河压低了声音:“这该不会,也是个叶公好龙的老同志吧?”

我仔细看了看,这墙上的雕花也太精致了,哪怕四肢的位置,也惟妙惟肖,倒像是——这个猜测让我心里一麻。

一条真正的龙被埋在了这里,尸体又被取走了之后留下的一样。

就好像,新闻里报道过的恐龙足迹化石。

不,不是龙被取走了,怕是龙被人脸藤给缠死了!

这些人脸藤下面,八成就是龙骨头了。

这种感觉十分瘆得慌,我也不想挖开看看究竟。

难不成——这以前,是个猎龙的陷阱?

往四肢的位置看了看——三爪。

有可能是蟠龙或者螭龙之类的。

我忽然想起来我曾经在锁龙井救出来的那个螭龙了,当时它鳞片受了污染,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。

在这个龙鳞甬路里走了一圈,果然附近都没有什么出口,只有田宏德关上的那个位置。

可那个位置太高了,想跳上去,除非我们俩是跳蚤。

程星河叹了口气,踢开了一些人脸藤,找出个空地,盘腿坐下,从怀里掏出了一串东西——铁卤鹌鹑蛋,一边吃一边说自己心里难受。

我说心里难受你还吃得下去?

他说你懂个屁——难受才更要吃,真要是出不去,吃一口落一口。

我坐在跟他一起吃,又香又弹,好吃。

他瞅着我:“你还有心情吃,不去想法子了?”

我倒是乐意想——不过想不出来,还能有什么办法,自己出不去,只好等着对方下来了。

程星河把鹌鹑蛋收起来,免得我吃的太多:“人家既然跟你有仇,自然知道你的本事,下来可是拿你当草鱼收拾的,你有把握没有?”

我枕着胳膊躺下来:“没试过,怎么知道?”

不过在这地方挺难受的,一种窒息感,好像自己被活埋了一样。

而且,对方什么时候来呢?

我仰望着头顶的土块,要是一天不来,两天不来,七天八天不来……鸡皮疙瘩跟海啸一样,瞬间把我整个人给卷了。

或者——永远也不来呢?

窒息感更强烈了。

我躺不下去了。

于是我一伸手就把灰百仓的尾巴尖儿给提溜出来了——灰百仓能不能帮我打个洞?

可一捏老鼠尾巴,没有什么反应。

难不成灰百仓帮我找人找的太专注了,我喊他都没觉出来?

程星河一边吃鹌鹑蛋,一边说道:“你山神老婆呢?”

我也很久没见到阿满了,可是潇湘说过,不许我找她。

那也不能活活困死在这里,我一只手刚要去翻身上那个满字金箔,只听“咔”的一声,就又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跟我刚才听到的,一模一样。

我立马奔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了过去。

可那地方也是空空如也。

奇怪,是什么?

可打火机的光线下,我倒是发现程星河的脸色变难看了:“你咋了?”

补药吃多了,该不会有啥副作用,不能上来咬我吧?

程星河抬头看着我:“昨天天气预报你看了没有?”

我从来不看天气预报,老头儿从小就教给我,这一行翻山越岭,要学会看天吃饭——通过云彩,观察天气。

进来的时候,我看见了凤凰尾巴云。

这是大暴雨的象征。

不过大暴雨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

“咔……”

卧槽——我冷不丁就反应过来了。

有了大暴雨,会不会倒灌到了这个洞里来?

刚想到这里,“哄”的一声,一个位置猛地就冲进来了一股子洪流,对着我们劈头浇了下来。

原来那声音,是大雨冲破土壁的声音!

那些人脸藤得到了水分的滋养,顿时跟泥鳅一样,活蹦乱跳了起来。

妈的,都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你他娘倒是让这第一波先过去啊!

我立马跳起来,就要找出路,程星河脸色都给吓白了,我一把拽住他,就四下里找了起来,一抬头,忽然发现了个东西,顿时高兴了起来——这他娘是个生机!

那是根须下面的砖木结构。

肯定通向了宅子某个房间里面!

我抬起七星龙泉,对着那个位置就劈了过去。

果然,露出了一个黑窟窿,我拽着程星河,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