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24章 口中之物

与此同时,那股子洪流灌了进来,我们俩宛如马桶里的秽物,直接被那股子洪流给拱了上去。

面前一片模糊,身上有些位置火辣辣的——精神分散,龙鳞也开始随机了起来,可能长的不及时,身上被尖锐的砖石砂砾给划了。

周围天旋地转,好像进了滚筒洗衣机,但是一片蒙昧之中,我看见头顶上有了几许光明。

像是到了出口了!

我立马往上游,结果刚挣扎没几下,脑袋上一阵剧痛——像是被什么给蹬了。

一只脚。

那个姿势十分古怪,好赛牛蛙一样。

哦,程星河。

他挣扎出去,大口呼吸,但马上脑袋就左右摆动——是在找我。

没找到,着急的一拍大腿,就重新泅了下来,被我一巴掌撑他下巴上,撑回去了。

我们俩一起大口喘气,他瞅着我的脑门,莫名其妙:“你脑袋上拔火罐了?”

拔你大爷,这是你蹬的,给老子爬。

不过太喘了,没来得及说出来。

环顾四周,发现这是一个大池子,里面全是荷花,景观非常雅致。

程星河心有余悸的掰下了一个嫩莲蓬吃了起来。

你粉碎机投胎吗?

我把脸上的水抹了下去,奔着池子边就游——田宏德这个老不死的,今天跟他没完。

还有,幸亏白藿香没跟着我们下去受罪,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。

说起来,那个田藻估计也是一个棋子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当枪使了。

得赶紧找到她,别出什么事儿。

程星河也跟着我游,揣了七八个莲蓬。

结果刚到了水边,就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:“小点声,别让人听见,老头子要是知道了,就全完了。”

“这地方平时没有人来,老头子怎么会知道,你放宽了心吧,那小丫头的事儿怎么样了?”

田家人,好像在商量什么秘密。

小丫头?我心里一紧,回手把程星河的嘴捏成了鸭子样——偷听看看,别是说白藿香吧?

“你放心吧,我做过手脚了,昨天晚上在十字路口被拖了五百米,脑袋都成破核桃了,就她一个打工妹,玩儿她那是看得起她,给脸不要脸,还想告咱们田家人?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。”

卧槽?虽然受害者不是白藿香,但同样让人高兴不起来,我和程星河对看了一眼,这田家人害人,还冠冕堂皇的!

“那就好,她自己求死,也不算咱们造孽,这一阵老头子也不大对劲儿,咱们千万别出什么马脚——你的事儿我也给你处理好了,那笔账转到一个经理头上了,那小子脾气倔,气不过跳楼了,正好算他个畏罪自杀。”

唷,这俩人还是互相帮助。

“哥,还是你靠谱。”

“一笔写不出两个田字来,咱们的关系血浓于水,互相扶持,才走的更远嘛。”

妈的,说的是好听,你们是走的远了,路是人骨头铺出来的。

为富不仁,说的就是你们这种人,难怪你们家出事儿。

不过,那个菩萨踩莲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也还是没想明白——那些图案,不像是编造出来的。

而那个菩萨踩莲,跟田宏德帮人抓我们,又有没有关系?

得细查。

刚想到了这里,我们忽然就听到了一阵“咔哒咔哒”的声音。

像是有人在钉铁板。

而且,这声音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——对了,那个疯了的二婆婆,当初被吓疯了,不就是因为听到了这个声音,出去看了看吗?

越过茂密的荷花荷叶,我看到,池子边上勾肩搭背站着俩人,这俩人还互叙着兄弟情义呢,完全不知道,他们身后,出现了一个诡异的身影。

一看清楚了那个身影,我心里禁不住也是一个哆嗦。

一身白衣,满头黑发,像是个女人。

乍一瞅,跟二姑娘初次登场的时候,十分相似。

可是这一位——比二姑娘还怪!

她两只手,各提着一个东西,嘴上还叼着一个东西。

圆圆的,不知道是什么,但是——上头有神气。

卧槽,这就是那个真凶?

程星河也看直了眼——哪怕他一个二郎眼,好像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一个存在。

那俩心怀鬼胎的浑然不觉,一脸坏笑,不知道还商量着什么呢,他们的人中上,一股子黑气,就蹿上了印堂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“格”的一声,一个青蛙忽然从荷叶上横蹦了起来,这一下把那俩心怀鬼胎的给吓了一跳,回头就想看看这里是个什么动静,结果一回头,那个叼着东西的“女人”,忽然对着他们的后背,就扑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