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125章 口衔神器

我和程星河同时愣了一下。

我们当时跟田家兄弟的距离,有十来步,还隔着一片水和数不清的荷花荷叶,可那个叼着东西的女人,离着他们只有两步见方。

没容我们有任何举措,那个女人暴然而起,田家兄弟头都没回,直接就被扑倒,压倒了岸边一大片的水红花。

花丛一动,一个短促凄厉的声音响了起来,只响了半声,就没动静了。

我和程星河立马奔着那边就跑了过去。

把那一大丛如火如荼的水红花拨开,那一对兄弟整整齐齐趴在地上,还保持着勾肩搭背的姿势。

环顾四周,那个叼着东西的女人,已经不见了。

而兄弟俩的后颈上,赫然出现了一团子殷红。

那个八卦图形,和十二瓣莲花。

跟之前的尸体,一模一样。

程星河倒抽了一口凉气,立马四下里扫视了起来:“那个玩意儿呢?”

我还想知道呢——好快!

程星河舔了一下嘴唇,一脸疑惑:“我还以为那个所谓的菩萨踩莲,根本就是他们编造出来,引咱们上钩的饵,想不到还是真的,这不能是为了咱们,专门引来的吧?”

哪怕做戏做全套,也不可能为了我们真的找个邪祟,来吃自己家亲戚吧?

而且,那个“菩萨踩莲”,真要是他们弄来的,现如今,他们已经自认抓住我们了,还放出来干啥?

这里面不对劲儿。

正琢磨着呢,忽然程星河猛地站起来,看向了我后面,就要把我给抓过来。

那只是电光石火一瞬间——但我已经看出来了,我后头有东西!

我一只手抓到了七星龙泉上,同时转身,可这个时候,一道冷气对着我后背就扑了过来,那是一股子极大的力量。

我有一身行气傍身,随便一丝一缕,都是有来头的,但凡是个普通的邪祟,不用我动,自己也会被震出去。

可这个力量极强,竟然奔着我身后一扑,直接压在了我身上。

连我的行气也不怕,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真是“神仙”?

还没等我想明白,只听“嚓”的一声,脑后扑出了一大团子东西。

什么玩意儿?

可我哪儿还有时间去想,身体的反应速度比脑子的快,转手就把七星龙泉抽出来,对着那个东西就逆劈了过去。

那个东西要躲,可程星河没给这个机会,唰的一声响,狗血红绳陡然弹了出去,立马就把那个东西给牵制住了。

这一瞬间,七星龙泉的锋芒跟一个极其坚硬的东西一撞,当的就是一声脆响。

我转过脸,就看见一个身影,被七星龙泉的煞气炸出去了老远,落在了一人高的芭蕉丛里,不见了。

程星河吸了口气,看向了我:“那个东西……”

我看了看手上的七星龙泉。

七星龙泉跟那个东西一碰,就是悠长一声龙吟,到现在,还在嗡嗡的震动。

如果不是淬过无极尸的血,怕是又得断一次。

我低声说道:“小心点——那东西带着个神器。”

能把七星龙泉撞成了这样,等级不会比赤水青天镜差。

程星河盯着我,眼神有些心有余悸。

我也回过神来了,刚才我脑后炸了什么东西。

这一摸,这才后怕了起来——那个东西跟对付田家兄弟一样,奔着我的大椎就咬下来了,可我套了白藿香给的U型枕。

这U型枕材质上好,绵密结实,竟然硬生生给我挡了一下,瞬间被炸了个粉碎,而我自己的脖颈,只擦破了一点油皮。

没有这个东西——我他妈的要是刚巧没滋生出龙鳞,自己也得跟田家兄弟一样,被吸干了大椎里的骨髓!

我和程星河一起回过头,就去看那个东西——跑哪儿去了?

现在早就入夜了,这地方黑沉沉的,夜风一起,一草一木后头,都像是不安生。

我抓紧了七星龙泉还想拨开美人蕉看看,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人声窸窸窣窣的响了起来。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,那东西摸回来了?

真要是这样,敌明我暗最占便宜。

我们俩商量都不用商量,一起躲在了一丛木芙蓉后面,就等着给那东西来一下。

木芙蓉枝繁叶茂,开满了花,只有跟井上有一点门缝似得空隙,但是靠近了一听,我就觉出这脚步声不对劲儿。

不是刚才那个叼东西怪物的声音。

那怪物声音缥缈,但是这个脚踩的很实,是人。

从木芙蓉下面的空隙,我就看出来了,是一双做工很精致的银灰色缎子面布鞋。

这地方只有一个人穿这种鞋。

田宏德。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,狗血红绳就要弹出来,可我一下就摁住了他的手。

程星河疑惑的看了我一眼,口型示意:“你又心软了?”

我又不是酒心糖,有什么好心软的?

因为又有一个脚步追过来了。

那个脚步声,也不是咬人怪物的。

踉踉跄跄,远远不如田宏德沉稳。

果然,一双在月光下,都锃亮锃亮的皮鞋出现在了田宏德身后。

是今天给田宏德跑腿的小富豪。

田宏德的声音有些不悦:“你没见那位先生在呢,跟让狗撵了一样,成什么体统。”

小富豪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实在是事关重大,不敢不立刻告诉您——还请您,有点心理准备,千万撑住。”

田宏德的声音更不悦了:“放狗屁!李北斗已经抓住,眼下事情就要成了,还有什么大事儿比眼下的要紧?”

但田宏德毕竟是个超级富豪,自然有过人之处,几乎立刻就反应过来了,转过身子,听声音一把揪住了小富豪,带着几分难以置信:“你可别告诉我……”

小富豪吸了口气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您慧眼如炬,明察秋毫!没错——刚才山洪倒灌,把卧龙洞给淹了!”

那个长满了人脸藤的地方,叫他娘卧龙洞?

不吉利不吉利。

田宏德猛地就吐出了一口气,声音一厉:“那李北斗呢?”

小富豪低声说道:“还不清楚……已经找人下去捞了!”

我们眼看着,那个银灰缎子鞋,猛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哪怕是田宏德这种经过大风大浪的,都慌了:“那李北斗被人脸藤捆那么结实,万一……”

是啊,他奶奶的,要不是老子破开了人脸藤,现在早凉了。

小富豪连忙说道:“您稍安勿躁,都说那个李北斗擅长绝处逢生,说不定,这一次,也能化险为夷!”

程星河看了我一眼,歪歪头,意思是这俩人虽然抓我,可没想到,竟然还挺关心我。

田宏德松开手,喃喃的说道:“万一那位先生知道,就麻烦了……”

哦?

我心里雪亮,所谓的“那位先生”,肯定就是指使他坑我的那个。

到底会是谁,江辰?

可江辰这么快就从长乐岛上回来了?

小富豪连忙说道:“离着那件大事儿,还有几个钟头,我让手底下的人,抓紧找那个李北斗,哪怕到了阎王爷那,也要把他给拉回来!”

大事儿,他们找我,能是为了什么大事儿?

说着,小富豪往前一步,应该是扶住了田宏德手:“您天生洪福齐天,财星转世,肯定能度过这个难关!”

这个超级富豪,能遇上什么难关?

田宏德缓缓说道:“这二十来年,我天天惦记着这件事儿,睡也睡不踏实,眼看着有了希望,怎么又——难道老天爷,真要跟我过不去?”

程星河露出了十分不满的表情,意思是他当了一辈子超级富豪,还有脸赖老天爷,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。

我就把他扒拉开,正想继续听里面的内情呢,可谁知道,小富豪嗓子里忽然“格”的一声,满是惊恐的说道:“那,那是什么?”

对了,刚才田家兄弟的尸身,还在里面躺着呢!

田宏德也看见了,立马跑了过去,一看清了那俩人,竟然并不意外。

跟白天看见那个时髦男的情况,截然相反。

像是早有心理准备:“死就死了,找人收拾了。”

这声音淡漠的让人心惊,好像他看到的不是自己亲人的尸体,而是两个翻了肚子的蟑螂。

白天那个舐犊情深的样子,果然是演出来的,妥妥一个老戏骨啊。

小富豪吓的不轻,赶紧摁了几下手机,而田宏德镇静的在原地对踱步,接着说道:“那东西阴魂不散,李北斗的事儿一弄完了,赶紧把那东西处理了——大事在眼前,净添乱。”

卧槽,什么大事儿,比家里有这么个玩意儿还重要。

田宏德正说着呢,忽然“飒”的一下,我就听见,对面的绣球花后面,有了一个微微的响动。

没错——那个怪东西!

果然,一阵风声炸起,听上去,那个东西奔着田宏德就扑上去了!

不好,我立马就要站起来——田宏德不能死,他要是死了,就拿后面的秘密找谁挖去?

可没想到,这田宏德老当益壮,身形竟然十分迅捷,一甩手,直接把穿着皮鞋的小富豪甩到了自己身前,拿来做肉盾!

这个老练狠辣,简直让人心惊!

小富豪连哼都没哼一声,穿过了木芙蓉的缝隙,就看出那双养尊处优的脚垂下来,不动了。

也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,上过多少次杂志电视,竟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了!

而那个怪东西袭击完了小富豪,当然不肯善罢甘休,“咻”的一声,风声飘然而起,对着田宏德就扑。

田宏德也十分狼狈,我才要抬手,但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“唰”的一声响,一个什么东西飞了飞过来,瞬间把那个怪东西给弹开了。

面前的草木跟着飒然一动,花瓣叶子,落了一地!

我心头一震,什么东西,这个煞气,快赶上七星龙泉了!

田宏德是绝对没有这个本事的,果然,又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。

我穿过了枝叶,一愣。

我看到了一双非常美丽的脚。

那双脚穿着一双酒红色的高跟鞋,肤色白皙细嫩的,像是在月亮下发着光!

十根完美的脚指头,宛如十颗最上等的珍珠,圆润饱满的脚指甲上,涂着一层诱人的酒红色。

有这么好看的脚,会是一个多美的人?

但见到了这个女人,田宏德穿着缎子鞋的脚却禁不住微微一颤,声音也毕恭毕敬了起来:“多谢先生救命,怎么把您给惊动起来了……”

我心头一震——田宏德的声音,毕恭毕敬!

先生,这个生着美丽双脚的人,就是那个“先生”?

也就是——叫田宏德来害我的人!

程星河立马看向了我,意思是问我,这是我哪一号仇家?

我皱起眉头——我也不记得,有哪个仇家,有这么美的一双脚。

而且,一下就能把那个带着神气的怪东西打出去那么远。

本事也不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