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2章 五通之神

我立马说道:“你说。”

他跟我摆了摆手,示意我上一边说话。

这老头儿有个小值班室,原来是太极堂的工作人员,我还看出来了,他印堂带灰,显然是有什么忧心之事。

程星河和兰如月想跟过来,他没让,他嘴边一抹赤色,这事儿是个难言之隐,还真不想跟外人说。

这么一进来,他就有点紧张的说道:“我的条件是,想让你救救我孙子——他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。”

这倒是把我给弄蒙圈了——他也是天师府的,自己不会弄?

再一瞅他的气阶,我顿时就反应过来了——这个老头儿是个文先生,功德光在眼睛和嘴上,有可能是相面的,对邪祟并不在行。

我就让他细说一下。

这个老头儿一看就是比较老派的那种先生,还真是“难以启齿”,哆哆嗦嗦的,给了我一叠纸。

我接过来一看,竟然都是罚款单——有公交车上咸猪手的,闯女厕所的,去红灯区被抓的,可见孙子是个妥妥的流氓。

流氓也不少见,只是从罚单的厚度上来看,这孙子八成心理有问题——好像整天别的事儿不干,光想着那种事儿,简直跟脑子有泡一样。

这我就纳闷了,你孙子这样,那是家教不严,道德败坏,找我有啥用,我还能给他上精神文明课?

老头儿就告诉我,说他孙子本来不这样——从小身子就弱,性格也很腼腆斯文,平时看见姑娘脸就红的跟猴屁股似得,一句大话也不敢说,好些人跟他叫娘娘腔。

前一阵也谈过一个女朋友,谁知道后来被人家甩了,这一甩,他孙子就性格大变,怯懦的脾气也暴躁了起来,整天摔盆砸碗,不像回事儿。

他儿子诉苦,他也没多想,就觉得小年轻失恋了,过几天缓过来就行了,可没成想,他过去看孙子,孙子跟变了个人似得,满嘴黄腔,一屋子的贴画,屏幕也都是不堪入目的,他这么老派的人,一看好险没犯了高血压。

他赶紧就问大孙子这是怎么了?

儿媳妇一下就哭了,说求孩子他爷爷想想法子,前几天楼上黄家丫头的背心丢了,还问是不是掉楼下了,她说没看见,结果打扫房间,从孩子床上找到了。

后来这一栋楼净丢背心的,她疑心跟儿子有关,果然,发现儿子半夜出去,跟过去一看,儿子爬上了铁丝网,真把黄家丫头的晾衣架搂回来了,还一个劲儿的闻——闻完了,还发出嗤嗤的笑声,像是某种动物,不像是人。

这把儿媳妇给吓坏了,就把孩子给骂了一顿,结果孩子沉下脸盯着她,就骂她老不死的少管闲事,要不是看你岁数大,饶不了你。

那个声音,轻佻尖锐,也跟孩子平时不一样。

这还不算完,孩子还跑女毛房去,让人发现了,又发出那种嗤嗤的笑声,让人浑身毛的慌,吓得周边的女人没几个敢出去上厕所的。

再往后,他甚至上公交车,大街等公共场合耍流氓,干的都不是人事儿,罚单都老厚一叠子,工作嘛,早也没了——他本来是个老实本分的幼师,中邪之后呢,骚扰女同事!

这是往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啊,可孩子从小不这样,是不是被什么东西跟上了?

那老头儿擦了擦眼睛,接着说:“百无一用是书生,我是看出来他面相不对劲儿,印堂和迁移宫都带着青气,肯定是染上邪祟了,可我不会驱邪,也想过找别人帮忙,可这种难以启齿的事儿,拉不下这个脸。”

网上说,很多中国长辈就是这样,面子看的比孩子还大。

我顿时就明白了——进黑门本身是坏规矩的事儿,他拿准了我不会宣扬出去,才找上了我。

看着老头儿这个样子,我想起了三舅姥爷,心里一阵动容——我要是干了这种事儿,三舅姥爷自己搞不定,也会这么想方设法的求人。

于是就答应了下来:“给你孙子看完了,你真有办法让我进黑门?”

那老头儿别提多高兴了,连声说道:“你放心吧,我在这干了一辈子了,一草一木我都熟悉,想进黑门,法子有的是。”

那就妥了——而且,老头儿孙子这事儿听上去并不难弄。

所谓的附体,就是被死人邪祟趴在身上影响了,赶出去就行——邪祟欺软怕硬,最喜欢八字轻,属相小,意志不坚定的人。他孙子既然是个娘娘腔的形象,那就很容易中招。

老头儿一把拉住我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你去了,找个借口,可千万不要说是我让你去看事儿的——他现在脾气坏的很。”

好说,到了房子一看,怎么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。

出了门,跟兰如月和程星河一说,他们俩也挺高兴,尤其是兰如月,她本身就是为了密卷来的,真要是找到,那就是她们家的功臣了。

我们几个跟天师府请了个假,按着老头儿说的地址找过去了,那是个老式筒子楼,墙上都是各种牛皮癣小广告,花里胡哨的。

可那户人家大门紧闭,并没有人,敲了半天也没开,正这个时候,楼道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尖叫。

我一听,立马过去了,只见一个瘦巴巴的小青年,正跟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撕扯在一起,那个女人身材比他大两号,红头胀脸大骂道:“吴小青,你几辈子没见过女人啊?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,你咋啥事儿都干得出来?”

吴小青——没错,这就是老头儿告诉我们的,孙子的名字。

那个被称为吴小青的男青年咧开嘴,露出个神经兮兮的笑容:“我要女的,我要女的……”

兰如月伸出长腿,几步迈到了楼梯口,一脚就把吴小青给踹开了,吴小青抛出了一个华丽的抛物线,咕噜到楼梯下不动弹了。

我当时吓了一跳,我们是来给吴小青看事儿的,要是把吴小青给摔坏了,那老头儿爱孙如命,还能让我们进黑房间?

那女的一瞅,生怕吴小青出事儿把她连累了,连个谢谢也不说,撞开我们就跑了,接着就听见一个防盗门“咣当”一声关上了——不过一双眼睛显然堵在了猫眼后面,她看热闹呢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这王八蛋从小拿盐当零食吧,口味真重。”

我已经看出来了,这个吴小青脸色确实缠着青气,眼袋快耷拉到嘴边了,眼瞅着这阳气亏损的程度,怕是扛不了多长时间了。

而这个时候,一对中年夫妻从楼下赶来,看见吴小青躺在这里,倒是也没意外,男的把他拉起来,女的哭:“早说让你别整天干那种事儿,早晚让人打断了腿,你看怎么样……”

反正吴小青现在也没醒过来,我们就把来意说了一下,中年夫妻听了别提多激动了,就差给我们磕头了,赶紧把我们请了进去。

一进他们家,铺面一股子秽气,好险把人冲一个倒仰,程星河本来带着个旺旺雪饼,也没吃,默默掖回去了。

我先打眼看了一下这个房子的格局,屋子里倒是没什么,但正在这个时候,我看见一个小卧室,带着一点淡淡的青光。

进去一看,看见床头摆着个小柜子,一块红布盖着个东西,前头还点着几根香。

打开红布,里面是五个人像,都是很俊俏的男人。

我回头就问中年夫妻:“这个是谁请来的?”

吴小青他妈连忙说道:“不知道啊,这是啥神仙?”

我答道:“问题就出在这里,这叫五通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