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29章 富不过三

因为她能带来富贵和好运。

田藻瞪大眼睛:“娘娘?”

没错,这种东西只要进了阳宅,不光让人财源滚滚,还会让人万事胜意,好运不断。

田家之所以能财运昌盛到了这个程度,想必不光是因为那块血根地,还是因为财气虫娘娘。

我猜测——有可能田宏德靠着血根地,成了一方首富之后,欲望越来越大。

但是那个血根地,可能是有年限的——很多风水宝地都是这样,就跟江辰他们家一开始的祖坟一样,五十年鸿运当头,但是五十年之后,运势会发生改变,必须搬出来。

所以,他们家才有了二十年前那个财政危机。

常有人说“富不过三代”,也有一些就是这个原因。

毕竟月满则亏,水满则溢,是万事的规律。

但是,田宏德不甘心自己家才发达那么短的时间,他就通过某种方式,强行续财运——想方设法,造出了财气虫娘娘,助自己一臂之力,让自己超越了之前血根地的运势,成为了拔尖的富豪。

可万事,都会付出代价的。

比如,财气虫娘娘的名字听上去慈眉善目,真相却并不是这么回事。

这种东西,喜欢吃人的骨髓。

田藻张大了嘴,喘息了半天:“不,这太扯了,扯的没边——一个娇滴滴的女人,能带来财运,还吃人骨髓……我不相信……”

白藿香答道:“你不信,就过来看清楚。”

说着,把他拉到了那个“女人”面前,给他看“女人”的眼睛。

那是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。

但是,仔细一看就看出来了,她的瞳仁,散开了。

只有死人,才会散开瞳仁。

这分明是一具尸体。

田藻瞪大了眼睛,禁不住就往后退了一步:“死……死了……”

但是他话没说完,那个女人的腹部,忽然缓缓就动了起来。

田藻见状,身子猛地一颤:“诈尸——诈尸了?”

其实,这个尸体,已经死了很久了。

现在寄居在她身体里的,让她活动起来的,是另一种东西。

就好像——寄居蟹顶着花螺的壳子奔跑,看上去,花螺还活着一样。

其实是因为,躯壳里的东西,已经变了。

当初,应该是以这个女人为温床,把财气虫让到了里面吃骨髓。

接着,又以十二莲花镇邪印,把财气虫封在了女人的嘴里。

这样,财气虫就再也出不来了——而她的嘴被封上,也不能继续吃人了。

说白了,是个披着女人皮的灵虫。

这个法子,是一个非常狠毒的厌胜法,女人是女人,财气虫是财气虫,结合在一起,才叫财气虫娘娘。

当然,也不是随便任何一个女人都行的。

我看向了田藻:“你想想,你们家盖这个宅子之后,田宏德有没有某个关系很亲近的女性亲属死,或者失踪过?”

田藻想了想:“你老问我二十多年前的事儿,我还穿着尿不湿呢,不大清楚,啊……”

他表情悚然一动,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身后的照片:“你这么一说,还真有一个!”

是田宏德的小女儿。

也就是,这个房间的主人。

那个小女儿据说长得很漂亮,按理说,含着金汤匙长大的,一辈子都会平安喜乐。

可没想到,那个小女儿福薄,非要跟一个外地的穷小子好。

田宏德不许,小女儿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,结果正巧被绑匪抓住,再也没回来过,有人在水渠边找到了个高度腐烂的女尸,倒是戴着她生前的那条项链。

田宏德当时哭的也很厉害,直说后悔。

我接着就问:“那个小女儿,有没有什么特征?”

田藻一寻思:“那个小姑姑,右腿有个疤痕,是被狗咬的!”

“她好像特别怕狗——我爹年轻的时候不知道,带了一个狗要讨她欢心,谁知道把她吓哭了,这才知道,她小时候被狗咬过。所以印象很深。”

我蹲下,就把那个女人的裤腿撩起来了。

田藻一看,傻了。

那个女人的裤腿上,有个半月形的伤疤——正像是被狗咬出来的。

田藻盯着这个女人的脸,喃喃就说道:“小姑姑?”

这个房间,是她的房间——不穿裙装,大概,也是因为腿上这个疤痕。

用黑笔涂了脸,也不是睹物思人,是害了她的人心虚吧。

田藻一把拉住我:“这——这是怎么回事?”

财气虫只吃活人的骨髓。

所以,财气虫被塞进这个小女儿嘴里的时候,她还是活着的。

财气虫入内,被辟邪印章封住七窍,财气虫就困在尸体里走不了了。

一旦进入到了尸体之中,那它就会给尸体的家属,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和运气。

小女儿根本没失踪,而是作为厌胜术的容器,做了二十年的财气虫娘娘,一直被关在某个地方。

这个法子太过残忍,用的人很少,濒临失传。

还有个缘故,这个法子,有一个很可怕的缺陷。

程星河回头瞅着我:“七星,你是怎么辨认出来,这东西来路的?”

我答道:“因为他们家的财运,失踪人口,和那些龙骨,组合在一起,就猜出来了——其实,一多半是蒙出来的。”

为什么这地方有龙骨,也可想而知。

财气虫的卵,只在龙族的鳞片底下才能找到。

为了这东西,他甚至猎杀了一个螭龙。

当初是谁教给他这个法子的?

田宏德为了做这个厌胜术,真是没少下功夫。

厌胜册上记载,财气虫娘娘万般稳妥,只有一样——怕癞蛤蟆。

癞蛤蟆可以说是这东西的唯一克星。

所以,田宏德见了癞蛤蟆就让人捉走。

为什么用香来请她呢,也是因为,这东西嘴上的神器。

神器是个很稳妥的神器,而神器跟财气虫结合这么长时间,自然会让财气虫也粘带上了其中的灵气。

神器吃香火是吃惯了的,所以会对香火气特别敏感。

之前姐夫和小姨子被杀,还有田家两个兄弟被杀,愣一看,都感觉是他们做了亏心事,这财气虫娘娘来替天行道。

但是现在想来——有可能是姐夫和小姨子逼死妻子,心里有愧,偷着给死人上香烧纸,请她不要作祟。

田家兄弟也是一样,逼死打工妹和背锅经理,没准也偷偷烧过香求心理安慰。

就因为他们身上的香火气,才把财气虫娘娘给吸引了过去,这么着送了命。

冥冥之中,早有注定,也许,就是上天借着财气虫娘娘的手来惩罚他们的,也未可知。

程星河把最后一块莲子皮吐了出去:“他奶奶的,这么说来,这田宏德一开始,就知道哪些亲族是怎么死的,一直是演戏了?”

那是自然,他就是始作俑者。

田藻浑身颤了半天,接着问道:“那,大师,这财气虫娘娘在这二十年,一直相安无事啊,这怎么突然开始杀人了?”

这就是那个缺陷了,太过伤天害理,前二十年虽然财运滚滚,可一旦过了二十年,就会开始反噬事主。

现在,怕是到了日子,财气虫娘娘的封印压不住了。

所以,那个井驭龙的贵客才会说,你的时间不多了。

估摸着,田宏德为此求到了那个女人门下,那个女人答应了下来,但是有个要求,就是要他利用卧龙洞,把我给抓来。

田藻忍不住说道:“我这老爷子也太糊涂了——一早就求您不就完了!”

求我?食得咸鱼抵得渴,自己开始害人的时候,就该料想到后果了,这么阴毒的法子,过来求我,我也没法帮他承担因果。

话刚说到了这里,外面就是一阵拍手的声音:“说得好——滴水不漏,跟亲眼看见的一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