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32章 歪打正着

程星河和白藿香顿时都皱起眉头:“换命?”

我接着看向了田宏德:“你到底是怎么找到那个女人的?”

田宏德握着小指头,根本顾不上说话,而是看向了那个财气虫娘娘。

刚才这一乱,财气虫娘娘身上的狗血红绳可能受到了那些透明丝线的波及,不知道什么时候,断了。

但是,财气虫娘娘并没有扑向田宏德,反而跟害怕他一样,往后躲了一步!

田宏德见状,别提多高兴了,盯着自己的小指头,喃喃的说道:“成了……真的成了!”

田宏德顾不上答话,田藻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哆哆嗦嗦的说道:“这事儿,我倒是有点印象……”

原来,这一阵子,田家大宅出事儿之后,田宏德行色匆匆,像是急于寻找什么东西。

有一天他回来的时候一开始着急,但是很快,又十分失望,说事情不顺利,那小子信不过。

但是这个时候,有人上门拜访,田宏德心情不好,本来不想去,但是耐不住手底下人劝,就跟来访者见了一面,结果这一见面可倒好,那是喜笑颜开,这就把手底下的小富豪给叫上,亲自出去拜访我了。

田藻管理车库,所以知道的很清楚,但他也不知道,来访者是谁,田宏德亲自拜访的又是谁。

那就对上了。

之前我就说过,这个财气虫娘娘招财的法子,有一个很大的缺陷。

就是,血亲虽然会得到财气虫娘娘带来的好处,但是一旦到了年限,会被反噬。

他估摸当时觉得,既然还有二十年的时候,那这二十年之内,或许就能找到其他的解决方法了,也就用了这个法子,来饮鸩止渴,解这个燃眉之急。

可是,这个法子哪怕连我一个厌胜门门主,都没法随便给你解开,更别说其他的人了。

所以财气虫娘娘解封的年限越来越近,他也就越来越害怕,通过人脉手段,想方设法找到了给他们家看出了血根地的雷老怪物来解决。

可雷老怪物忙着找二姑娘,哪儿顾得上给他管事儿,但看在了自己少年成名那件事儿的面子上,也就随口把刚认识的我推荐给了田宏德。

田宏德知道了之后,一查我,估摸着就疑心了——我的名声最近被邸红眼他们弄的比锅底还黑,田宏德这种做大买卖的人都多疑,自然不肯随便相信我。

所以,那天才会非常失望。

而有人上门拜访,肯定是这个女人了。

这个女人,给田宏德指了一条生路,就是去找到我。

田宏德弄清楚了事情具体是怎么操作之后,自然笑逐颜开。

而之后,田宏德十分关心我的生死,也是这个原因。

那个女人,给他提出的解决方法,就是跟我换命。

田藻跟看怪物一样看着那个女人:“她看上去那么好看,到底多大的本事,竟然能给人换命?阎王爷的亲戚吗?”

程星河答道:“你不懂,所谓的换命,可不是电影里的移魂大法,而是,换运势。”

也就是,把田宏德的运势,换到了我身上,我的运势,换到了田宏德身上。

通俗的来说,就好比田宏德的账户欠了一大笔债,然后暗使手段,把欠债的账户,跟我的账户神不知鬼不觉的交换过来一样。

那这笔债务,也就转移到了我头上,苦主会找我算账,找不到他,也就是,给自己找一个替死鬼。

白藿香盯着那个女人:“死女人,好狠的心……”

白藿香虽然很凶,但是有点窝里横,很少骂除了我们几个自己人之外的人,这还是第一次听她这么骂别人。

她眼角余光看到我在看她,转脸就瞪了我一眼:“怎么,骂骂不行?”

行行行。

我赶紧把脸给转了过来。

程星河叹为观止的吸了口气:“但是——专门找你换命,这……”

其实对田宏德来说,找谁换命都一样,只要那个反噬落不到他头上就行。

但是对那个女人来说,意义就不一样了。

她的目的,是给井驭龙报仇。

但是她应该也知道,我不是什么普通人。

所以,她才想出了这个法子。

我盯着她:“你想着,帮井驭龙实现梦想是不是?”

井驭龙的梦想,就是杀一个所谓的龙。

但是,龙哪儿是说找就能找到的呢?

所以,井驭龙就经人(估摸是江辰)介绍,把主意打到了我头上。

可谁知道,井驭龙输给了我。

她就想着把我灭了,给井驭龙出头——怎么查到了田宏德这里,我疑心,是跟“卧龙洞”有关。

井驭龙一心为龙痴迷,肯定对猎杀龙的方法特别感兴趣,他在崇庆堂暂住,那些陈列的东西也看出来了。

井驭龙可能知道这个卧龙洞,这个女人也就知道了,才想用这个法子,把我给“猎杀”到手,给井驭龙出气——财气虫是龙鳞底下的寄生虫,这东西,专门能克制龙。

我扛不住这个财气虫的反噬。

所以,这两个人,算是一拍即合。

那个女人没吭声,但是看我的眼神,越来越奇异了——虽然她还是掩盖着口鼻,像是很恶心我,但我看的出来,那算是默认了。

田宏德也是一样,终于把手放下,恢复了之前那个慷慨豪爽的模样,转脸看着我,缓缓说道:“是又怎么样?你知道了这些,也好,让你当个明白鬼——你放心,你为了我送命,抚恤金我不会少给的。”

程星河骂道:“你大爷的——你拉屎不要紧,还要拉到别人被窝里,要点脸不要?七星,你别害怕,我现在就把那老小子给抓住,赶紧把命换回来!”

田宏德往后一退,说道:“可惜,晚了……”

白藿香一只手,也不由自主抓在了我胳膊上:“他说的,是真的?”

我答道:“确实晚了。”

白藿香和程星河,一下全愣住了。

田宏德得意洋洋,还要说话,我就说道:“你知道那个财气虫娘娘为什么怕你吗?”

田宏德一怔,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:“这还用说,自然是因为,那个因果,被你承担了。她要算账,也是找你算账……”

我摇摇头:“你看看你身后。”

一听我这话,程星河和白藿香也看向了田宏德身后,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不光他们俩,田藻也是,刚才还跟个穿山甲一样缩在后面,但不由自主就站了起来,死死盯着田宏德身后,喃喃的说道:“那是……什么?”

田宏德被我们看的浑身发毛,嘴角得意的笑容也禁不住凝固住了,他刚想回头,可真的来不及了。

只听“唰”的一声响,一道东西猛地就缠在了他脚上。

他低下头,身体忽然就失去了平衡,被倒吊了起来。

他刚才站的位置,在一扇窗户前面。

就在说话的功夫,数不清的人脸藤顺着窗户就爬了进来。

死死的缠在了他身上。

我和程星河,都差点把人脸藤的事儿给忘了。

我们顺着池塘,从卧龙洞里逃了出来,山洪灌入,估摸同时也进来了很多的活物,再加上不少人下了卧龙洞来搜寻我们,显然,被人脸藤给吞噬了。

人脸藤现在能耐大涨,自然也就越来越大,越爬越远。

田宏德转脸就看着我,一方面受到了极大的惊吓,一方面难以置信:“我,我不是换命了吗,怎么会……”

我对着他就笑了,看向了那个女人:“也巧——我最近,正好有飞星入南斗的劫难。”

田宏德没听明白,可那女人的脸色倏然就给变了。

业内的人都知道,这飞星入南斗的劫难,是几个数得上数的大劫难之一,一个月之内,必定大祸临头,哪怕连李茂昌那种等级,都不好对付。

但是厌胜术里,真有专门对付飞星入南斗的法子。

那就是,把飞星入南斗的命,嫁接到了其他人身上。

刚才,她是给我和田宏德换命了。

但是,程星河那一把香灰撒的很及时,她咒只念了一半,换命也只换了一半。

只把我的灾祸因果,歪打正着的移动到了田宏德的身上。

飞星入南斗的灾祸,自然也就降临到了他身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