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35章 金龙篦子

程星河蹲在了地上,一只手就靠在了她面前。

果然,她见到了程星河的手离着她那么近,声音瞬间就锐利了起来。

程星河一只手捂着耳朵,一边站起来,叹为观止:“卧槽,世上还真有这种病,她怎么得的?”

接着他一拍大腿:“不对啊,你说,她既然心理不正常,怕男人,那为什么跟井驭龙是姘头?难道——井驭龙是个太监?”

话没说完,那女人一听到了“姘头”两个字,疯了一样的摇头:“不是,我不是……”

白藿香回头瞪了程星河一眼,一根金针就要扎进那女人身上,应该是想让她冷静一下,再细问情况,可没想到,金针这么一落,竟然“啪嗒”一声,给弹了回来。

白藿香的脸色顿时就变了。

程星河随口说道:“正气水,我看你也是手潮了,吃饭的家伙事儿都拿不住了,是不是那几天到了?”

白藿香甩手对着程星河就是一把针,程星河堪堪闪避开,连忙说道:“说说而已,你也不用给我展示啊!”

该。

我看向了白藿香:“她什么情况?”

白藿香低声说道:“她的血脉很怪,人间的针,扎不进去。”

难不成,她不是人间的人?

我心里一动,一下就想起了雷老怪物和皇甫球的话——使者?

当时,皇甫球不肯多说,但是白鸟来了一句,天地之间,肃静威武。

什么意思?

我蹲下还想问她,但是一靠近,她就锐声尖叫,拼命的往后躲,看来没啥用。

而程星河一看我们俩束手无策,一把将我给扒拉开,蹲在了她面前:“你跟井驭龙什么关系?是你把他救走的?那个王八蛋现在在哪儿呢?”

他一靠近,效果跟我一样,白藿香有些不耐烦就要把程星河给拉开,可程星河抬手躲过,忽然把衬衫给脱下来了。

我一愣:“你干啥?”

明知道她怕男人,你还要用美男计?

程星河没搭理我,一下就把自己的衬衫挂在了那个女人身上。

这货今天吃了灵药,可没少出汗,而且,又被山洪冲,又进了荷花池,这衬衫脏的乞丐都不要穿,上面一股子怪味儿。

白藿香皱起眉头,说你要熏死她?

程星河瞪了白藿香一眼:“头发长见识短,这叫怪味儿吗?这是男人味儿!”

果然,那个女人一感觉到了那个衬衫的味道,更恐惧了——这下子,连叫都叫不出来了,声音只是微微的颤抖:“拿开,拿开,拿开……”

这个程度,好像下一秒就被逼着昏过去了一样。

“你让我拿开也行。”程星河洋洋得意的说道:“把我们想知道的,说出来。”

我心里雪亮——那女的怕男人,他的衣服上满是“男人味儿”,无异于是要严刑拷打啊!

果然,那个女人再也忍不住了,喃喃的说道:“拿开,拿开——我告诉你们,你们不要后悔就行了……”

后悔?

我忽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。

程星河还浑然不觉,抬手就把衣服给拿起来了:“你早说多好,少受点罪。”

那个女人抬起头看着我们,像是屏住了呼吸:“你们,离我远点。”

就好像只要我们靠近,空气都变污浊了一样。

程星河有些不服,我就把程星河给拉开了。

这个时候,田藻也战战兢兢的凑了过来——他怕这里再出什么事儿,跟在了我们身后比较安全,结果正看到了我手上的那个半月金环,不由一愣:“这是龙篦子?”

我和程星河再次吃了一惊:“你认识?”

田藻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皮:“我在庙里见过,这不是豢龙大仙手里拿着的吗?”

我心里一提:“你说的,是陶丘豢龙氏?”

田藻一拍大腿,立马说道:“先生也知道?我去年夏天在那旅游过——那边荷花开的真好!豢龙大仙的雕像,右手里就拿着这么个东西,另一只手底下,压着一个很大的龙,可威武了,我看着这东西模样奇怪,庙里人就告诉我,这叫龙篦子,是专门给龙刮鳞的!不信你看!”

说着,他指向了上面的花纹:“上面应该是一个钓竿,和一个雷纹。”

我翻过来一看,果然没错。

我一下就愣住了,转脸看着她:“你是——豢龙氏的后人?”

那个女人冷冷的看着我,眼神就像是在说,你才知道?

那就对了,《左传》《九州要纪》《寰宇记》等等古籍都有记载,“董父好龙,舜遣豢龙于陶丘,为豢龙氏。”

意思是说,董父为舜帝在陶丘养龙,赐名豢龙氏。

是历史上有名有姓有记载的养龙人,有雷泽养龙,鱼竿钓龙,骑龙成仙的传说——所以,那个龙篦子,才有钓竿纹,和雷纹,就是为了记载豢龙氏当年的掌故传说。

真要是传说之中的养龙人,那难怪那个“龙篦子”,能斩断龙鳞!

我后心一阵发凉,这就是雷老怪物说的“真哪吒”,真正能降服龙的人?

我立马问道:“那你跟井驭龙……”

可能我有点激动,往前走了一步,她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住了,我立马知情识趣的往后退了一步,她这才说道:“井驭龙帮过我,我们豢龙氏,有恩必报。”

原来,井驭龙一直以“哪吒”自居,总想着有朝一日,真正的猎获一条龙。

可他空有本事,却没有机缘——这龙哪儿是随随便便有个人就能遇上的?

而井驭龙这个人行动力是非常强的,他多方打听,就知道了豢龙氏的传说,找打了豢龙氏所在。

这个家族,豢养龙的历史,有好几千年了,他就慕名拜访,想看看豢龙氏家,现在还养不养龙,能不能给他见识见识。

结果机缘巧合,他帮助了豢龙氏一个大忙,这个姑娘作为豢龙氏的嫡系,虽然极其怕男人,甚至因为克服不了这个障碍,不惜苦练了训练傀儡和使用那种看不见的丝线的能耐。

但是对井驭龙的出手相助,她还是十分感激的,还曾经送过几个傀儡给井驭龙,意思不光平时能照料井驭龙,还是将来一旦遇上用得上她们豢龙氏的事儿,随时用傀儡传话。

而这一次,井驭龙进入四相会,也用傀儡邀请了她,请她进来看看抓获的“真龙转世”。

这姑娘自然感兴趣,也就应邀前往——为什么设立一个跟外面隔离的暖阁呢?

就是因为这个姑娘,害怕男人,绝对不敢跟男人接触——而参加四相会的,那不都是男的吗。

果然,她就是那位暖阁之中的正主。

而当时她来晚了——暖阁已经被我和二姑娘先一步给占了,她一见那么多男人,并不愿意进去,就在外面等着井驭龙,谁知道等她等的觉出不对劲儿的时候,发现井驭龙已经被我给收拾了。

她眼看着我一脚踩在了井驭龙的脸上,居高临下,咄咄逼人的说他不是真哪吒,本来她就憎恨男人,这一下,对我恨到了骨子里。

所以,她就抓住机会,用丝线救走了井驭龙,一心一意,要给井驭龙报仇。

妈的,原来是这么回事——你是看见我用脚踩井驭龙的脸了,那井驭龙先踩的我,你不知道?

我想进一步说话,可主意到了她的表情,只好又往后退了一步,同时,心里嘀咕了起来——他们,平时是怎么养龙?

而这一瞬,我忽然发现,那个女人盯着我,露出了一个很奇异的笑容:“你这样对待我,一定会后悔的——我们豢龙氏,绝对不会对你善罢甘休。”

我心里冷不丁就是一寒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他们家养了好几千年的龙——是不是知道好几千种对付龙的方法,这下,真他妈的崴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