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13章 砍下尾巴

程星河顿时一拍大腿:“我说呢!”

这五通神一开始是南方的神灵,据说是五个兄弟救洪灾,为民捐躯,民众给他们立了个庙。

而这五通神因为容貌俊美,很受妇女欢迎,古代也没什么明星,妇女就跟现在的女粉丝一样,把五通神供奉在家,日夜欣赏。

就跟乌鸡的女粉丝声称要给他生孩子一样,很多妇女做梦,就梦见俊美的五通神跟自己同床共枕。

时间长了,五通神就从英雄形象变成了主银欲的神。

吴小青他妈一听,气的跺脚:“神仙不都是保佑百姓的吗?这玩意儿算怎么回事?我现在就把它给砸了!”

她离得近,我还没来得及阻拦,她就抓起了一个神像,直接摔在了地上。

那个小神像脑门着地,直接摔掉了一块漆,同时,一边的吴小青忽然惨叫了一声。

这一声把吴小青爹妈吓了一跳,回头一瞅不要紧,吴小青的脑门上,瞬间破了一大块皮,汨汨的流了血。

那个位置,跟神像摔掉漆的位置,一模一样。

吴小青他妈顿时就傻了,回头就瞅我:“这……这怎么回事?”

我把神像捡起来,心说吴小青他妈可够莽的,幸亏这神像是小曲叶柳雕的,还挺结实,要是这个神像的脑袋被摔下去,你家吴小青得成个无头骑士。

显然,吴小青有求于五通神,命已经跟五通神连在一起了,神像受到的伤害,当然就会投射到了吴小青的头上,要是摔一摔神像,就能把五通神赶走,那还要我们这些看阴阳的何用。

吴小青他妈脸色一白:“难不成,我们家就得供这个供一辈子?我儿子,就得耍流氓耍一辈子……”

我让他们别着急,就告诉他们:“真的五通神确实不好办,还好你家这神是野的。”

吴小青他爹也愣了:“不是,这葱有野的,兔子也有野的,可没听说过,神也有野的……”

其实我们之前也遇上过野神——比如那个城北王。

城北王被人称为城隍,也白吃了人家不少香火,严格说起来他只是冒了城隍的名字,所以是个“野神。”

说的再通俗点,就是挂着羊头卖狗肉,你以为他是五通神,其实是其他的东西附着在了五通神的神像上,冒充五通神。

清朝的时候,南方的五通神闹的非常厉害,尤其是江北县,很多喜欢五通神的深闺妇女,夜里梦到五通神跟自己共赴巫山,还挺开心,但时间长了,身体越来越弱,还有不少死了的。

有一个年轻女人就天天嚷着:“五通神来接我了……”

她弟弟气不过,带了把刀躲在了床下,夜里真的来了一个很俊的男人,往被窝里钻,她弟弟可算解了恨,眼看下半身没进去,一刀砍在了皮股上,只听那个五通神应声惨叫,捂着皮股就跑了。

她弟弟一看,嚯,地上掉了把毛蓬蓬的尾巴。

而那个五通神再也不敢来了,他姐姐就好了。

五通神是真人成神,按理说不可能有尾巴,后来一查,原来当地供奉五通神成风,很多邪物就附着在了五通神的神像上,借着五通神的模样,吃妇女的精气。

于是江北的父兄丈夫都躲在家里女人床下等着砍尾巴,几个月过去,江北的五通神就绝迹了。

程星河连连点头:“五通神兄弟也是挺无辜的——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,就因为长得好看,被山寨货连累成了银神。”

说着,我就把五通神翻了过来,他们一看,这五通神身后,竟然有一点毛茸茸的东西,像是尾巴。

吴小青他妈这才看明白了:“这么说……”

你家五通神身上的,就是那种山寨货——邪祟。

还有可能是个长毛的——所以吴小青在偷到背心的时候,发出了动物一样的叫声。

话刚说到这里,吴小青猛地从一边翻了过来,对着外面就跑,一边跑一边嘀咕着:“我要大娘们,我要大娘们……”

精虫上脑说的也就是这个模样了。

兰如月一脚绊在了吴小青的脚腕子上,吴小青应声而倒,还东抓西抓要摸大娘们。

我则摁住了吴小青,把他的裤子给剥下来了——只见他皮股上,赫然冒出了一个大瘤子。

吴小青他爹当场就哭了起来:“孩子被邪祟给整治了不说,怎么还得了癌症了……”

我回手就把七星龙泉给抽出来了,七星龙泉寒光一闪,把吴小青爹妈都给吓坏了:“大师,你这么多才多艺,还会开刀?”

“是啊,人命关天,要不还是上县医院吧……”

县医院哪儿有我的手艺好,我一下就把那个大瘤子给划开了,只见里面是一团毛蓬蓬的东西,伸展开来,赫然是个尾巴。

我手起刀落,吴小青一声惨叫,那个尾巴就给砍下来了。

眼瞅着吴小青血流一地,吴小青爹妈别提多难受了,抱着儿子就哭,而吴小青血放完了,脸色越来越白,只有出的气,没有进的气了。

这下吴小青爹妈一下就慌了,赶紧拉住我,问儿子怎么了?

我也有点纳闷,按说这吴小青断了邪根,跟五通神的联系也就断了,应该人中散黑线,眼神变清明,醒过来了。

程星河和兰如月也过来看了看,都没看出什么头绪,回头就对我摇头。

这也怪了,我一寻思,这是香火的事儿,倒是不如问问满山神,也帮她积累积累功德。

于是我就拿出了满山神的金箔片,喊了她一声:“山神。”

可没人理我,吴小青爹妈巴巴的瞅着我,一看啥也没喊来,看我的眼神开始怀疑。

我咳嗽了一声,有求于人矮三分,声音就柔和了下来:“山神?”

还是没啥效果。

吴小青他妈本来就莽,忍不住了,一下站起来,对着我就撞过来了:“好哇,我还以为你有两下,感情是个神棍,我家孩子就算那方面丢人,可好歹活蹦乱跳是个孩子,现在被你弄死了,你给我儿子偿命!”

这一下跟共工怒触不周山似得,好险没把我腰椎骨给撞断了——她是活人,我要是用对付邪祟的方法对付她,非得受天谴不可。

还好吴小青他爹明事理,赶紧把她给拉住了:“老婆,你先别激动,先听听先生是怎么说的……”

“我呸!”吴小青他妈立马喷了一口唾沫:“他爷爷就不是什么正经先生,当初没让人追家里砸鸡蛋?他爷爷介绍来的人,能是什么好鸟?”

兰如月脸色冷了,就挡在了我面前,一把将吴小青他妈给提的离地三尺,眼瞅着要揍她,程星河一看赶紧把兰如月拦下来了:“哑巴兰,冲动是魔鬼,咱们是为了进黑门,你别把老头儿家弄个灭门!”

吴小青他妈没想到我们还带了个打手,吓得顿时不吱声了,兰如月恶狠狠的盯着她,接着回头看我,邀功似得晃了晃拳头,意思枪杆硬才能打天下。

我心说幸亏她生在和平盛世,要是生的早点,肯定得在斧头帮占一席之地。

这时我忽然听到了耳边一声轻笑。

潇湘?

不对,潇湘的笑也冷冷的,不会这么勾人——是山神。

“叫错了。”

啥?我再一瞅那个名字,顿时反应过来了,对啊,上面有个“满”字,这才是她的名字。

为了避免打脸,我跑到了隔壁的房间,背着人重新喊道:“满。”

还是没人……

“阿满。”

一阵带着药香的气息扑出来,那条熟悉的胳膊从我身后缠了过来,润润的嘴唇贴在了我的耳朵上:“姑爷。”

那个声音比活蛇还能钻耳朵,让人一身骨头都发酥。

一头青丝披垂在了我肩膀上,滑滑的。

她绕过来看着我,绝美的眼睛倒影出了我的模样:“我好想你。”

这谁扛得住,但食指马上恶狠狠的疼了一下,把我精神拉回来了。

我连忙就跟她保持了一定距离,问了问她今天的事情。

她这才回答道:“我们做神灵的,有求才有应,这个吴小青,怕是把自己献祭给野的五通神了。”

对了,求神就得有祭,可他竟然把自己当成祭品献出去,是个啥操作?

跟卖肾买手机一样。

山神一笑:“这有什么,我以前在天庭的时候,还见过……”

但是这话说了一半,她忽然不说了,像是说漏了嘴一样。

我顿时一愣:“你不是胡孤山的山神吗?还去过天庭?”

山神的笑容有点勉强:“我可不是天生就在那个穷乡僻壤的,我是被贬谪过去的。”

贬谪……这山神以前在更高的位置?

我就问她怎么贬谪的。

可她眼睛里有一丝落寞,只说不想提伤心事。

我也就没继续往下问,把话题给拉回来了:“那他把自己献祭出去,我得怎么把他救回来?”

山神靠在我怀里,手绕在我脖子上,心满意足的半闭上眼睛:“送出去的礼物,哪儿里还好拿回来?”

这哪儿行啊,吴小青真要是死了,我自己造孽亏功德不算啥,太极堂的老头儿也绝不可能让我进黑门找密卷啊!

山神似乎早就知道我怎么想的,声音越发软糯:“不过,既然姑爷开了口,我怎么也得想想法子,要不,你求求我。”

这把我闹了个大红脸,食指也警戒一样,剧痛个不停,我脑门瞬间就炸出了冷汗。

山神察觉出来,皱了眉头,轻轻擦了擦我头上的汗,有些心疼的说道:“好了好了,白潇湘,你也不要下这么狠的手——反正我也讨厌那些冒了我们名字的邪祟,姑爷,我告诉你,要想把礼物拿回来,就只能把收礼物的人杀掉。”

这么说,我得管那个得了献祭的山寨五通神讨要回吴小青?

这时吴小青他妈又在外面砸门,可能怕兰如月听见揍她,压低上了声音就说道:“好了没有嗷?我家孩子可怎么办啊?”

山神摸了摸我的脸,妩媚的笑了:“我就知道,姑爷这么聪明,肯定能想出主意来,只要你有需要,尽管叫我——记住,叫别的我不答应,只能叫我阿满。”

说着,不见了。

我转身就把门开了,说放心吧,我今天就把吴小青给救回来。

接着我就问她,知不知道这个五通神是从哪里请来的?

吴小青他妈说我怎么知道,孩子的房间我平时也不敢进啊,这有啥要紧的,把孩子救回来才最重要。

我想了想,就让吴小青他妈帮我找一些旧的春联,拿五个碗,各自装上五谷。

程星河看出了我的目的,问我是不是要对那几个野神来个瓮中捉鳖?